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今年“反向春运”城市名单出炉 这些地方成热门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春运倒计时,“反向春运”热门城市名单出炉

再过几天,一年一度的春运人口大迁徙即将开启。

那些在一二线城市打拼了一年的年轻人,要回到县城,回到农村。那么,哪些城市将成为春节人口迁入的热点?哪些城市的又会是人口大量迁出的空城?

这两天,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等平台联合发布了《2020年春运出行预测报告》,先看几个关键结论:

第一,春节前全国人口迁出城市TOP10分别是,深圳、上海、北京、东莞、广州、苏州、成都、佛山、杭州、郑州。

第二,春节前全国人口迁入城市TOP10分别是,周口、阜阳、上饶、赣州、茂名、商丘、黄冈、信阳、衡阳、湛江。

另外,报告还对“反向春运”进行了预测,重庆、北京、广州、成都等十个城市将成为“反向春运”的热点城市。

01

先来看春节十大人口迁出城市。

由于春节大部分都是从常住地回户籍地过年,所以一个城市的迁出人口数量,要能在全国排得上名,庞大的人口基数是基本条件。

深圳、上海、北京等十个城市中,除了东莞和佛山外,其他全都是千万人口俱乐部城市。其中郑州是2018年年底突破千万,杭州是2019年年中时官宣。

随着杭州晋级,人口千万俱乐部城市,目前一共达到16个,其中包括临沂、南阳等,它们当然很难成为迁出的热点,因为当地的人口本就是大量流出的。

所以除了人口基数大之外,这些春节人口大量迁出的城市,通常是人口流入的重镇,人口结构中包含了大量春节要返乡的外地人。

以2018年的数据为例,上海和北京都在统计公报中,公布了当年的外来常住人口,其中上海达到976.21万人,北京达到764.6万人。

它们的外来常住人口数量,就相当于一个二线城市的规模,这部分人群返乡之后,城市难免会形同空城。

春节人口迁出数量排第一的深圳,更加典型。2018年深圳的常住人口是1302.66万,而实际管理人口超过2000万,但户籍人口只有454.7万,为常住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

由于深圳比较年轻,一般意义上的土著较少,就算是大量已落户的年轻人,还是得回到老家过年。这就导致春节深圳的空城指数首屈一指,春运的买票难度,也是第一档。西部菌两张深圳北上的高铁票,加价五百元左右才买到。

东莞力压广州,排名第四;佛山力压杭州,排名第八,其实也不让人意外。

东莞和刚刚迈入GDP万亿俱乐部的佛山,都是典型的工业城市。产业工人数量庞大。以东莞为例,2018年常住人口为839.22万,户籍人口只有231.59万,二者的比值比深圳还要夸张。

郑州闯入前十,也是因为河南的人口体量大,加上郑州周边除了洛阳之外,并没有拿得出手的大城市,所以郑州成为很多河南人的集中务工地。

这样看来,春节全国人口迁出TOP10,或者说春节空城排行榜,同样可以理解为流动人口吸引力的象征。当然,吸引力可能源于综合实力,也可能像东莞和佛山那样,对应着产业的独特特征。

02

再看春节十大人口迁入城市。它们分别是周口、阜阳、上饶、赣州、茂名、商丘、黄冈、信阳、衡阳、湛江。

上述城市都是三四线城市,从地域分布上看,河南三个,江西两个,广东两个,基本都是劳动力大省。

广东有茂名和湛江两个城市入围,再次说明它是贫富分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2018年茂名和湛江的GDP都在3000亿出头,同样是地级市,相较于空城榜上的东莞和佛山,经济实力和人口吸引力,可谓相差巨大。

从人口结构上看,这些春节迁入热点城市,除了没有公开的上饶、衡阳和湛江,户籍人口全都在800万上下,其中周口和阜阳户籍人口更是突破了千万。

不过户籍人口基数高的同时,它们却呈现出“两低”:常住人口数量低,城镇化率低。

像周口2018年的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的缺额,接近300万,其他一些城市,大部分也都在200万左右。而能够成为春节人口迁入TOP10,说明人口流失状况在全国排名前列。

这点可以和净流出数据进行交叉验证。根据第一财经梳理,2018年中西部净流出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有17个。

除了衡阳和未纳入统计的东部城市茂名和湛江外,其他7个春节人口迁入TOP10城市,净流出人口全都在100万以上。其中周口、阜阳和信阳仅次于重庆,分别位列二三四位,且超过200万。

再看城镇化率。还是以周口、阜阳和信阳为例,2018年它们的城镇化率都没有突破50%,其中周口只有42.82%,远低于59.58%的全国平均水平。

可见这些城市庞大的人口基数,是建立在大量农业人口上的。由于发展水平不够,缺少足够的就业机会,大量农业人口外出务工,并在春节返乡,从缺少人气变成迁入热点。

03

该项报告还对“反向春运”的十大热点城市进行了预测,分别是重庆、北京、广州、成都、上海、深圳、杭州、西安、长沙、郑州。

所谓“反向春运”,就是和以往年轻人回家过年相反,由老人提前到子女工作地过年。因此反向春运的热点城市,往往是人口流入大城市。

但如果将春节前的人口迁出TOP10,和“反向春运”的热点城市进行对比,可以发现,无论是排名还是具体名单,它们并不完全重合。

重庆、西安、长沙三个城市,不在春节人口迁出TOP10,却是“反向春运”的TOP10;东莞、苏州和佛山三大春节人口迁出热点,却不是“反向春运”热点。

对此,西部菌试着从两个方向给出分析:第一是产业结构和层次,第二是一个城市在春节期间的综合服务水平。

先说产业层面。如果我们承认,一个流水线上的产业工人对就业所在地的归属感,相对要低于其他就业群体,那么东莞、苏州和佛山等工业强大的城市,春节无法形成“反向春运”的吸引力就很好理解了。

作为对比,可以参考重庆。重庆2018年公布的市外外来人口,其实只有177.44万,远低于北上广等地。不过“反向春运”未必一定是外地人的专利,一些落了重庆户口的年轻人,同样可能在春节将父母接来。

相对于普通的东莞和佛山,重庆的产业层次还是要高一些,也要多元一些。虽然平均工资水平未必有优势,但它能提供更多的优质就业岗位。

这些岗位上的就业者,相对于普通的产业工人,更有实力置业买房,为“反向春运”创造条件。

至于一个城市在春节期间的综合服务水平,包含方方面面,比如交通等基础设施的完善程度,商业活力,旅游资源集群状况,乃至城市的气氛等。

既然是拖家带口“反向春运”,在异地团年,除了买票难的因素外,无非是想感受城市里的另一种年味。

但春节期间,城市的很多基础设施、商业活动都会停摆。所以同样是二线城市,直辖市重庆以及成都、西安、长沙等商业和消费资源聚集,且基础设施建设更完善的省会城市,春节期间生活的便利程度,要远远高于东莞、佛山等地级市。

像东莞目前只有1条地铁线路,春节期间打车又比较困难;而重庆的地铁运营里程,已经超过300公里。

另外无论是重庆,还是成都、西安,作为网红城市,旅游景点要丰富得多,这些景点在春节期间也会安排各种节庆活动。将父母接来以后,不用担心城市没有年味。

所以“反向春运”的热点城市名单充分说明,相对于那些单项冠军城市,综合性门户城市的吸引力要更强,能够更彻底的拴住外来人口的心。

而从区域发展的角度看,春节是返乡高峰,也是流动人口回家集中贡献GDP的时刻,“反向春运”的到来,意味着春运这个曾经无法被撼动的时刻,也成了大城市吸附中小城市、县城和农村的重要时间窗口。

一旦那些在外扎根的年轻人,不仅春节自己不回家,还要将父母接来,将GDP留在自己打拼的城市,人口流出地区人气的下降,还会继续加剧。对这些地区来说,危险才刚刚开始。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