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评论

新京报:期待西湖大学为办学模式改革探出一条新路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西湖大学作为一所新型研究型大学,如何对中国高等教育做出增量改革贡献,探索新的办学模式,才更有新意与价值。

文 | 熊丙奇

4月1日,以西湖高等研究院为前身的西湖大学获教育部批准设立。这标志着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型高等学校——西湖大学进入全面建设发展的阶段。

西湖大学的“新”不在“小而精”,而在于办学模式改革

作为非营利性的高等学府,西湖大学由浙江省统筹管理和指导,将聚焦基础性、前沿科学技术研究,坚持发展有特色学科,注重学科深度交叉融合,着力培育拔尖创新人才。

去年年底,施一公在杭州的公开演讲中放出“豪言”:到2019年年底,西湖大学师资规模将超过拥有2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洛克菲勒大学,教师科研水平很可能成为中国之最;5年后,教师科研水平比肩东京大学、清华、北大等知名学府,成为亚洲一流;15年后,在各项指标上和加州理工大学媲美,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好的大学之一。显然,获批设立,是实现这些目标的第一步。

作为一所新型研究型大学,“新”在哪儿是社会普遍关心的问题。笔者看来,不论是办成小而精的研究型大学,还是要成为清华第二,还都不是办最大新意所在。如何以西湖大学为突破口,对中国高等教育做出增量改革贡献,探索新的办学模式,才更有价值。

对于西湖大学,舆论时常拿其与南方科技大学对比。

对于南方科技大学的办学,舆论意见不一,一种意见认为,作为一所政府投资举办的公办学校,南方科技大学要突破传统体制局限进行“去行政化”改革,走出一条全新的办学路,是不现实的,而融入体制才是现实选择。

而另一种意见,则把南科大“高开低走”的改革归为探索的“失败”。虽然学校校长陈十一也说,“我们学习北大、清华,但是,学习这些大学,并不表明我们要成为第二个北大,第二个清华,我们希望成为南方科技大学,有它自己的特点、优点。”但舆论大多认为,南科大至多给广东、深圳新增一所高水平大学,但是对于高等教育改革的价值有限。

由于西湖大学是民办大学,因此,相比公办的南方科大来说,在探索新的办学模式上,会有一定优势,这也是部分舆论看好西湖大学的原因。但是,鉴于我国已有的民办大学,虽然由社会资金举办,学校没有行政级别,但很多学校也缺乏现代治理,没有充分办学自主权,也有舆论担心西湖大学和南方科大的发展轨迹会差不多,最终还是会成为和国内现有大学办学体制差不多的学校。

西湖大学不应是学术成果“搬运工”,而应该是现代大学制度开拓者

建设西湖大学,肯定追求的不是新增一所大学。目前,我国各地都重视高等教育投入,致力于打造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在建设一流大学、一流学科过程中,各地高校出现到其他高校挖人才的做法。这种挖人才做法,对于高校自身建设和人才发展无疑有一定意义,但是,从国家全局看,“搬运工”式的发展对高等教育并无增量——一个人才在清华做出的成果,和在浙大做出的成果,对国家来说相差无几,只有做出更好的成果才有意义。

这就需要西湖大学以新的办学体制给出答案。笔者认为,中国高等教育的改革,核心仍旧是南科大筹建时就提出的“去行政化”,建立现代大学制度。西湖大学虽为民办,也同样需进行去行政化、去功利化的改革,这需要政府部门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给大学更大办学自主权,同时,大学要建立现代治理结构,推进学术自治、教授治校。

西湖大学提出,将按照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努力构建完善的治理体系。学校设立董事会,校董会作为最高决策机构,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校长执行董事会决定,负责学校日常管理。同时设立监事会、顾问委员会、校务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和学位委员会等,按照章程和相关规定开展活动,形成董事会和校长依法行使职权、教师治学、民主管理、社会参与的大学治理体系。

能否切实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将是西湖大学办学的最大看点。这也是社会对这所新大学的期待。

熊丙奇(学者)

点击进入专题:
西湖大学正式获批成立 这所院校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