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社会

王凤雅家属公布善款花销 医生:去年已判为中晚期

来源:红星新闻

原标题:“用患癌幼女诈捐事件”家属公布善款花销,会诊医生: 去年11月已判断为中晚期

连日来,“河南太康县父母被指诈捐致使患癌女童死亡”事件继续发酵。红星新闻昨日刊发《用姐姐诈捐15万治弟弟的病?嫣然基金:弟弟的病是我们给钱》一文,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向记者证实,网传“父母挪用网友捐款为儿子治唇腭裂”说法,真实情况为,2017年4月,该院免费为该男童进行唇腭裂手术。

有舆论根据女童母亲朋友圈内容,质疑“女童雅雅去年11月确诊患癌后,其母去年12月带儿子前往北京治疗唇腭裂”。今日(5月25日)上午,雅雅爷爷对红星新闻记者称,其孙飞飞自去年4月完成手术后,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嘱咐家属每两个月回院复查一次,“12月那次,是第四次复查,复查也都是免费的。”

25日上午,太康县公安局宣传科科长张磊落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警方调查,确认女童家属通过水滴筹获取善款35689元,通过网友微信红包、火山小视频直播打赏获取善款2949元,共计38638元。

“(捐款)怎么花,就是在医院的开支、路上的路费和住宿、给孩子买一些生活用品、玩具之类的,花出一部分、没有花完。”张磊落介绍,没有花完的数额,家属说不准确,警方和当地村镇干部已多次和家属沟通,要求家属“一定要把花出去的数额说准确,一定要给社会一个交代,剩余的钱一定要退还。”

张磊落进一步说道,为女童看病具体花费金额,家属只有部分票据,提供不出每一笔开销的单据,“比如去一些小的诊所、药店,食宿交通费、孩子奶粉玩具,没有落实票据,具体金额不详,只有一些大的医院查到一些,目前可以通过票据认定的,大概有几千块钱。”

“这个事件构不成案件,警方其实没有太多发言权。”张磊落表示,(举报者)称“诈骗”、“虐待女童”,但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警方也没有了解到家属涉嫌犯罪的证据,因此未予立案。

雅雅爷爷称,自去年年底发现雅雅患癌以来,家属通过水滴筹发起两次有效网络募捐、接收爱心人士微信红包、在火山小视频直播赚取打赏三种方式,共获得善款38638元,共支出女童医药费用、生活费用、寻医差旅费用、丧葬费用37773元,剩余865元,“准备交由政府处理。”

此外,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医师陈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去年11月,医院的多位眼科专家对雅雅进行会诊,当时因为(雅雅)肿瘤都在眼球内了,判断当时雅雅的病情处于中晚期。

红星对话雅雅会诊医师

去年11月专家会诊,判断肿瘤是中晚期

陈悦,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医师。据雅雅家属出示的诊断证明书,2017年11月9日,雅雅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一门诊初步诊断为双侧眼球内母细胞瘤,处理意见为“住院进一步检查,必要时化疗”。

随后数天,该院对雅雅进行专家会诊。陈悦医师主持了该次会诊。5月25日下午,陈悦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以下为采访内容。

红星新闻:雅雅去年11月在郑大一附院的诊断情况是怎样的?

陈悦:女孩的首诊是我们医院一个主治大夫进行的,首诊就怀疑她是视网膜母细胞瘤,建议眼科专家会诊。我是在专家会诊那个地方见到她本人和她家属的。

我们几个专家,我主持这次专家会诊。大家讨论,视网膜母细胞瘤可能性非常大,建议她住院做化疗,或者是放疗,或者是进一步手术摘除瘤体,建议她做病理检查,以明确诊断,因为她这个眼已经没有功能了,(做病理检查的话)还可以明确了解她(病情)的分期,是不是向颅内转移了。当时已经告知了家属这些情况。

红星新闻:家属对专家会诊意见如何反应?

陈悦:后来家属就没来我这儿了。雅雅是我们门诊的病人,门诊病历比较简单,病历记录、发病情况等信息,都不是特别详细。

红星新闻:家属的说法是,听说要化疗后,询问医生,得知化疗也不一定能保住孩子的命,所以后来选择了保守治疗?

陈悦:我们当时是说了,要进一步检查,根据检查结果来确定化疗方案。从医生的角度,只是(跟家属)说你这个病需要赶快采取措施治疗了;也和家属说了,化疗也不确定能不能保命,谁都不能保证,只能是来医院住了、治疗了,才能一步一步地跟你说。但家属没有按照医生说的住院、检查,家属后来就没来做过检查。

红星新闻:对雅雅进行会诊后,您判断她的病情处于哪一个分期?如果当时采取化疗的话,治愈的希望有多大?

陈悦:这个就不好说,有些人对化疗药物敏感,她可能就会生存下来,也可能就不敏感,病变就进一步加重。她当时(瘤体)有往颅内转移的可能,她都没来进行进一步检查,我一直强调,要住院进行进一步检查。

当时因为(雅雅)肿瘤都在眼球内了,我们判断,当时处于中晚期了,只能这样说。明确的话,需要进一步住院才能进行分期判断,但确实不是初期。

红星对话雅雅爷爷

“有票据的、没票据的,一共花了37337元”

红星新闻:雅雅自去年生病以来,具体的筹款过程怎么进行?

雅雅爷爷:家属去年11月在水滴筹发起筹款,筹到了12373元,今年3月发起第二次筹款,金额23316元。剩余的金额来自于微信红包、火山小视频网友打赏。全部加起来是38638元。

红星新闻:从发现雅雅生病后,到雅雅今年5月去世,一共花了多少钱,怎么花的?

雅雅爷爷:票据我们已经提供给公安机关了;有票据的、没票据的,一共花了37337元,没有票据那些是家人凭回忆整理的。

在我们村诊所,花了1910元;太康县人民医院,给孩子买药2000多元;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期间买眼药等药费,840多元;在太康县人民医院、张集镇卫生院、郑大一附院多次拍片子,费用共计3000多元;多次来往家、张集镇、太康县、郑州用的救护车费用,花了1400多元;

在镇上、太康、郑州、北京之间往返费用,到郑州就去了四五趟,到太康无数次,哪一趟不需要车费?总共花了5000多元,其中,今年4月去北京的路费,是由志愿者出的,回来的费用我们自己出;

4月孩子从北京回来之后,一直高烧不退,眼球爆裂、大量出血,我们给她买退烧贴、棉签、棉球之类的,我儿媳妇每天给她擦血,这一部分,花了800多元,没有报医保;

在张集镇卫生院,每天至少两个家属陪护孩子,全程护理,还有一些亲戚朋友来看望,我们日常的吃、喝、住,48天,花了3500多元;

孩子从检查出病以后,我们在镇上给她买最好的奶粉,为了尽我们的义务,给她买最好的、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买玩具,从去年11月到今年5月,光奶粉钱花了1万1千多块钱,衣服、零食之类的,总计3500多元;

以上这些涉及医院的费用,都是不能报销的部分。再讲一下可以报销的部分,在张集镇卫生院住院,从4月12日到5月5日孩子去世,一共48天,住院等费用可以报新农合医保,一共两笔,4月份,相关费用2643.5元,报销了2066元;五月份相关费用5320.2元,报销了4467元,经医保报销后,家属出了1500元医疗费用;

孩子5月4日死亡当天,给她买了衣服、被褥、蚊帐、玩具,给孩子陪葬,花了1200多元。

红星新闻:网上说雅雅母亲在去年12月,带雅雅弟弟飞飞去北京医院治疗唇腭裂,是怎么一回事?

雅雅爷爷:飞飞去年4月去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做唇腭裂手术,5月出院,检查、手术都是免费的。当时医生嘱咐,每两个月要回去做一次复查。网上说的“12月回北京医院治疗”,实际上是第四次复查。这个给嫣然医院打个电话,一问就清楚了。

本来飞飞今年4月份还应该有最后一次复查的,但因为网上炒作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没敢去。

“筹到钱的时候,孩子病情恶化到没法治了”

红星新闻:去年11月9日雅雅被确诊为视网膜母细胞瘤之后,为什么家属会选择保守治疗的方法?

雅雅爷爷:我们在太康县人民医院确诊后,当地医院没办法治疗。我们第二天就转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去了,我们见了一个眼科医师,看了我们的片子之后,医生告诉我们,这孩子的病,是先天性的,目前不能做手术。

大概一周之后,我们又带孩子到郑大一附院,进行了一次专家会诊。会诊的意见是,孩子太小,不能做手术,建议家属做化疗。我们问医生,化疗会怎样,能不能保证孩子活下来。医生跟我们说,化疗也不一定能保证。

并且,如果进行化疗,首先就要交2万元的押金,化疗一次1万多块钱。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作为一个贫困家庭,拿不出这笔化疗费、住院费。我们周围亲朋好友,也只凑了一万多元。我们没办法,专家说可以做保守治疗。

我们问专家,保守治疗是什么?专家说,就是“哪紧顾哪”,她要疼,你就给她打止疼的,她不想吃,你就给她开胃的。也就是让孩子少受点罪,让孩子痛痛快快地结束这一生。

红星新闻:最开始家属有想过给孩子化疗的,但是因为当时没有钱就算了?

雅雅爷爷:医生建议我们化疗。我们问医生,化疗的效果会怎样?得到的回复是,谁也不能保证这孩子能继续过一年。当时又必须交2万元押金,一个月化疗一次,我们没有这个钱。

这些因素加起来之后,我们决定采取保守治疗的方法。

红星新闻:之后家属通过网络筹款筹到了3万多元,钱多了一点了。有没有重新考虑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治疗方案?

雅雅爷爷:我们想,都是这么想的。三月份筹到钱以后,我们立马到太康县人民医院做了一次复查,之前通过火山小视频,已经联系到了上海、北京的很多医院、专家,我们联系了,把孩子的片子、图片传过去,医生说,病情已经很严重了,颅内有脑积水、脑梗塞,眼珠已经爆出来了,已经恶化到不能再治的情况下了。

我们只能继续采取保守治疗。这个时候,有爱心人士和志愿者介入了,上我们家来了,要走了我们孩子的病历之类的材料,让我们带孩子去北京、上海的大医院治疗。

孩子还有救的时候,他们为啥不来?

雅雅父亲有心智障碍,总共生了5个孩子

红星新闻:4月从北京儿童医院回来之后,雅雅就一直在镇卫生院治疗?

雅雅爷爷:回来之后,孩子就一直高烧不退,已经没法治了。我们之前咨询了专家,没有什么希望。

红星新闻:孩子已经去世了,剩余的网络捐款,准备怎么处理?

雅雅爷爷:我们之前就已经和乡镇干部、公安机关说过了,等孩子的丧事办完,等儿媳妇的精神状态好一点之后,她目前精神状态不太好,到时候我们会通过儿媳妇,向政府详细地汇报具体的收支情况,把剩下的钱一分不少地交给政府处理。

红星新闻:你们家庭的经济情况如何?

雅雅爷爷:我儿子五个孩子,四个女孩,最小的是男孩,最大的女孩已经10岁,读小学四年级了,雅雅是老四。

我儿子有心智障碍,干不了什么活,只能在建筑工地上由别人带着,打一些小工,有活的时候一天挣个七八十元;儿媳妇在家种了三亩地,照看几个小孩。一年下来大概能挣万把块钱吧。

我和儿子已经分家了,但为了让儿子能够维持家庭,几乎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他们身上了。

今年的三月份或者四月份,政府给我儿子家里办了贫困户。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