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从抢红包开始,这个年轻有为的“90后”步入深渊

中国青年报

关注

原标题:从抢红包开始,这个年轻有为的“90后”步入深渊

2018年11月30日晚上7点,一辆白色小轿车飞速驶离河北省南宫市,驾驶室内的年轻男子紧紧抓着方向盘,神情惊慌失措。与此同时,他供职的单位——南宫市水务局正在紧急核对账目。工作人员发现,单位负责的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项目尚未达到结算日期,资金账户余额竟从近2000万元变成了1元。

逃跑的男子名叫李晓飞,是南宫市水务局财务股工作人员。因沉迷网络赌博,他在短短8个月时间内,挪用、贪污公款共计1921.88万元。2019年12月30日,李晓飞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近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详细讲述了李晓飞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我们既能看到一名原本年轻有为的青年干部是如何在赌博的诱惑之下,一步一步走向深渊的,也能从中发现哪些“陷阱“最有可能让干部蜕化变质。

李晓飞生于1990年,是一名典型的“90后”,2012年,大学毕业后,李晓飞通过公开招聘成为南宫市水务局的一名事业编制工作人员,先被分配在办公室,两年后转到防汛抗旱办,2017年又被调到财务股。尽管工作时间不长,但在旁人眼中,李晓飞的表现颇为突出:参加工作第一年,他就在单位评上了先进;单位组织的一次演讲比赛上,他讲的某项工作设想,也让领导对他刮目相看。

然而,李晓飞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他对自己的事业并没有明确的规划,更没有把为人民服务视为自己的志向,因此颇有一些“混日子”的意思。工作之余,李晓飞的时间,主要在各式各样浅尝辄止的消遣中虚度。也正是在这种空虚的精神状态下,他最终走上的网络赌博的歪路。

2013年,微信抢红包的热潮裹挟了百无聊赖的李晓飞,他和周围朋友一样加了几个“抢红包群”。起初,他只是图个娱乐。渐渐地,红包群不再单纯,一些人开始利用红包群做赌博游戏。李晓飞1元2元地下注,一天输赢在几十元上下。当时有新闻报道抢红包存在猫腻,一位朋友曾提醒过李晓飞不要沾染,但蝇头小利的新鲜刺激让李晓飞欲罢不能,他认为“我纯粹为了消磨时间,几十块钱不算什么”。

2015年,微信红包群变成了“赛车群”,玩家选定一辆虚拟赛车下注。时间有闲、精力旺盛的李晓飞,越发沉迷其中。本来事情已经出现转机——微信群被封,但李晓飞却没有及时收手,当他看到群主发来的赌博网站链接,还是忍不住点开了。

赌博从来没有赢家。2017年开始在网站上赌博后,李晓飞的下注金额也迅速增加到三五千元,甚至一两万元。越赌输得越多,输得越多就越想再赢回来。在这个过程中,李晓飞承受的压力逐渐增大。家庭存款、朋友借款、银行贷款、信用卡透支……所有来钱的办法,李晓飞统统都试过。到了2018年4月,他的赌债已经达到140多万元,而他当时的月工资只有不到3000元。

2018年4月,李晓飞终于顶不住压力,盯上了单位的公款。已经在财务股工作近一年的他,早已发现单位财务制度的漏洞。趁着股长不在,副股长请产假在家的机会,李晓飞从单位零余额账户里挪出了20余万元,用于归还朋友的债务。

如果李晓飞仅仅挪用了20万元,他的案子倒也不至于如此严重。然而,就像每一个类似故事中发生的一样,对底线失守的干部而言,“初犯”仅仅是其腐败行为的开始。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每次挪用固定在80万元或100万元。赌得最疯狂的时候,他在赌博网站上一天的充值金额就有400万元,下注赌资则有三四十万元之多。

最终,李晓飞挪用公款一事在2018年11月东窗事发,于是上演了本文开头提及的“惊险”一幕。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出逃20余天后,李晓飞在西安被警方抓捕归案。

李晓飞的个人命运,无疑是他咎由自取的结果。不过,赌博问题对干部的腐蚀,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问题。事实上,不论是李晓飞这样的年轻干部,还是身居高位的官场要员,都有可能在赌博的泥潭里越陷越深,赌债缠身,不得不“以腐养赌”。

对于官员干部,有关部门既要管好“八小时内”,也要盯住“八小时外”。只有形成健康的习惯与爱好,他们的工作才不会受到工作外负面因素的沾染。

责任编辑:贾楠 SN245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