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国际油价失守90美元关口!还会持续大跌?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听新闻

随着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日益加剧,布伦特原油、WTI原油已经双双跌回俄乌冲突前的水平,美国WTI原油更是已经失守90美元关口。

美东时间8月4日,美国原油期货结算价下跌2.34%,报88.54美元/桶,创下2月2日以来最低收盘水平。布伦特原油期货结算价下跌2.75%,报94.12美元/桶,创下2月18日以来最低收盘水平。

对比来看,在俄乌冲突暴发前一天,2月23日布伦特原油收于96.84美元/桶,WTI原油收于92.10美元/桶。

对于国际原油价格跌回俄乌冲突前的原因,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已经基本消化俄乌冲突造成的石油供给影响,再叠加全球性的高通胀,以美联储为代表的欧美央行希望通过加息来控制通胀,诱发市场对世界经济衰退的担忧。其次,美元在升值,对以美元计量的国际原油价格也有明显的抑制作用,2022年2月24日至8月4日,美元指数上升了近10%。第三,随着煤炭、天然气价格的持续高涨,连创历史新高,对国际原油价格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煤炭和天然气发电更加侧重于基本需求,相对更加刚性,在民众收入相对稳定的情况下,保基本需求的支出大幅上升,必然对非基本需求的支出产生挤压。

资金面因素也影响了油价。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最近油价大跌其实既有经济基本面的影响,也有金融投机资本回撤的影响。其中,金融投机因素的存在放大了原油价格的波动,而经济基本面的变化成为市场情绪变化的重要驱动因素。

对于未来,王有鑫预测,随着流动性退潮和金融投资资本回撤,原油走势将更多由经济基本面决定,未来波幅可能将收窄,下半年油价走势将与经济走势密切相关,如果欧美等经济体增长持续回落,货币政策进一步收紧,原油需求将进一步减少,油价依然存在回落可能。

另一方面,虽然衰退担忧打击了能源需求,但供应端的紧张态势仍有望给油价提供支撑,国际油价仍远高于过去多年来的低位。

国际油价跌回俄乌冲突前

今年3月,俄乌冲突一度助推布伦特原油和WTI原油双双突破每桶130美元的高位,均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

但随着欧美央行持续大力加息抗通胀,经济衰退风险也在日益升温,国际油价已跌回俄乌冲突前的水平。例如,英国央行8月4日坦言,预计英国经济将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进入衰退,经济衰退将持续五个季度,为金融危机以来持续最长的衰退期,预计GDP将总共萎缩约2.1%。

此外,美国经济已经连续两个季度萎缩,进入“技术性衰退”。展望三季度,业内人士眼下也已对美国经济前景充满担忧。

美国银行美国首席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预计,三季度美国GDP将再度下降0.5%,然后保持萎缩势头直到2023年初。Gapen指出,随着通胀提高了食品、能源等必需品的成本,消费者感受到实际收入的冲击,这将进一步打击消费信心。

王有鑫对记者分析称,近期油价大幅下跌主要反映了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和流动性紧缩现实。一方面,虽然供给端仍然存在瓶颈,但需求端增速回落逐渐推动原油供需回归平衡。根据国际能源署7月最新预测,预计今年全球石油日需求将增加170万桶,较6月预测下降10万桶,欧美等经济体经济增速下行对需求的影响逐渐显现。从供给端看,欧佩克+同意9月份每天增加10万桶原油产量,预计到年底原油产量将增长180万桶/日,原油供需失衡情况或将逐渐得到缓解,推动原油价格回落。此外,俄乌冲突后原油价格一度快速上行,这部分是缘于投机资本的推动,而随着全球流动性的收紧和原油供需的改善,投机资金逐渐回撤,原油价格逐渐回归基本面主导。

整体而言,最近几个月石油市场极端吃紧的局面也有所缓解。近月合约溢价下降,到目前为止没有太多迹象显示国际制裁对俄罗斯原油出口造成实质性打击。

基本面不支持油价持续大跌

尽管近期油价有所回落,但更多反映的是对未来经济衰退的担忧,其实全球市场仍供应紧张,油市基本面依旧良好,不太可能持续大跌。

例如,沙特阿美将9月运往亚洲炼油厂的阿拉伯轻质原油的价格较8月份上涨了50美分,使得整体价格较阿曼-迪拜基准原油高出9.8美元/桶,创下有史以来的最高溢价。

由于沙特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大部分原油销往亚洲,沙特阿美的月度定价决策也被视为石油市场的风向标。

高盛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师Jeff Currie认为,尽管需求增长放缓,但由于多年投资不足,供应仍然严重受限,市场需求仍高于供应,目前保持着100万桶/日的供需赤字。关于经济放缓的影响,深度衰退的明显特点是期货升水,目前尚没有看到这一点,原油期货价格仍低于现货价格。

尽管需求逐渐减弱,但供给不足仍是支撑油价的关键力量。当地时间8月3日,欧佩克+同意9月份日产量增加10万桶,创下史上最小增产幅度,这一结果远低于此前市场普遍预计的30万桶/天-40万桶/天,欧佩克+实际产量更是远低于目标产量。

而这背后的原因是,欧佩克各成员国的闲置产能普遍已经很低,由于多年来对新产能投资不足,大多数成员国已经在增产问题上有心无力。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中东的闲置产能已降至“极微”的水平,约为每天200万桶,仅占全球需求的2%。

美国银行认为,即使欧佩克+实现了最新的增产目标,也可能不足以平息高油价,因为欧美拟议中的对俄油设定价格上限,恐怕会招致俄罗斯的反击:减产减供。“尽管人们开始担心衰退并推低油价,但燃料替代效应和对俄罗斯制裁可能会给油价带来上行风险。欧盟/美国对俄罗斯油价设定上限,可能引发俄罗斯减产,将布伦特原油价格推升至每桶130美元以上。”

总体而言,尽管近期油价下跌,但鉴于供应问题仍未解决,分析师普遍认为油市基本面良好,未来下跌空间有限。

朱润民展望道,如果不出现严重的经济衰退,油市供需状况相对偏紧的概率更大。如果世界经济出现严重的衰退,需求大幅滑坡,供需状况将会相对宽松,但不管怎么样,未来不会出现需要欧佩克+每天减产上千万桶原油的情况,甚至不会出现需要削减产量的情况。

即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国际油价也很难回到过去的低位。朱润民预计,国际原油价格回落的空间、低位运行的时间预计非常有限。不能排除WTI原油进一步回落到80美元/桶、甚至70美元/桶之下,但60美元/桶应该是一个非常低且不可持续的水平,几乎不可能重新回到2020年低于40美元/桶的水平。

华尔街投行也对油价持相对积极的态度。摩根士丹利指出,一方面原油市场供应依旧紧张,另一方面高油价开始破坏需求,加上加息和衰退等因素,供需将逐步趋于平衡,油价将开始回落。之后随着经济从衰退中复苏,油价将再度回升。摩根士丹利将今年三季度的油价预测值下调20美元至110美元/桶,2023年一季度油价下调至最低点95美元/桶,随后在明年下半年再度回升至110美元/桶。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