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男子出国打工16年流落巴西街头 父亲欲万里寻子

原标题:出国打工16年男子流落巴西街头 父亲欲万里寻子:哪怕死也要见一面

来源:红星新闻

今年4月,一名中国男子在巴西圣保罗街头流浪乞讨的视频在网络上引发关注。在视频里,这名年轻的男子介绍说:“我叫万永福,是坐渔船过来的”,“在马路上睡了快一年了”,“有跟家里人联系,但不敢讲实话”、“像我现在这种情况讲过去,他们怎么能接受呀”。

近日,红星新闻探访万永福的老家,他的父亲万才亮告诉记者:“我儿还没有回来,目前下落不明。我想去巴西找他,哪怕死在那边也要见他一面。”可现实中又羁绊太多。 

他说:“如果可以把我儿子带回来,三万、五万我都认。我没有钱,举家去借、去贷款都认账。”

  “爸爸,我出了点事情,现在讲话不方便”

万永福家在沐川县的一个偏远山村,是家中独子。红星新闻记者赶到他家的时候,他的父母正在自家地里给猕猴桃搭架子。两亩多猕猴桃刚种下去一年多,今年产量有几百斤,卖了1000多元。

父亲万才亮清楚地记得,去年中秋节前一天的晚上,他突然收到儿子万永福从巴西发来的微信语音:“爸爸,我出了点事情,现在讲话不方便。”父子俩曾约定每个月都要微信通话一次,这一次联系比以往晚了近一个月,万才亮急忙询问儿子出了什么事。然而,他却再也没有等来儿子的回应。

又过了半个多月,有人添加万才亮为微信好友,验证内容是:“爸爸,加我。我是万永福。”添加好友后,万才亮又发过去一连串问题,而对方只回应了一句“我是好的”。此后,父子的直接联系就中断。

万永福在微信中说“出了点事情”后,母亲曾国琼终日以泪洗面,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操持家务,万才亮也被气得好几天没吃下饭。直到今年4月,有亲友给万才亮发来了那段万永福在巴西街头乞讨的视频,他才更直观地知道儿子的真实状态。

此前,万永福一直对家里人讲自己“在巴西有工作”,“过得还可以”,他还答应说“如果挣到了钱,2018年一定回老家结婚安家”。让万家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既然他在那边都活不下去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17岁出海打渔,不到半年就在异国走丢

万才亮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999年,初中毕业的万永福去了乐山市的一家技工学校读书。2002年,时年17岁的万永福毕业,当时县就业局正在招聘去国外打渔的人。同村有不少人都去过国外打渔,干满三年能带好几万块钱回来。

万永福想去报名,万才亮最初并没有同意。后来,看到同村不少人都报了名,加之儿子再三央求,万才亮终于同意让他出去闯一闯,并东拼西凑地借了4000多块钱作为报名费。

经过学习训练之后,万永福等人于2002年跟随国内一家渔业公司的远洋渔船到了南美洲捕鱼。出人意料的是,大概过了半年,这家渔业公司倒闭了。当初一起出国打渔的同乡相继回来,唯独没有万永福的身影。万才亮慌忙火急地跑到县就业局去打听情况,却被告知万永福在乌拉圭“走丢了”,“目前暂时没有他的消息”。

一年多以后,万才亮突然接到了儿子打来的越洋电话。万永福告诉父亲,当时他所在的渔船在乌拉圭靠岸休整,自己跟另外一名伙伴上岸游玩。结果,一不小心迷了路。当时他们也没有手机,无法跟船主联系,再加上语言又不通,等找回去的时候,发现渔船已经开走了。

由于护照、身份证都在船上,万永福和另外一名伙伴成了黑户。他们曾露宿街头,直到后来遇到了当地好心的华侨。华侨不仅给他们提供了工作机会,还教会了他们当地语言。而视频中提到的曾为万永福提供帮助的四川同乡会,记者与其联系后未得到答复。

至于万永福当时为什么不向中国使领馆申请求助,万才亮分析说:“一是他当时年轻,不懂事;二是可能觉得没有挣到钱就回来,很没有面子,对不起家里。”

  曾向家里寄了3万块钱 回国对父亲说“没挣到钱”

据万才亮回忆,万永福后来辗转到了巴西,一直在巴西给当地华人打工。他出国16年,先后向家里寄过三次钱,每次都寄回来1000多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兑换成人民币差不多有3万元。

万才亮介绍说,2011年万永福曾打电话回来,要万才亮去当地有关部门替他办理出身证明和无犯罪记录证,说是要用来办理护照和签证。万才亮开好相关证明以后,坐了3个多小时的汽车赶到市区,请人把材料翻译成了葡萄牙语给儿子寄了过去,前后大约花了1000多元。

2013年8月,万永福从巴西回到老家,这也是他17岁出国打渔以来唯一一次,并在老家待了一个月。据万永福向父亲简单的讲述,在巴西这些年,他先是帮当地华人干苦力,后来又去了中餐馆上班,从洗菜切菜的墩子做到了掌勺师傅。他还特意让万才亮去市里给他办了一个厨师资格证,还说将来有机会,自己想开一个馆子,“如果机遇好,一年挣个100万不成问题”。

但万永福回国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分钱。他说:“爸爸,这两年没有挣到钱。等以后挣了钱再给你们。”万才亮因此还宽慰儿子,嘱咐他在外照顾好自己,并多次劝他不要再出国打工,可万永福坚持要回去。临走的时候,他还向家人借了1万多元给巴西的朋友买礼物,并承诺一回到巴西就马上把钱寄过来。

据万才亮回忆,万永福此次回国,同行的还有自己的温州籍女老板,后者在巴西圣保罗经营一家餐馆。两人一起返回巴西前,这位老板还曾专门来乐山游玩,并与万才亮夫妇吃了顿饭。席间,这位老板悄悄对万才亮说:“你儿子肯吃苦,人不错,就是手有点散,喜欢结交朋友。我一个月给他5000美元,但他基本上存不下来。”

父子俩对未来各有打算。万永福希望在巴西挣到钱之后,把父母都接过去见见世面。而万才亮则只希望儿子挣了钱尽早回国,在当地说一门亲。万才亮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只要他结了婚,有了娃,我才不管他去哪里打工呢。”

当地知情人士:他实际拿最低工资 钱全部败光

据万才亮介绍,去年中秋万永福发微信说“出事”后,巴西圣保罗一位自称是当地江苏同乡会的张会长的人给他打过电话,向他核实过有关万永福身份信息的事。后来,万才亮通过微信,经常跟张会长沟通有关万永福的情况。

红星新闻记者根据万才亮提供的电话,与张会长取得了联系。据他介绍,去年巴西冬季的一天,他在自家停车场遇到了沿街乞讨的万永福。当时天非常冷,万永福一看见他,马上向他乞讨要钱。

张会长是当地江苏同乡会的会长,他看到万永福非常狼狈的样子很吃惊。了解到万永福的情况后,为了核实身份,他随即拨通了万永福提供的电话,将情况告诉了万才亮。

张会长向红星新闻介绍,当时他曾向万永福表示,如果想回家,可以发动华人协会帮忙,但万永福的回答是,自己来这边十多年了,钱也没有挣到,婚也没有结,“我这个样子哪有脸回家”?

后来,张会长打算给万永福50块钱(巴西雷亚尔),但万永福只要了5块钱,他怕晚上被当地的混混抢劫。张会长说,万永福的葡萄牙语很好,甚至比他这种来巴西十多年的人都好,但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实情告诉家里,“估计是怕他们担心”。

张会长听其他认识万永福的人讲,从巴拉圭过来之后,万永福最开始只是晚上在圣保罗的街道上拉车卖炒面。一段时间后,他就到当地华人开的快餐馆打工。后来的一个老板就是2013年跟他一起回国的温州女人。当时万永福欠了一屁股钱,回国的机票还是老板给的。那个老板也并没有给他开5000美元月薪的工资,实际上只有两三千巴西雷亚尔(兑换人民币约四五千元),在这边是最低工资。

张会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万永福回巴西两个多月之后,就被老板给开除了。具体什么原因不太清楚。他也没有在圣保罗自己开餐馆,实际上是在韩国街那边开了一个小杂货铺。他可能挣了点钱,但没有人管他之后,跟当地几个混混搞在了一起,钱全部败光了,还欠了很多钱。”

至于万永福现在的身份问题,张会长介绍,巴西是一个移民政策比较宽松的国家,曾经在1988年、1998年以及2008年举行了三次全国性的大赦。那些没有身份的外国非法居留者可以向巴西政府申请大赦临时身份证。长期在巴西居住达到一定年限后,有这个证的外国人还可以向巴西政府申请转为永久居留权证。万永福当时向张会长表示,自己获得了永久居留权证。张会长介绍,这并不意味着他获得了巴西国籍,他依然是中国国籍。有了永久居留权证,他在巴西即便没有护照影响也不大,回中国以后两年之内还可以不用签证再回巴西。

一个农民父亲的寻子之路,现实羁绊太多

这并不是万永福第一次与家人失联。万才亮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06年,也就是万永福出国打工第四年的时候,曾经与家人失联达5个多月。当时家里人也很着急,可后来他突然打来电话,称自己出了点事,已经解决,但从来没跟家里人提过出了什么事。

但这一次万才亮彻底慌了,因为张会长曾告诉他:“如果你们不尽快过来接他回去,他脑子迟早要出问题。像他这样流浪下去,说不定哪天死在街头都没有人知道。”

这个平时连县城都很少去的农民开始四处奔走,希望能把儿子带回来。一些亲戚朋友给他出主意,建议他跟中国驻巴西大使馆联系。据万才亮回忆,大使馆方面的答复是:“只要万永福向使领馆求助,我们就一定会帮他回国。”

万才亮曾请求张会长帮他把儿子送回来,但对方答复说,这事只有亲属才能办。万才亮当即在电话里要跟张会长拜把兄弟,认他做万永福的干爹。张会长则建议万才亮亲自到巴西一趟,同时承诺在同乡会为其发起捐款,解决在巴西的吃住和返程机票。

因此,万才亮曾一度打算亲自赴巴西寻找儿子。为此,他咨询过乐山的一家旅行社,不料对方先问他有没有出国记录和工资卡流水。万永福说:“我一个农民,哪来的工资卡流水,我也从来没有出过国。”万才亮对旅行社说出实情后,对方马上拒绝说:“像你这种出国去找儿子的,人家领事馆的电脑一查就查出来了。人家是不会给你发签证的,我们没法帮你。”

另一方面,万才亮80多岁父母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他去国外找儿子。他的老父亲对他说:“我只有你和你大哥两个儿。你大哥这个人脑壳不行,我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你。你去国外万一再出点事,我跟你妈的后事哪个来料理?”于是,万才亮逐渐放弃了出国寻子的念头。

上世纪90年代末,万才亮曾经在镇上跑过摩的,又在山里收过竹子来卖。后来,随着身体和经济条件的改变,他只能在家和妻子一起务农。他家里养了两三头猪和一些鸡鸭,再加上地里的蔬菜和树上的水果,全家一年的总收入不到1万元。

万才亮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我儿子不回来,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今后我们两口子怎么办?”说到这里,万才亮的眼眶有些红润了。他非常渴望有好心人能帮他把儿子找回来。

他说:“如果可以把我儿子带回来,三万、五万我都认。我没有钱,举家去借、去贷款都认账。”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