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很遗憾:这次灭蝗,“鸭子部队”恐怕帮不上忙了

原标题:很遗憾:这次灭蝗,“鸭子部队”恐怕帮不上忙了

专家介绍,鸭苗生下来饲养一个月后,长到1斤左右可开始治蝗工作,长到两个月的青年鸭是最佳的。我们的鸭子起码要等到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才能过去。

27日,一条内容为“浙江10万只‘鸭子部队’可能代表国家出征巴基斯坦灭蝗”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这条新闻能有如此高的关注度,也离不开社交平台上鸭子们自带的萌点和流量光环。

蝗灾与水灾、旱灾并称为农业生产最重大的三个敌人。

蝗虫飞行能力强、食量大,是影响农作物生长的害虫,它们生存能力超强,通常在干旱地区产卵,繁殖能力极强,每次产卵4000枚,深藏地底,很难被杀死。

有人或许觉得区区一只蝗虫没什么可怕的,但当它们成群结队时,便成了蝗灾↓↓

受强季风影响,东非沙漠蝗虫跨洋过海,已经飞到了巴基斯坦境内肆虐,很多农田面临颗粒无收。

巴基斯坦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应巴方要求,中国政府已派出蝗灾防治工作组抵达巴基斯坦。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所家禽研究室研究员卢立志表示:“巴基斯坦目前面临的这波蝗灾,我们的鸭子可能赶不上了。”

《生命时报》采访专家,为你解答为什么选择鸭子来灭蝗虫。

浙江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所家禽研究室研究员 卢立志

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马方舟

“鸭子部队”灭蝗赶不上了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我国打算派出10万只鸭子帮助巴基斯坦灭蝗。

这批鸭子来自浙江绍兴,被命名为“国绍1号”,是中国农业大学和浙江省农科院在著名的蛋鸭品种——绍兴鸭的基础上,由多种鸭品种杂交配种而成的新品种。

“国绍1号”不靠水也能养,抗病能力强。而且,早在20年前,绍兴“鸭子部队”就曾“出兵”新疆,一举平定蝗灾。

对于媒体的报道,卢立志说,鸭子的确是蝗虫的天敌,但这次巴基斯坦蝗灾,“鸭子部队”恐怕赶不上了。

据介绍,鸭苗生下来饲养一个月后,长到1斤左右可开始治蝗工作,长到两个月的青年鸭是最佳的。

卢立志表示:“我们的鸭子起码要等到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才能过去。现在巴基斯坦治蝗主要还是靠农药,以生物方法治蝗占的比重很小,但在慢慢想办法增加它的比重。”

他进一步表示,农药会产生环境污染,而生物防治没有污染,这种鸭子能节省饲料,产生经济效益。所以,增加生物防治的比重,对环保和发展经济都有好处。

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马方舟也表示:“‘鸭子部队’并不能像人一样,买张机票就可以走。”对巴基斯坦来说,引进国外新品种的鸭子,一方面要做好检验检疫工作,另一方面要观测鸭子对环境的适应情况,以及规划发挥最大效果的时机。

目前,巴基斯坦肆虐的是沙漠蝗虫,属于蝗虫界的“大哥大”,个头比一根成年人的手指还要长。而我国境内的蝗虫主要是东亚飞蝗,个头小很多,虽然此前在新疆等地使用鸭子灭蝗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并不等于中国的鸭子会适应沙漠蝗虫。

马方舟强调,引进新物种,对任何国家来说都需要慎重考虑。一是鸭子能否适应巴基斯坦热带和亚热带的气候条件,二是引进的鸭子会不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戳视频,感受什么是蝗虫过境↓

很遗憾:这次灭蝗,“鸭子部队”恐怕帮不上忙了

为什么选派“鸭子大军”

科学防治蝗虫可以采用药物杀灭,也可以采用生物防治。

生物防治更胜一筹

从环保角度考虑,生物防治的好处更多。

虽然药物杀灭范围广,但成本高,而且治标不治本,播撒化学药剂的农药残留,还会对当地环境造成破坏,危害到其他生物。

后者不仅没有环境污染,还能修复生物链,一举多得。

鸭子食量巨大

放一只鸭子相当于灭了蝗虫全家。

一只鸡一天能吃70只蝗虫,一只鸭子能吃200多只,作战能力是鸡的3倍。更重要的是,鸭子吃蝗虫完全是“地毯式搜捕”,连埋在土里的蝗虫蛹都不会放过。

鸭子喜欢群居,管理起来方便,生命力、觅食能力、抗寒能力也更强,适合野外生存。

加上鸭苗长成后肉质鲜嫩,灭蝗“退役”后还能成为当地居民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带来经济收入。

“历史战绩”辉煌

鸭子灭蝗的故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20年前新疆的蝗虫,就是靠着鸭子来解决的。

当时新疆出现大批蝗虫,新疆很少养鸭,所以当时鸭子全部来自于浙江空运。分批运送10多次,总计10万多只。鸭子们将大草原上的蝗虫一一变成肚中美餐。当年8月底,蝗虫就被彻底歼灭了。

当时新疆灭蝗最高司令部——新疆治蝗灭鼠指挥办公室,专门下达“表彰书”:鸭子捕蝗能力强、捕食量大、“军”纪严明,出动鸭子是草原清剿蝗虫、保护生态最为行之有效的办法。

蝗虫的天敌有哪些

据记载,蝗虫天敌有60余种,包括鸡鸭、蛙类、鸟类、捕食和寄生性天敌昆虫、微生物等。

蛙类

蛙类与蝗虫生活在同一类型的生态环境中,是捕食蝗虫的高手。在两平方米的庄稼地里只要平均有一只青蛙坐镇,便足以抑制蝗虫的生存。

鸟类

有的鸟专吃虫子,它们对保护生产及人类健康起着很大的作用,世界各地均有一些鸟类可捕食蝗蝻及成虫,有些鸟类在某些地区或对某些蝗虫有较明显的控制作用。

比如粉红椋鸟,从2009年开始,新疆哈密地区根据粉红椋鸟的生活及繁殖习性,先后在巴里坤草原和乃楞格尔草原上大量修筑椋鸟人工巢穴,有效控制了草原上的蝗害发生。

此前,我国还专门引进4万多只适应新疆气候的粉红椋鸟,专门针对蝗虫。

卢立志介绍,青蛙、鸟类等也同属蝗虫天敌,但“纪律散漫”,只能在指定区域完成灭蝗任务,一旦蝗虫转移,它们不会跟随作战,只能重新投放,造成成本增加,而且有些物种受环境限制,并不适合投放到受灾区域。

相比较,鸡鸭的作战能力强。鸭子喜欢群居,管理起来比鸡更方便。比如游泳时,鸭子总是排好队,不会拥挤;而鸡比较散乱,吃蝗虫的同时可能会糟蹋庄稼。

相比之下,鸭子的作战能力更胜一筹。

不过,马方舟指出,这些天敌只能在特定时期和一定范围内发挥作用:这些天敌要量大,还要来得及时,赶在蝗虫迁飞之前,尤其是幼虫阶段最合适。

一旦蝗虫迁飞,且密度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这些天敌就发挥不了太大作用。

灭蝗需要可持续治理

除了得到中国工作组的帮助,巴基斯坦也在研究其他对策应对1993年以来最严重的蝗灾。

巴基斯坦 《黎明报》2月26日介绍说,由于旁遮普省正面临蝗虫袭击,巴基斯坦政府已就国际对策和杀虫剂使用方法等向联合国粮农组织寻求技术建议和指导。

联合国粮农组织正支持巴政府部门实时获得蝗虫监测数据,作为早期预警和后续应对措施的一部分。该组织强调,蝗虫监测和及时防治对确保粮食和农业安全至关重要。

马方舟指出,治理蝗灾的方法目前主要有药剂防治和天敌防治两种。药剂防治指使用对口农药,如5%锐劲特悬浮剂兑水喷施,但成本高,且只能应一时之需,不能保证长治久安。

防治蝗灾还是强调提前预防、压制为主,后期灭杀为辅,实施可持续治理。其中,破坏蝗虫的生存、繁殖环境是科学有效消灭它们的方法之一,使蝗虫无处产卵,从根本上控制蝗害,抑制群居型蝗虫种群的形成。

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就常通过直升机与卫星监测等手段预警蝗灾,并以地毯式的喷洒农药方式来灭杀虫卵。

在蝗虫生物防治中,人们早期主要开展寄生性天敌和植物源药剂等的应用。当前,防治蝗虫的病原微生物的研发和应用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如真菌、蝗虫微孢子、杀蝗金线虫、蝗虫痘病毒、苏云金杆菌等。

马方舟说,2015年,我国在青海省开展相关试验表明,施用蝗虫微孢子对草原上其他物种没有影响,对生物多样性还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