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男子患上抑郁症难自控 亲手扼死妻子和两个女儿

北京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患上抑郁症 他亲手扼死妻子和两个女儿

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这是李胜被查出患有抑郁症后的第106天。

早上5点50分,妻子的闹钟响了。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内,李胜做出了令他后悔终身的事——掐死了妻子及两个亲生女儿。

惨案丨凌晨闹钟响毕 他亲手掐死妻子两女

2017年12月6日是李胜小女儿欣欣的四岁生日。这是他们搬进新家的第三天,一家四口早早地睡了——欣欣和父母住主卧,12岁的大女儿悦悦自己睡次卧。

妻子王霞和欣欣在一旁睡得香甜,李胜却辗转反侧,跑了几趟洗手间。

时钟咔嚓咔嚓地一格格跳跃,李胜再一次想到了死亡。一想到自己死后母女三人无人照顾,他决定带上她们“一起走”。

早上5点50分,王霞的手机闹钟准时响了,她关掉了闹钟,但并没有起床。

李胜睁着眼睛,看到王霞睡眼惺忪地正准备坐起身来,他扑上去扼住了妻子的脖子,往床边拖。李胜记得,王霞当时没有叫喊、也没有挣扎,无声无息。

下一个是欣欣。同样的方式,无声无息。

虽然当天最低气温已达零下七度,但室内的暖气很足,李胜给穿着背心的母女俩盖好被子,又赤着脚走向了隔壁房间。

李胜伸手把侧身背对着自己的悦悦揽了过来。熟睡的悦悦半睁开眼,含糊着喊了一句“爸”。

他没有犹豫,直接掐住了悦悦的喉咙。悦悦挣扎着拍打李胜的后背,又叫了一声“爸”,鼻孔逐渐流出了血。

一切都结束了,李胜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6点刚过。他到厨房拿起了菜刀,划向自己的手腕和脖子。嫌出血太慢,李胜又找出了一把剪刀,捅向了自己的胸口。之后,他又在阳台的工具箱里找到一把锤子,锤了自己以及已然断气了的母女三人。

还是死不成。李胜再次准备尝试用铁丝触电,被电击了两次之后,他依然“好好的”。

此时,李胜爬上了四楼阳台窗台。

事发丨幼儿园园长发现母女失联

吴敏是欣欣就读幼儿园的园长,王霞也是这所幼儿园的老师。早上八点多,悦悦的班主任到幼儿园找王霞,想问问悦悦为什么没来上学,但吴敏发现王霞和欣欣也都不在,打电话,王霞和李胜都未接听。

“她老公有‘精神病’。”想到这里,吴敏和悦悦的班主任立即赶往王霞家,路上报了警。

门敲不开,很快警察带着锁匠赶到了。门被反锁了,只能强行拆卸开锁。这时的李胜仍蹲在窗台上。

他在犹豫跳楼是应该头先着地还是脚先着地。听到门口撬锁的动静,他挪动着把双腿和身子都伸了出去,手还抓着栏杆。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李胜脱力滑了下去,摔在了一层住户的玻璃顶棚上。

“有血!”警方迅速封锁了现场,并叫来急救人员,但王霞母女三人早已没了气息。

医生随后发现了跌落在顶棚的李胜,他只是暂时昏迷。

折磨丨带着家人扎根北京 他患上抑郁症

尽管姐姐和两个外甥女都被杀害,王磊却不恨姐夫李胜。在他看来,惨剧的酿成是因为抑郁症。

李胜和王霞是初中同学。2004年6月,24岁的李胜和王霞从老家河北到北京平谷打工。李胜在一家生产汽车配件的韩企做电焊技工,每月有五六千块的收入。

他虽然性格内向,不爱与人说笑,但在工作中很要强,能力受大家认可,公司举办运动会时还选他当主持人。能带着老婆孩子在北京站住脚,李胜远在老家的父母很为他自豪。

李胜一家在离公司两公里的村子里租了两间平房,与邻居们共用院子,房租每个月150元。悦悦学习成绩好,欣欣性格活泼,姐妹俩让整个小院充满了欢声笑语。

平静的生活在2017年初戛然而止。李胜所在的公司效益逐渐下滑,薪水也拿不到往常的一半。最终,在5月19日,李胜选择领取10万元补偿后与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

也正是这个时候,李胜得知他用积蓄在河北怀来买的一套房子不能按期交付了。失业后的李胜一边做饭洗衣料理家务,一边寻求着新的工作机会,一边每周去招聘会,他还在那段时间考下了电工证,但始终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后来好不容易进了一家工厂,还因为工作强度太大吃不消而主动离开。

在第三次从招聘会空手而归后,李胜去了丈母娘家。“我以后该怎么办!”王磊记得李胜当时“扑通”一声跪在了丈母娘面前。一家人赶快安慰开解,却没想到李胜的失业压力最终变成了抑郁症。

2017年8月22日的大雨下了一天一夜,李胜之前常年上夜班,失业后也经常失眠,这天他听着窗外的雨声,整夜无眠。眼看着24号幼儿园就要开学,全家只剩下他一个人无所事事,纷乱的思绪最终让李胜下了一个决心。

23日清晨,李胜悄悄出了门,在树林里拿出水果刀捅进了胸口。

再睁开眼的李胜已经在医院里了,王霞在一旁不住地喊着他的名字,眼睛哭到红肿。“她喊我,把我的心都叫碎了。”李胜不忍心看她哭,看到她失望。

自杀未遂的李胜被查出患有抑郁症,被要求住院治疗,但在辗转了多家医院后,李胜觉得自己四肢健全,用不着住院,就坚持出了院回家休养。

因为吃抑郁症的药使他“呆呆的、只想睡觉”,李胜瞒着妻子悄悄地停了药,人是“正常了”,但却整夜睡不着觉。

挣扎丨药物控制才能清醒 他无法面对现实

被关押在看守所里的李胜在药物的控制下,大多数时候是清醒的,但这种清醒使他更加无法面对自己做过的事。

12月初,为了便于取暖,李胜一家搬离了居住多年的平房,以每月1300元的价格在楼房小区租了一套两居室。

搬进新家给李胜带来了更多的焦虑。住楼房电动车不方便充电、电灯从一盏变成四盏耗电太大、洗澡不能用煤烧热水太费电……有一天暖水瓶爆了,李胜念叨了好久“不吉利、不吉利”。他还担心住楼房的安全问题,每天检查门锁是否锁好了,睡觉必须反锁门窗。

他最最看重的还是两个女儿。

大女儿悦悦有一头乌黑茂密的及腰长发,住在小院的时候每天早上她都在落地大镜子前梳头发,李胜就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镜子中的女儿。可搬家并没有一起把大镜子带来,小镜子照不全悦悦的长发,李胜也不再看悦悦梳头发了。

小女儿欣欣喜欢在小院里撒欢儿跑,还有很多很多玩具,搬到楼房的欣欣拘束多了。一天,欣欣站在塑料凳子上踮着脚望着窗外对李胜说,“爸爸你看外面那么多高房子!”

李胜口中应着,心却不住地下沉。一排排的高楼大厦,自己却没有能力拥有哪怕一间。

现实丨每每面对提讯 他都痛哭流涕

每次被提讯,李胜都痛哭流涕,不愿讲述杀害亲人的细节,却又在回忆女儿的时候露出细腻和温柔。

承办此案的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的检察官邬娟调查发现,即使他残忍杀害了妻子和两个女儿,但他身边所有的人都说他是个顾家的好男人,王霞的家人还在庭审中当庭表示谅解。

邬娟认为,抑郁症患者因为部分或全部丧失辨认和控制能力,极易导致犯罪行为发生。

国内相关研究表明:在经鉴定的杀人案件中,抑郁障碍杀人的案件占全部杀人案件的20.2%,且被告人具有明显人格缺陷,多数性格内向、敏感多疑,自尊心强,心胸狭窄。

此外,导致犯罪行为发生的诱因以家庭、婚恋矛盾居多;犯罪对象以亲属居多,且杀人后实施自杀者居多。

抑郁症患者常见的杀人类型包括愤怒激情发作的情况下杀人、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支配下杀人和杀害直系亲属的扩大性自杀。邬娟认为,李胜杀害妻女后再自杀的行为模式,就具有典型的扩大性自杀的特点。

专家丨对抑郁症的轻视 造成了莫大的悲剧

精神心理专家何日辉认为,在此案中,李胜本人和家人对抑郁症缺乏正确的认知。“器质性疾病是病,功能性疾病也是病。”患者本人和家属要尊重医生的意见并根据患者个人的情况进行规范性治疗,精神科医生在确诊抑郁症时也要对家属进行充分的告知和提醒。

此外,社会因素和心理因素也可能会成为压倒抑郁症患者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重度抑郁症可能会导致扩大性自杀,但患者和家属也不必过于恐慌。“多参与类似‘陪伴者计划’等社会组织,使患者本人和家属能与其他类似患者进行沟通,从心理上来说也是很大的支持。”何日辉说。

“很多抑郁症患者会有恐惧和绝望,”但何日辉认为,“抑郁症是可以治愈的,如果找到确切的原因来对症下药,走出抑郁症对其个人和家庭都会是一个巨大的财富。”

根据司法鉴定,李胜抑郁发作,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受精神症状影响,辨认和控制能力削弱,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根据刑法有关规定,李胜实施犯罪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2018年12月1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李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赵加琪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