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敬老院虐待老人吃尿泡饭?院方:条件有限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四川一敬老院被指虐待老人,院方:条件有限,由同院老人看护

日前,四川自贡市民杨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反映称,堂叔杨明贵(音)在自贡荣边镇敬老院的居住环境“脏乱差”:床边放着尿桶,垃圾满地。据老人告知,由院方推荐负责日常看护的同院老人龚某还多次殴打他,甚至怀疑用尿泡饭给他食用。

5月21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当地区民政部门获悉,经核实,当事老人所居住房间“脏乱差”情况基本属实,当场责令整改,为老人腾换了房间。对于老人反映的“被殴打”“可能食用‘尿泡饭’”的情况,目前还无法确认,待进一步调查。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该敬老院并没有专门的护理人员。通常情况下,需要护理的行动不便或瘫痪老人,由本院的其他行动力强的老人代为护理,每人每天可获得5元的护理费。而当地民政局坦言,因为现实条件的限制,多数乡镇敬老院都存在人员配备不够的情况,特别是护理人员。

亲友反映:老人“蜗居”负一楼,满地垃圾难闻

杨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堂叔杨明贵现年64岁,至今未婚,独居农村老屋。今年2月底,杨明贵因脑溢血住院,后经治疗脱离危险,但下半身处于瘫痪状态,无法下床行走。

经村组向镇政府申请,杨明贵被列为了五保老人,出院后被送入自贡市自流井区荣边镇敬老院照料。

“我们都一直不知道状况,头几天去看望老人,看到那个环境,简直太差了。”杨女士说,在敬老院,杨明贵被安排在负一楼的一间屋子里,与另一位瘫痪老人同屋。屋子的通风条件不好、灯光昏暗,两张床之间放着一个塑料桶,供老人大小便;床上的被子和棉絮有霉臭味道,地上遍布着使用过的卫生纸,气味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5月19日,杨女士看望了老人,并拍下了照片视频给家里人看。当天晚上,杨女士的弟弟也去探望老人,并听说在亲友走后,老人遭到了看护人员的殴打,甚至怀疑看护人员曾用尿泡饭给其食用。

上述一系列情况让亲友们无法接受,遂向院方反映了相关情况,还通过自媒体将部分内容发到了网上。

杨明贵、林正有之前居住的房间杨明贵、林正有之前居住的房间

老人自述:被多次殴打,无法反抗没想着投诉

5月21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荣边镇敬老院了解情况。该敬老院位于荣边镇大田铺(小地名),由三栋房子组成,其中两栋房子是住宿区,一栋房子是办公区和食堂。整体看来,该敬老院环境干净卫生。

经询问,杨明贵和室友林正有已经于20日晚上从负一楼房间搬到了一楼。

走进杨明贵现在居住的房间,房间面积约30平方米,采光明亮、被褥干净。房间里并排摆放有四张床,他和林正有住在里侧,各自侧躺在床上。

林正有介绍,他今年58岁,两年多前入住敬老院,一直住在负一楼的房间里。杨明贵是今年才住进来与他同屋的。

林正有说,负一楼房间除了通风不好,其他还能将就。因为他和杨明贵都是瘫痪老人,所以偶尔将一些卫生纸扔到地上,他觉得是正常情况。当天环境差,林正有解释,是看护人员走亲友去了。

对于室友杨明贵是否挨打和食用过尿泡饭的问题,林正有称,杨明贵确实被打过,打人者是同院的五保老人龚某,杨明贵进来后,一直由龚某负责看护。

对于“尿泡饭”一说,林正有称:没有看到,但有可能。有一回,龚某端饭进屋,二人都是侧躺、背着龚某,只知道龚某把饭倒在了床边茶几的另一个碗里,没有留下筷子便走了。由于小便器也放在茶几上,里面起了泡沫,他看到杨明贵的饭碗里也有泡沫,遂怀疑“尿泡饭”。无奈之下,杨明贵只好用手抓了一点饭吃,就没再吃了。

杨明贵回忆,在医院期间,先后有同院的老人龚某、郑某负责照料他。来到敬老院后,便是龚某负责照料。龚某有多次打过他,但无法反抗,也没想着投诉,杨明贵只称“他脾气多怪、多凶”。最近一次就是前几日,侄儿侄女来探望之后,龚某用手打了他的面部鼻子位置,没有大碍。

两位老人之前居住的房间已被腾空两位老人之前居住的房间已被腾空 

院方:由其他老人代管,每人每天5元

荣边镇敬老院院长吴开树介绍,该敬老院建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他于2014年起担任院长。目前,敬老院一共居住着87名老人,其中79人为五保户,由民政拨款,每人每月500元,外加看护费,均由院方统一负责管理和支出;另8人为代养老人。

吴开树说,该院计划床位100张,但条件局限,房间不够用,因此根据先来后到的原则,个别老人被安排在负一楼。除了杨明贵和林正有外,目前还有两位老人住在负一楼。从负一楼的居住条件来讲,主要就是通风较差,有点异味。对此,院方只能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比如有老人去世了,则会将负一楼的老人调整到相应楼层。

吴开树称,杨明贵是今年5月5日正式进入该院的,前两天,他的亲友来探望,提出了环境差的情况,也在网上发了信息被镇领导看到。院方已于5月20日将二人调整到了一楼。

对于亲友提及的被殴打、“尿泡饭”的情况,经院方询问当事人龚某,龚某予以否认。鉴于亲友的担忧,已经更换了看护人员。

吴开树坦言,该敬老院没有专门的护理人员,通常情况下都是老人看护老人,安排行动能力强的五保老人代为看护行动不便或瘫痪老人,由院方从国家补贴的护理费中按5元/天支付报酬,主要工作是负责大小便、端饭倒水、洗澡或擦身。龚某便是院内五保老人,由院方推荐看护杨明贵。

吴开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敬老院里,老人们之间多多少少都会因为一些矛盾发生争吵,但从没有发生过打架事件。争执发生后,院方会通过院委会进行调解解决,让老人们相互认错、相互道歉。

民政部门:进一步调查核实

四川自贡市自流井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区民政局于5月20日下午接到了情况反映,并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调查。经核实,“脏乱差”情况基本属实,已现场要求整改,并于当晚将两位老人调整到了一楼。

对于杨明贵老人自称“被殴打”、“可能食用过‘尿泡饭’”的情况,民政部门之前没有收到情况反映,下来后会进一步调查核实。

该负责人称,虽然这次只是个别情况,但也看出了乡镇敬老院在管理方面的不到位、工作人员的不履责。5月21日上午,区民政局已经对全区养老机构进行了拉网式排查,并要求强化管理,提升看护照料能力,杜绝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该负责人介绍,乡镇敬老院与民办的养老院有区别,乡镇敬老院由当地乡镇政府管理人财物,民政部门业务指导,主要负责照料辖区内的五保、孤寡老人。

该负责人说,看护能力薄弱是乡镇敬老院普遍存在的问题。目前,大部分乡镇敬老院因为资金紧张,没有专门的看护人员。在看护力量不足的情况下,对失能和半失能老人的看护,主要采用老人照顾老人的方式。那么,看护质量如何,则需要被看护老人或亲友作出评价和选择。如果被看护老人或亲友对看护老人不满意,应该及时向院方提出,甚至可以要求更换。

鉴于乡镇敬老院存在的看护能力薄弱、管理能力欠缺等情况,区民政部门一方面是组织开展学习、强化管理,另一方面也在积极探索一种针对失能半失能老人的新的看护模式,将失能半失能老人集中起来,委托专业机构进行集中看护,从而集中投入、节约开支,目前已经在进行摸底工作。

与此同时,针对乡镇敬老院资金不足的情况,民政部门还鼓励敬老院发展生产、发展院办经济,用于补贴院内支出。

来源:袁伟/红星新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