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疫情下的“云婚礼”:超300万人次观看,刷礼物随份子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最新肺炎报道>>   进入疫情地图>>

国际疫情形势>>   本地疫情动向>>

原标题:疫情下的“云婚礼”:超300万人次观看,刷礼物随份子

90后小夫妻“云婚礼”260多万“嘉宾”送上“新婚快乐”

新京报讯(记者 马瑾倩)3月20日上午10点,一场没有宴请、没有锣鼓鞭炮的小院婚礼在直播平台上举行。画面里,两位27岁的新人身穿中式礼服,屏幕上铺满了“新婚快乐”的祝福。

21日,新郎刘文超将直播内容再次上传到视频平台,4天累计观看超300万人次,连续占据视频平台热门榜首。

“所有观看视频的人都是我们的伴郎、伴娘,也是我们的证婚人。”新娘孙晗晓说。卧室里,两人坐在屏幕前相视一笑,交换戒指,没有“不论贫穷富贵”的誓词,网友留言说,“这就是我想象中婚礼本来的样子”。

婚礼的日子半年多前就挑好,却不料碰上了这次疫情。为了不让长辈们失望,刘文超和孙晗晓选择用直播的方式在亲朋好友面前完成了这场仪式。

“云婚礼”直播中,“新婚快乐”的祝福铺满屏幕。视频截图“云婚礼”直播中,“新婚快乐”的祝福铺满屏幕。视频截图

通过直播送礼物的方式“随份子”

直播过程中,刘文超就上了视频网站的热门。除了留言祝福,很多网友还通过直播送礼物的方式随份子。“我怀疑你收了全国的份子钱。”评论区有网友调侃道。

婚礼在杭州一处农村小院里举行。按照当地习俗,孙晗晓穿着爸爸的鞋、挽着爸爸的手走出院子坐上汽车,换上自己的新鞋。考虑到疫情因素,车子并没有开走以及在周边主干道上环行,而是新郎直接上前把妻子抱起,折回院子里。

2019年9月9日,刘文超和孙晗晓结婚领证,家里长辈帮忙早早挑好日子,决定在今年3月20日举行婚礼。“不成想今年出现了这么严重的疫情。”刘文超说,长辈们很重视仪式举办的日子,所以尽量满足他们的想法,但一切从简了。

今年除夕,刘文超本打算带着妻子回吉林家里过年,但安全起见留在了杭州,至今没有见到家人。婚礼当天,他的父母也无法到场,为了弥补遗憾,作为一名网络授课老师的刘文超想起了“直播”。“我的账号有十万粉丝,之前学员们知道我要结婚,也说希望能参与进来。”基于这些诉求,在没有异议的情况下,“云婚礼”计划顺利成行。

杭州农村还保留着十分传统的婚礼习俗。

上车前,弟弟举着“子孙灯”走在最前头;下车时,刘文超抱起妻子保证其脚不沾地,沿着红毯经过院子,由新郎抱进屋里。而后,妻子孙晗晓需站在一袋大米之上。面前四张麻袋铺成路,两位新人脚踩麻袋,由家人传递,一路进入婚房,寓意“传宗接代、代代相传”;坐定后,两人由亲人喂甜茶和小圆子,小圆子吃两勺,先3颗后4颗,寓意“甜甜蜜蜜,一生一世”。

整个过程中,除了新郎新娘,几位来帮忙的亲属都戴着口罩。

婚礼仪式在3月20日上午9点正式开始,由亲属全程录制下来。结束后,刘文超将视频快速导出,粗略剪辑,配上背景音乐,就成为了稍后10点直播时的重要素材。

“远在吉林蛟河老家的父亲、母亲、妹妹,以及各位亲朋好友,还有我直播课程的同学们,欢迎参加我们的婚礼。”上午10点,刘文超和孙晗晓身穿中式婚服端坐在电脑前,身旁的几位亲属已经离开。

这场直播里,刘文超有两个角色,既是新郎也是串场主持。他先播放了一个提前准备好的视频,回顾两人的相识相爱,而后是刚刚举行的婚礼仪式视频,紧接着进行了交换戒指、吃喜糖、交杯酒的环节,整个过程只用了半个小时。剩下半个小时,两人讲起相识的故事,解释刚刚举行仪式的习俗寓意。

  向亲朋好友发出上百个直播链接

婚礼仪式的准备工作十分简约。

刘文超与孙晗晓决定直播这场“云婚礼”,按照此前参加过的婚礼仪式记忆,很快就安排出回顾视频、录制仪式、交换戒指、吃喜糖、交杯酒几个流程。婚礼前一天晚上,刘文超用不到三小时的时间将两人从相识、相爱到结婚的照片等素材配上音乐文字,做出简单视频。

婚礼流程交给岳父岳母操办。“直到走上红毯那一刻,我们都不太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刘文超说,他们的仪式没有预演,看似匆匆上阵,其实是为了保持踏上红毯那一刻的神圣感。

孙晗晓是当地政府部门的编外工作人员,疫情期间根据安排到各个乡镇统计湖北返乡人员以及接触史情况,也曾到街巷值班站岗。“我们全家将近两个月没出门,只有她一直没闲着。”刘文超说,随着疫情逐渐平息,妻子才有了休息时间。

截至3月24日,浙江全省已连续32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3月23日,浙江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级别由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响应调整为三级响应。即便是疫情防控效果好转,来帮忙的亲属也仅限阿姨、舅舅和弟弟妹妹几人,婚礼结束后也没有留下吃饭。“等疫情结束,我们会在杭州和吉林分别办答谢宴。”刘文超说。

20日当天,准备好直播信号后,两人总共向亲朋好友以及在朋友圈等社交平台上发出了上百个网络链接,即便是不懂网络的父母,远在吉林点开链接就能直接观看。

有亲戚朋友说希望能回放,还有人反映忙于工作没有看到直播。第二天,刘文超把直播录制的视频上传,当天播放量就破了百万,接下来的四天时间,累计播放量超三百万。“播放量超过了我过去一年多上传所有视频的总和,完全出乎意料。”刘文超说,当地有媒体报道了此事,岳母到菜场买菜时,有熟人笑称“你女儿火了”。

  “简单的仪式契合了年轻人的婚姻观念”

刘文超和孙晗晓的相识就源自于网络。刘文超是一名公务员考试辅导老师,在网上一直更新视频课程。2018年,刘文超从北京来到杭州,正准备参加省考的孙晗晓因为看过他的网课,就报名了线下课程,两个人的故事便从此开始,没想到婚礼也通过网络进行。

“我们两个人观念比较相近。”刘文超说,婚礼是两个人的事,并不喜欢大操大办的仪式。就连婚纱照,也没有找专业影楼动辄上万元地拍摄,两人只找了一个小工作室,花了两千块钱拍了几组“轻婚纱”系列。

直播过程中,刘文超和孙晗晓拿出戒指,“是不是该我先给你戴?”“是不是戴到这个手指?”两人商量着把戒指戴到了彼此手上,在镜头前笑嘻嘻地展示。

拿出喜糖,刘文超说,“这是我们为参加婚礼的人准备的喜糖,由于大家现在参加的是‘云婚礼’,你们就‘云’吃吧,或者我们替你们吃了”。说着,两人从盒子里挑出喜欢的口味,在镜头前吃起糖来。

“这不就是我想象中的婚礼吗?我可不希望结婚时一大票人瞎起哄。”网友的这条评论获得了4.1万个赞,被顶上了评论区前排。

随着视频的火爆,刘文超个人账号增加了两万多个粉丝。谈及受关注的原因,刘文超认为,可能是恰好契合了当代年轻人的观念。“网络直播并不新鲜,但近年来婚闹等导致的矛盾时有发生,大家对于繁琐的婚礼仪式和陈旧习俗早已避之不及。”他说,这代年轻人与亲戚之间的连结并不如上一代人密切,婚礼比起办给陌生人看,大家更愿意简简单单的仪式上有挚友陪伴。

新京报记者 马瑾倩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