新浪新闻 社会

4月产销创十年来同期最低,汽车产业如何渡劫?

中国新闻周刊

关注

一系列刺激政策“在路上”

4月,中国汽车产销量腰斩,创下十年来同期最低。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2年4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0.5万辆和118.1万辆,环比分别下降46.2%和47.1%,同比分别下降46.1%和47.6%。

“疫情影响下,汽车供应链中断,导致4月的产销情况不佳,损失了大约100万辆的产销量。”5月11日,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表示。

另一组数据来自中国汽车流通协会:2022年4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为66.4%,同比上升10个百分点,汽车流通行业处于不景气区间。库存的上升,说明经销商有车但未实现销售。此前有预测称,消费者在疫情期间会更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车。但如今看来,更多的消费者选择推迟购车计划。

如今,汽车产业不仅面临原材料价格上涨、生产停滞、物流受阻等难题,还需面对消费端消费信心受挫的考验。

如何渡过眼前的难关?从中央到地方,一系列刺激政策陆续出台。

生产被逼停

4月汽车销量出现“腰斩”,位于上海的车企受到的影响则更为显著。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数据显示,4月上海地区的5家主力车企生产环比下降75%,长春地区主力车企生产下降54%,其他地区汽车生产总体约下降38%。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上海地区零部件体系的全国辐射效应显著,再加上部分进口零部件受疫情影响短缺,涉及长三角地区的国产零部件体系供应商无法及时供货,有的甚至完全停工、停运。再加上物流效率降低、运输时长不可控,4月汽车生产不畅问题突出。

如上海第一批复工复产的企业特斯拉,4月销量仅为1512辆,环比跌幅高达97.68%。而在3月,特斯拉的销量高达65184辆。

特斯拉方面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不同于传统厂商大量堆积库存车的方式,特斯拉的直营模式让车辆从生产线直接被送到用户手中,实现了汽车产业零库存。4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受到疫情影响,生产端直接影响交付端。”

5月7日,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吴强在上海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称,自4月19日复工复产至4月30日共12天内,特斯拉已经下线了1万辆整车。随着物流的改善,4月份特斯拉的销量有望快速恢复。

同样位于上海的上汽集团也经历了销量的暴跌。由于4月上半月生产近乎停滞,上汽集团4月整车销量为16.66万辆,下滑幅度超过60%。作为上汽集团的销量主力,上汽大众和上汽通用在4月份下滑较大。其中上汽大众4月销量为3万辆,同比下滑72.3%,而上汽通用销量为2.4万辆,同比下滑70.5%,二者的下滑幅度均超过了70%。

上汽集团预计,从5月下旬开始,进入上海两批次复工复产“白名单”的上汽集团零部件配套企业复工复产率将超过80%,长三角物流压力也将进一步缓解。在供应链和物流保持稳定的前提下,上汽集团旗下整车企业有望于5月下旬逐步恢复正常生产,产销量力争达到去年同期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汽车产业链长,一个个主机厂身后往往关联着众多零部件企业。除了长三角汽车产业集群集体受挫,位于其他地区的零部件企业也受到了影响。“我们的客户在上海,由于物流运不出去,四月我们也不得不停产了,库存太多工厂实在堆不下了。”位于河北的某零部件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陈士华认为,随着上海疫情防控情况好转、长春疫情基本得到有效管控,汽车供应链的情况也将逐步好转,但当前的主要任务仍是恢复生产。

消费信心受挫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3.5%,这是2020年8月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其中,占10%的汽车消费也受到影响。“消费意愿不足,必然带来销量的下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柳燕表示。

多重原因促成目前汽车消费市场浓厚的持币待购情绪。

首先,是今年以来的汽车涨价潮。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今年以来已有超过30个汽车品牌先后进行涨价,既包括新能源车型,又包括传统燃油车型。这让一些不着急买车、换车的消费者,推迟了购置计划。

其次,受疫情影响,各地流动性减弱,也影响到经销商的客户到店量。“4月,上海、吉林、山东、广东、河北等地的经销商4S店客户进店和成交都受到影响。”崔东树表示,“4月零售降幅较大,同比增速数值的可对比月度是2020年的3月零售同比下降40%。”

“4月份,奔驰、宝马的进店量环比下跌了40%,奥迪跌了60%。”车fans创始人孙少军此前向媒体透露。按照车fans的统计,在4月初,大众和日产的终端进店量较3月底下降了70%,本田的进店量则下跌了60%。

数据证明了这一点。乘联会数据显示,4月豪华车零售12万辆,同比下降达到54%,环比下降50%。“豪华车主销区域受到防疫封控形势变化的影响,产销损失巨大。”崔东树表示。

同时,“从需求端看,随着中概股和国内股市的市值下降,部分服务行业运行低迷,疫情下的居民收入下降,车市消费购买力受损,近期购车意愿下降。”崔东树分析称。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在调查的94个城市样本中,有34个城市的经销商有闭店现象。在闭店的经销商中,闭店时间在一周以上的经销商超过六成,疫情对其整体经营有严重影响。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4月29日发布的最新一期“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调查”显示,2022年4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为66.4%,同比上升10个百分点,环比上升2.8个百分点,库存预警指数位于荣枯线之上。

“目前经销商库存处于中高位,但由于疫情下的生产不足,在途库存占比上升,部分热销车型生产短缺,导致供需结构不匹配且调整难度大;缺少旺销车型的零售增量,也使库存系数有虚高问题。”崔东树表示:“不少经销商的库存中包含‘在途车辆’,交不了车就回不了款,不仅不能满足客户新增定单需求,而且容易导致客户退车。目前的库存状态,加剧经销商端的资金困难,纾困难题较为突出。”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乘联会数据,尽管“五一”第一周订单和交车环比4月有明显改善,但是同比去年“五一”有30%以上的同比下降。“市场复苏压力还是很大,而且北京、郑州等地疫情加剧,现在严格的防疫政策,5月同比去年估计还会有较大负增长。”崔东树称。

亟需政策“强心针”

我国车市2018、2019、2020年连续三年出现负增长,2021年实现了3.8%的小幅恢复性增长。2022年初,中汽协曾乐观预计今年实现5%的增长。不过,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如果不出台强有力的促消费举措,这一目标很难实现。

在推动汽车行业复工复产的同时,从中央到地方正密集推出刺激汽车消费的举措。

4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发布。付炳锋强调,构建统一的汽车消费市场对汽车行业的发展非常重要。“我们对于汽车的管理不能卡在购买环节,但限购城市的限购问题并没有解决,尤其是有些城市,实施限购的意义并不大。”

在“五一”假期前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新能源汽车”“绿色出行”再次成为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重头戏。

“此时该文件的出台,主要是考虑当前内需不足的情况有所加重,尤其是疫情导致消费需求萎缩,需要通过政策面来引导消费复苏。”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表示。

此外,有消息称新一轮汽车下乡政策最快于本月出台。早在今年2月,国务院就印发《“十四五”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规划》,规划提到,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展农村家电更新行动、实施家具家装下乡补贴和新一轮汽车下乡,促进农村居民耐用消费品更新换代。

与此同时,各地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接连出台。如广州增加3万个购车指标、深圳增加1万个购车指标。沈阳市政府投入资金1亿元,面向在沈购车的个人消费者(户籍不限)发放汽车消费补贴等。

根据日前发布的《广东省进一步促进消费若干措施》,广州将继续实施去年以来的汽车以旧换新政策,报废旧车购买新能源汽车最高可获补10000元/辆。同时,还鼓励购买新能源汽车。5月1日至6月30日,对个人消费者在广东省内购买以旧换新推广车型范围内的新能源汽车新车,财政将给予8000元/辆补贴。在此期间,广州还将增加3万个购车指标。

在天津,自4月底开始,西青区、津南区启动汽车消费券发放活动。其中,西青区发放汽车消费券总额将达1000万元;津南区将发放800万元购车消费券。

随着各地促进消费政策的出台,有购车计划的消费者也迎来上半年最佳购车时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