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千亿传销案“善心汇”大起底:曾设想做“国际版”

原标题:千亿传销案“善心汇”大起底:曾设想做“国际版”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善心汇”的模式

就是拆东墙补西墙

  起底千亿传销案“善心汇”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发于2019.5.27总第900期《中国新闻周刊》

5月10日,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上诉人张天明等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二审公开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这个由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案件,即2017年被查处、曾轰动一时的“善心汇”传销案。判决生效后,主犯“善心汇”创始人张天明获刑17年,并处罚金1亿元,其他被告人也被判不同刑期及罚金。

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5月,张天明在深圳注册成立“善心汇”公司。2016年3月起,张天明、燕吉利、查方胜、宋文军等人以“扶贫互助”为名,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采取培训、宣传等多种方式在全国各地发展会员,骗取财物,要求参加者以缴纳300元购买“善种子”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会员之间根据“善心汇”确定的收益规则进行资金往来,以发展下线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会员的获利收益全部来源于后期会员投入的资金。

2017年7月,“善心汇”被依法查处。截至案发,参与“善心汇”传销活动的人员共598万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046亿余元。

张天明,一个初中肄业的传销头目,被众信徒尊称为“天师先生”“救世主”。

处处宣扬“扶贫济困、均富共生”的“善心汇”,到底是一场怎样的骗局,因何能够裂变式疯狂发展会员?

  害人的“善种子”

杨梅(化名)是内蒙古乌海市个体户,其子李宁(化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还原了母亲一步步被诱骗成为“善心汇”会员的经历。

2017年中的一天,杨梅的一个朋友到她家串门,先跟她聊中国的贫困地区和人口、残疾人等话题。过几天,又来聊如何救灾慈善、扶贫济困等,再过几天才聊到“善心汇”话题,并称“善心汇”教人做慈善,买“善种子”后还能赚一大笔钱。

杨梅被说服后,用自己身份证拍照后,传到“善心汇”的平台上,注册成为会员,并花300元买下一颗“善种子”,激活会员账号。“善心汇”称,成为会员后,可通过投入资金或发展会员获得高额静态、动态收益。

所谓“善种子”是“善心汇”推出的虚拟资产,每个300元,“善心币”每个100元,两者都可以在“善心汇”的网络商城购物。

“善心汇”宣传资料称:静态收益是指会员按照平台指令,向陌生会员汇款,称为“布施”。这一环节完成一段时间后,平台会安排其他会员向此人汇款,称为“感恩受助”。会员可以根据自身经济实力,选择“特困”“贫困”“小康”“富人”“德善”“大德”六个不同的社区进行投资,“布施”金额从1000元至1000万元不等,收益率从5%至50%不等。动态收益则指的是会员发展下线后,可以拿到下线“布施”金额2%~6%的提成。

山东德州警方曾透露,会员购买“善种子”“善心币”的钱,直接汇入张天明个人账户。其实质就是张天明建了个资金互助盘,让别人进来玩,他从中抽成,会员之间互相打款,输赢与他无关,如果没有新的会员进来,这个游戏就玩不下去,是典型的击鼓传花。

德州办案检察官李春霞举例称:假设你在“贫困区”投了3000元后,交完1个善心币(也就是100元)就可以进入排单期,所谓排单匹配,就是要先把你这3000元分给别人。等你这3000元被别人分完了,系统给你30%的返利,加上本金就是3900元。但是这钱并不是第一时间自动到账,而是你要变成“受助”方,在另外一个系统里填上3900元的受助额,再等待有其他人的钱来补足你的钱。说白了,就是一个人的钱倒腾了另外一个人手里。“这种上级吃下级,旧人吃新人的资金链极其脆弱,崩盘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按照要求,杨梅如果发展其他人成为“善心汇”会员,会得到一笔“推荐费”。杨梅便陆续背着家人,悄悄把丈夫和儿子身份证拿去注册,就这样一家人都成了“善心汇”会员。

李宁称,父亲出差较多,自己又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有一次他请假回家,发现母亲经常戴着耳机,在微信群接收一些音视频文件,还经常聊天到凌晨一两点。这时他才发现母亲早已加入“善心汇”,并深陷其中。

刚加入时,杨梅投入10万元。不久除了回本,她还获益数千元。这让她对“善心汇”更加深信不疑。但再后来,却几乎只赔不赚。

李宁称,母亲加入“善心汇”后,总计赔了四十多万元,其店铺也无心经营,盘给了别人。虽然如此,她至今仍对“善心汇”充满感恩,并称 “救世主”在教大家做善事儿,她坚信投进去的钱越多,未来获得的经济回报就越多。

“我多次劝她,她都听不进去,还说如果我再劝她,就和我断绝母子关系。”李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李宁曾在母亲的微信中,看到大量反映“善心汇”扶贫济困的音视频、图片。

“我是做平面设计的,一眼就看出图片都是假的。比如其中有一张所谓反映‘善心汇’救助某地水灾的图片,其实是找了一张政府救援的照片,把车体上的政府信息去掉,再PS成‘善心汇’字样。”李宁说。

杨梅的故事并非个案。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高平镇村民刘维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6月,她在一同村村民劝说下,加入“善心汇”,将一万元扶贫贴息贷款投进去后,打了水漂。

她称,张天明被抓后,在“善心汇”微信群里,每天都有人播放一些消息,称要耐心等待“救世主”的归来。直到张天明获刑的消息公布后,她才知道“善心汇”已经彻底覆灭。

2018年12月14日,湖南省双牌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天明(中)等10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处被告人张天明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一亿元;对本案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罚金,同时追缴各被告人违法所得。图/双牌县人民法院

  工商与公安联手办案

湖南省永州市行政审批服务局局长韩顺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两年前有“善心汇”上当者家属到永州市工商局经济检查支队举报,进而永州工商和公安联手办案将其端掉。

2017年4月17日上午,一位在深圳工作的女子来到永州市工商局经济检查支队办公室。她自称是永州市零陵区邮亭圩镇人,举报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称“善心汇”在全国范围内发展会员,她弟弟被坑掉6万元后,还迷途不返。该女子还称,在永州上当者还大有人在,请求永州工商局查处。

永州市工商局接访的工作人员初步判断这是一个大型网络传销组织,随即向该局经济检查支队支队长胡本东作了汇报。

时任永州市工商局副局长的韩顺华获悉后,当即拍板:立案查处。

当天上午立案,下午永州市工商局经济检查支队的执法人员便奔赴永州市农业银行,开展调查取证。执法人员在查获的两个“善心汇”账户中,发现余额竟有4000余万元。如此大的数额,引发执法人员警觉。

为防止“善心汇”转移、隐匿传销资金,2017年4月18日,永州市工商局召开会议紧急研究,决定立即冻结“善心汇”账户。

次日,该局迅速向冷水滩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要求依法冻结用于收款的“善心汇”头目张天明的个人账户。

经法院查明,上述两个账户的开户行分别在北京、深圳。永州市工商局执法人员会同法院工作人员立即兵分两路,北上北京,南下深圳。同年4月21日,在北京农业银行东单支行、深圳农业银行民治支行,两路人马同时行动,一举冻结“善心汇”这两个账户。

令人吃惊的是,短短4天,该账户资金余额竟增至7500万元,几乎翻了一番。

韩顺华表示,这两个账户只是“善心汇”众多账户中的一部分。“传销账户资金转移特别快,仅从这两个账户看,三四天时间进账数千万,也反映出上当者数量的增速之快。”

韩顺华还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善心汇”账户冻结后不久,“善心汇”公司律师即来到永州市工商局公关,请求该局不要把这个案子交给警方,并配合把账户解冻。“如果答应了这两个条件,我们老板说了,可以支持你们2000万元,用于改善工商部门的软硬件建设等,还可以在永州市投资2个亿,作为回报。”

“我们是依法办案,不是做生意、搞交易。”主办人员回答说。同年4月25日,永州市工商局将该案件线索移交给永州市公安局。

同年5月12日,永州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很快,永州警方刑事拘留“善心汇”传销骨干5人、技术骨干8人,并对“善心汇”头目张天明发布网上追逃通缉令。

同年6月上旬,张天明通过微信网络,组织传销骨干分子煽动不明真相的会员和残疾人士近千人聚集到长沙,连续两天分别到湖南省委、省政府非法聚集。他们在大雨中穿着统一的印着“善心汇”标识的红色服装,拉着横幅,故意将一些残疾人和老年人安排在人群的最前面,以制造和强化悲情,向省委、省政府施压。

韩顺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天明同时还捏造事实,通过互联网,向社会发布永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和永州市公安局利用查处“善心汇”敲诈2000万元的谎言,并造谣说办案人员收其红包礼金。

事件发酵后,该案引起了国务院和公安部的高度重视,被定为公安部督办案件。公安部指定永州市公安局全力侦办。

2017年7月中旬,永州市公安局将张天明刑事拘留。

同年7月24日,“善心汇”骨干团伙煽动大量会员进京非法聚集,要求释放张天明,并要求让“善心汇”平台恢复运转。

7月26日,北京警方发布消息称,近日部分“善心汇”成员被煽动非法聚集,63人涉嫌妨碍社会管理秩序被刑事拘留,4人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治安拘留。

2017年9月,张天明等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永州市人民检察院批捕。同时,全国多地公安机关也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名,对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至此,“善心汇”传销组织被彻底取缔。

披着慈善外衣的“张天师”

随着“善心汇”被查处,其头目张天明的真实面目也浮出水面。

在“善心汇”的宣传资料中,光头方脸、一身唐装、口若悬河的张天明,被包装成“潜心研究中国新生态经济学的学者”,他自我标榜广传佛法,乐善好施。

被捕后,张天明曾在央视《东方时空》中现身说法。

在电视画面上,无数“善心汇”成员穿着印有“善心汇、和天下”的T恤衫接受张天明的培训。台上的张天明侃侃而谈,台下的众信徒则情绪高涨。

该片透露,张天明生于1975年,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初中肄业,近年常驻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先后做过服装、净水器等生意。

据涉案人员刘某介绍,为保持热度,张天明喜欢把“善心汇”包装成从事扶贫济困、民族大业之举。比如进行慈善捐款,接受媒体采访,提高“善心汇”品牌的曝光度,包装自己的“慈善”形象,去全国各地考察一些贫困山村,收购入股一些濒临倒闭的农产品企业等。

但是,“善心汇”的大部分宣传纯属编造。例如,“善心汇”的一张图片显示,图中是2017年5月“善心汇”捐助湖南湘西花垣县一亿元的支票。但警方查实,根本不存在这样一张支票。张天明收购的公司也多为空壳公司。他个人出入有贴身保镖,生活上挥霍无度。

通过“善心汇”,张天明个人敛财10亿多元。这些非法资产,他主要用于购置大量资产,如在昆明以自己控股公司的名义花费2.2亿元购买了一座大厦。办案民警说,他的妻子在逃跑时,随身携带了140多万元现金、29张银行卡,仅抽查的8张卡就有资金1100多万元。

专案组民警介绍说,“‘善心汇’的模式就是拆东墙补西墙。用新会员的钱支付老会员的利息和短期回报,一旦没人投钱了,或者新会员投入的资金无法支付老会员的利息和本金,资金链断裂,就会导致模式崩盘。”

张天明向警方承认,“善心汇”就是传销。“我成立之初就是为了取得个人利益,各种包装都是为了迷惑大众,吸引更多人加入。其实我很清楚,‘善心汇’平台迟早会崩盘。”他还曾设想做“国际版”,“把国内的这套模式复制到国际上,拉长整个系统,就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据负责宣传的骨干成员刘某表示,“张天明特别会说,张口就能来一大段,跟人打交道也永远是一副笑脸。”他正是通过不断的演讲,强化会员们对他的印象,认定他是慈善家,相信“善心汇”是慈善事业,进而发展更多人进来。

“善心汇”案件在全国范围牵连甚广。5月20日,《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善心汇”,显示与之相关的刑事判决书(裁定书)有1194份。

2018年12月14日,永州市双牌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张天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亿元;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亿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天明不服,向永州中院提起上诉。

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表示,“善心汇”就是庞氏骗局和传销的结合体,收益来自于后来的人交的入门费,资金链断裂后,这个模式必然崩盘。

李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在“善心汇”被查处的同时,该协会每天都能接到大量举报“善心汇”骗局的电话,协会也经常发文曝光“善心汇”骗局,因此他们经常收到“善心汇”信徒的骚扰电话,“骂我们是卖国贼、是汉奸”。

据他分析,“善心汇”非常善于自我包装,扶贫济困的口号很能蛊惑人心,信徒绝大多数是弱势群体,生活不如意,又不安现状。他们自认为“善心汇”既能做慈善又能赚钱,可以帮他们实现个人价值。

李旭说,现在“善心汇”案二审维持原判后,还有很多死忠分子执迷不悟,说张天明是他们的恩人,更有甚者又加入到了别的资金盘传销组织,“这些顽固分子既可怜、可悲还可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