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红牛商标案再起波澜:两“牛”相争,谁人得利?

中国新闻周刊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红牛商标案再起波澜:两“牛”相争,谁人得利?

始于2016年的红牛系列商标纠纷案,近日再起波澜。

7月9日晚间,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丝”)对外披露称,国家知识产权局近日驳回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彬”)对第11460102号“红牛REDBULL”立体商标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确认了权利人天丝集团享有红牛金罐包装的合法权益。

7月10日,华彬方面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只是一起关于红牛金罐立体商标的争议,而且并不是最终结果,红牛已经起诉到知识产权法院,该裁定并未最终生效。

从2016年开始,华彬与天丝正如红牛罐体上的两头抵角相斗的牛,围绕商标、股权、包装等一系列问题纠葛不断。业内人士认为,双方“互掐”给“红牛”这一品牌的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是两败俱伤的事情。

利益分配引发商业纠纷

“红牛”创始人许书标,是一位海南出生、泰国长大的华人。早在1993年,他就试图将红牛引入中国,期间无功而返。直到1995年,许书标与华彬集团创始人严彬相结识,双方一起在深圳设立红牛中国。许书标的泰国天丝集团为中国红牛提供品牌授权、技术和专家支持;严彬的华彬集团负责生产和销售。

天丝与华彬合作发展了20年,转折出现在2012年许书标病逝,其子许馨雄接班后。2014年12月,许氏家族委托环球律师事务所对红牛中国进行调查,矛盾也由此公开。2016年,红牛中国的第二个十年授权结束,严彬主张申请续期,而许氏家族则坚持不再给红牛中国商标授权。之后,双方围绕红牛商标,展开多次交锋。

业界普遍认为,双方出现矛盾,归根到底是利益分配问题。

20多年来,中国红牛产品累计产量超800万吨,累计销售额1453亿元,上缴税金总额210亿元,员工有12000多人。且功能饮料市场未来持续看涨。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能量饮料市场销售总金额为427.75亿。2014年至2019年能量饮料非现场消费的销售金额复合增速为15.02%,是饮料中增速最快的细分品类之一。

这样的财富让许氏家族后人心动。据《财经》杂志报道,许馨雄表示,红牛中国在2015年之前、长达20年时间内从未开过一次董事会,作为第一大股东,许氏家族至今未拿到过一分钱分红。

而在严彬看来,这一行为是“摘桃子”。此前在中国功能饮料创新发展大会上,严彬对媒体表示:“20年后,有人想摘桃子,红牛有今天近500亿的成绩是我们的辛苦劳动换来的”。

明争暗斗还将继续

2016年8月,许氏家族对湖北、广东和江苏三家工厂提出了商标侵权诉讼。2018年10月,泰国天丝向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强制清算程序,并要求华彬停止一切与清算无关的经营行为,双方关系彻底破裂。2019年5月,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泰方股东资格尚处于争议状态,对于强制清算的申请不予受理。于是,泰方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2020年1月,华彬公告显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了泰国天丝控制公司要求清算的申请。

在泰国天丝“进攻”的同时,华彬方面也发起了反击。不过事与愿违,2019年11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北京高院驳回了华彬对泰国天丝高达37.53亿元的索赔,且不支持华彬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合法权益。华彬方面表示,判决未能体现公平原则,“公司坚决不予认可”,将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由于商标纠纷僵持不下,双方的缠斗又从法庭延伸到市场。

与华彬闹僵之后,泰国天丝通过新的合作伙伴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和普盛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运作“红牛安奈吉饮料”,同时又将自己在泰国生产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引入中国。今年5月,泰国天丝以“全球红牛品牌及‘红牛’商标的创始者和所有者”的身份宣布,未来三年将对在华业务进行一系列投资,投资总额为10.6亿元,包括深化在华合作伙伴战略关系、在中国设立新的代表处、组建国内团队、扩建新的生产基地以及推出该集团旗下更多新产品等。

华彬方面动作也不慢。2017年,华彬推出了自己的瓶装功能饮料“战马”,希望能减少集团对红牛的依赖程度。2018年,华彬集团定下“战马年销15亿元”的目标,并倾尽一切资源扶植这款新品。从市场反馈来看,被寄予厚望的战马表现远不及预期。2019年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销售约13.3亿元。此外,华彬还引入唯他可可椰子水、儿童饮料果倍爽、挪威高级瓶装水品牌VOSS。

消费者权益谁来保护?

纠纷造成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尤其给“红牛”这一品牌的发展带来了不利影响。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双方“互掐”是两败俱伤的事情,尤其对于天丝集团。“许氏家族并不熟悉中国市场,虽然泰国天丝拥有红牛商标权,但在中国欠缺独立运作与经营能力,寻求新的合作伙伴重新布局成本很高,不利于发展。”

2015年是红牛中国的高光时刻。这一年红牛的销售额达到历史最高峰:230.7亿元。商标纠纷爆发后,红牛的销售额开始持续下滑,2017年跌至160亿元。

趁着行业老大陷入内耗,一些功能饮料“新贵”纷纷抢食蛋糕。近年来东鹏特饮、乐虎、启力、体制能量等品牌相继崛起,乳制品企业龙头伊利也在布局能量饮料市场。这其中,增长最强劲的可以算是东鹏特饮。据东鹏饮料今年4月的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其能量饮料别贡献营收27.35亿元、28.85亿元和40.03亿元。

目前,华彬与天丝恶性竞争的局面已经形成,除了成全其他功能饮料品牌的崛起,还对消费者权益造成影响。中国新闻周刊走访北京多家超市和便利店发现,目前市场上出现3种“红牛”饮料,分别是华彬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天丝委托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生产的“红牛安奈吉饮料”,以及原产地为泰国,天丝生产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红牛维生素和安奈吉有“蓝帽子”,是保健食品,而红牛风味饮料则是普通饮料。但3种“红牛”不仅名称和外包装相似,价格也相差不大,不少消费者直呼“傻傻分不清”。

北京普华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守豹表示,3种“红牛”成分存在差异,特别是“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并不是保健食品,和其他两种饮料混在一起卖,难以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在购买服务和产品的时候有知情权。目前这种商业行为混淆了产品概念,消费者的知情权就得不到保护,进而损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

2019年5月份,华彬对泰国天丝及其控股的红牛安奈吉展开诉讼。华彬方面称,泰国天丝将红牛商标许可给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使用,后者生产的红牛安奈吉饮料“不仅使用红牛商标,且其产品成分及外包装装潢与红牛公司的红牛饮料均高度相似”,该行为严重侵犯原告享有的在中国境内独家生产、销售红牛饮料的权利,要求安奈吉停止境内生产、销售,同时赔偿人民币1000万元。目前,此案尚未判决。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