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麻辣烫、豆瓣酱、宫保鸡丁……默克尔访华路,真香!

新浪新闻综合

关注
听新闻

原标题:麻辣烫、豆瓣酱、宫保鸡丁……默克尔访华路,真香!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在视频会晤中,习近平对默克尔说:“中国人重情重义,我们不会忘记老朋友,中国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作者:冯群星

听到四川麻辣烫,德国总理默克尔连连点头。

这一幕发生在昨天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默克尔举行的视频会晤中。

这是一次特殊的会晤。已担任德国总理16年的默克尔,不久后将卸任。她原计划再度访华,但由于疫情,两位领导人最终以视频会晤的方式再度会面。

会晤中,习近平回忆起两人结识后的点滴:

“2009年访问德国期间同你结识以来,我们在双边关系,重大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治国理政经验这些方面都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也共同推动了双边关系向前发展,也推动了中德合作应对全球挑战。

你对于中德关系、中德合作,对中国的一些情况的了解是比较深刻的,而且我能感觉到你对中国的兴趣,总是选择不同的地方去走一走,包括对四川的麻辣烫也感兴趣。

明年是中德建交50周年,我们真希望这些还可以延续下去。”

1972年是中德建交之年。自中德建交以来,德国历届总理均秉持着对华友好态度,默克尔与中国的关系尤为特殊——她在任内12次访华,被视为最了解中国的西方领导人之一。

“‘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这句话,既是对我们多年深入交往的很好诠释,也是过去16年来中德关系保持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经验。”习近平在昨天的会晤中对默克尔如是说。

在任时访华次数最多的

西方领导人

“这里离三峡大坝有多远?”

“长江的流向是怎样的?”

2019年9月7日,一列特殊的车队停在了武汉长江大桥。德国总理默克尔走出车厢,在桥边凭栏远眺。望着波光粼粼的江面和黄鹤楼等武汉三镇的美景,她饶有兴趣地发出上述询问。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姜锋曾于2008年至2014年担任中国驻德大使馆公使衔参赞,恰好经历过默克尔的执政时期。在他看来,这些深入、细致的问题带有典型的默克尔风格。“她了解中国的愿望很强烈,而且会聚焦于细节。这在西方领导人中非常罕见。”

同样罕见的是默克尔的访华次数:担任德国总理16年来,她12次到中国,是在任时访华次数最多的西方领导人。今年4月第六轮中德政府磋商启动时,视频参会的默克尔还对疫情时期无法来华表示遗憾。

和大多数政府首脑访华时主要前往北京、上海等城市不同,默克尔每次来中国,都会在首都北京之外再走访一座城市。

2019年总理任内的最后一次访华,她选择了武汉。此前,她则到访过上海、南京、西安、广州、天津、成都、合肥、沈阳、杭州和深圳。

默克尔访问的城市,往往是德国投资的重点和德企的聚集区。2006年5月首访中国,默克尔在上海乘坐了磁悬浮列车,这一项目正是得益于中德技术合作。2012年8月她到天津出席空客飞机下线仪式时,德国已是欧洲在津投资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 

此外,默克尔对加强德中人文交流同样充满兴趣。

2014年,她访问成都,跟川菜大厨学做宫保鸡丁,逛了菜市场;

2015年,她在中德共建的安徽合肥学院品尝学生酿制的黑啤,还在市郊的乡镇小学教孩子们做算术题;

2018年,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默克尔又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并在看到一面智能镜子时开怀大笑。

近年来,许多媒体开始用“老友记”来形容默克尔的中国行。

但事实上,默克尔以务实、迅速的“旋风式访问”著称。据媒体报道,默克尔与外国首脑的会谈时间一般不会超过3小时。正是因为这样,她在历次中国行中看似悠哉的“逛街”“散步”,尤其显得特别。

“她希望全方位地了解中国。”姜锋告诉《环球人物》记者,从默克尔去西安、成都这样的城市可以看出,她非常努力地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和生活方式。她在深圳参观了当地的初创企业,体现出德国对中国科技创新的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访华时,默克尔还走进了中国共产党培训干部的学校和中国特色新型高端智库——中共中央党校。当时,被问及如何看待一些德国人认为“中国就像以前的东德”,默克尔回答说:“我以前在东德生活过,可以肯定地说,现在的中国绝不是当时东德的样子。中国现在走的这条道路,是让人振奋的道路,值得世界关注的道路。” 

也是在这一年访华期间,默克尔在西安度过了她的56岁生日。按照中国的十二生肖,默克尔属马,陕西省外事办特别为她准备了一尊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仿制纪念品——它的原品制作于唐代,是陕西历史博物馆从不出境展览的两件国宝级文物之一。

2012年访华时,默克尔的首场正式活动则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演讲。“她特别注意考察中国治国理政的经验,与习主席等国家领导人有深入、高频的交流。”姜锋分析道。

“她努力了解中国与西方的不同”

旅居德国进行研究时,中国人民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孟虹曾有机会近距离接触默克尔。在她的印象中,彼时还在担任联邦议院联盟党党团主席的默克尔内向、严肃,可以说是不善言辞。

孟虹注意到,在成为总理后的16年中,默克尔变得越来越稳健成熟。她不再是以前德国政界所戏称的“科尔的小姑娘”,而是一位既能在德国内部倾听民众声音、协调多方利益,又能在国际舞台上纵横捭阖的大国领导人。

这16年也是德国的国际角色和地位发生重大变化的16年。孟虹对《环球人物》记者分析,二战结束后,德国一直保持“克制外交”,在全球治理方面的影响力较弱。但在默克尔执政后期,德国积极参与主导欧盟和国际事务,逐渐成为全球治理中的重要力量。

在此期间,中国也经历了经济快速发展、综合实力不断增强、全球影响力进一步上升等变化。因此,中德之间的交往与合作,不仅一直延续着中国与欧盟国家之间、发展中大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基本逻辑,也包含了地区和全球治理的多维联动。

德国之于欧洲,一直相当于“稳定锚”。良好的中德关系,成为中欧关系乃至亚欧关系的重要支点——比如,数年前中国面临光伏产业危机时,德国的表现让很多人记忆犹新。

2011年之后,欧盟与美国相继发起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反倾销调查,当时,欧盟市场占据中国光伏出口市场的60%。

默克尔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阻止欧盟对中国征收永久关税。在中方与默克尔的共同努力下,中欧双方达成价格承诺协议,一场被称为中欧贸易史上涉及金额最大的摩擦就此落幕。

从2014年到2019年,习近平主席和默克尔平均每年都至少见面一次。在经济、政治、环境、安全、文化等诸多领域,中德合作都不断深化。

2005年,中国仅是德国的第四大进口国及第十一大出口国;2020年,中国已成为德国第二大出口国及第一大进口国,并连续第五年蝉联德国最重要贸易伙伴。即便有着新冠肺炎疫情这一不利因素的影响,中德贸易额依旧逆势上扬。

如果说经贸合作更多地是从务实角度出发,那么中德关系在政治、文化等领域的全方位发展,则更具突破性。

孟虹提到2010年的标志性事件:中德宣布“全面推进战略伙伴关系”,并建立常态化的政府磋商机制。“这种沟通和对话机制不仅在德国对华历史上没有先例,在中国与欧盟及其他成员国间也是独一无二的。”

2014年3月,习近平主席对德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后,中德确立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从“全面”到“全方位”,字面上看似乎变化不大,战略合作的联动性、可持续性与可操作性却更加凸显,反映了德国在中国外交新战略规划中的独特地位。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习近平主席和默克尔保持高频次的电话和视频沟通。中德守望相助携手抗疫,最早一批获世卫组织批准紧急使用的新冠病毒疫苗BNT162b2,就是中德医药企业共同合作的成果。

“她是一个能把眼光放在德国和欧洲以外的领导人。中国和西方有分歧发生时,她不急于作出评价,而是努力了解中国与西方在制度和做法上的不同,而后努力与中国一起去解决问题,包括气候变化等具有全球意义的问题,在合作中实现德国和欧洲的利益,努力推进各国合作。”姜锋对《环球人物》记者说。

“后默克尔时代”的中德关系

两国关系的变迁,不仅与双方自身实力消长有关,也受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影响。默克尔总理生涯最后一个任期内的对华交往,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展开。

从德国的外部环境来看,2018年,中美发生贸易摩擦并持续至今,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2019年,欧洲议会表决通过《新欧中战略报告》,认为中国是欧盟的合作和谈判伙伴,但也提出中国是“经济竞争者和制度性对手”。

在德国内部,难民危机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经济活力显示出减弱迹象。随着中国科技创新的发展,中德经济的“互补性”有所变化。

在这样的背景下,默克尔在制定对华政策时,就要兼顾多种利益的平衡。孟虹说,总体而言,中德关系仍在保持顺利发展。默克尔以微妙的处理艺术,积极致力于推动德国和欧洲对华务实合作和友好交往。例如在2020年12月,德国作为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的任期已至尾声,但默克尔仍一直努力并成功推进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谈判进程。

今年6月举行的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也备受中德研究者瞩目。在这次会议上,七国领导人几乎花了一半的时间讨论中国,一些领导人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但默克尔表态说,在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等议题上,“如果撇开中国,我们将永远无法找到解决方案”。

在10月13日的视频会晤中,习主席指出,双方应该从更广阔维度看待中欧关系,客观全面地相互认知,理性平和、建设性地处理差异分歧。希望欧方坚持独立自主,真正维护欧盟自身利益和国际社会团结,共同致力于解决和平与发展的世纪难题。默克尔则重申,我一贯主张,欧盟应独立自主地发展同中国的关系。

在即将到来的“后默克尔时代”,中德关系将走向何方?

姜锋认为,中德两国在经济等领域的务实合作不会改变。但德国新总理能否像默克尔一样全方位地了解中国且具有长远的战略眼光,还是个挑战。

孟虹对《环球人物》记者分析,鉴于当前德国内部存在诸多问题,新总理上台后可能先集中精力处理内政。但不管哪个党派胜选,德国的发展都需要和中国保持合作,相信新总理对中国的重视程度不会降低。“默克尔已经身体力行地证明,通过主动的、有效的沟通和交流,西方大国和中国能够求同存异、相互尊重、紧密合作,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大势。”

明年,中德将迎来建交50周年。中德关系又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

在视频会晤中,习近平对默克尔说:“中国人重情重义,我们不会忘记老朋友,中国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欢迎你卸任后也多来中国走一走看一看,还可以去你希望去的任何地方,我们有机会再能够面对面的交流。”

人们相信,在“后默克尔时代”,只要保持正确方向,共同努力,中德关系一定能乘风破浪、行稳致远。

正如习近平主席总结出的鲜明经验——中德本着互利合作精神,发挥两国经济互补性,实现了共赢。这证明,国与国之间完全可以避免零和博弈,实现互利共赢,这是中德关系应该牢牢把握的主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