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中国步入单身时代?离婚人口占比连涨8年,“虚恋”等单身经济火爆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原标题:中国步入单身时代?离婚人口占比连涨8年,“虚恋”等单身经济火爆

这个春节,很多人“过了个寂寞”。

在“就地过年”的号召下,根据一家外卖平台公布的数据,春节期间(除夕到初二),全国外卖订单量同比增长81%,一人食单量比去年增长68%。

面对这一数据,有人感慨,如果不能回老家,很多人“宁可一个人过”,中国已经进入单身时代。事实确实如此吗?

根据民政部的数据,近几年,我国的结婚率连年下跌,离婚率逐年上升。在2013年达到最高的9.9‰之后,我国结婚率连续6连下跌,2019年已经达到6.6‰,下跌幅度达到33%。

离婚率的提升,使离婚人口占15岁以上总人口的比重快速提升。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1年离婚人口占15岁以上人口比重为1.350%,这一数据到2019年提升到2.259%,已经连涨8年。

“单身是一个相对复杂的社会问题,而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整个社会的大趋势,不仅仅是中国,全世界都有。在一定程度上,单身和城镇化、工业化以及全球化相关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后发现,随着“单身时代”的来临,很多人倾向于更快捷的获取情感支持,“虚拟恋人”等行业发展迅速。

结婚率连续下跌

中国统计年鉴显示,2005年,我国离婚人口占15岁以上总人口比例为0.993%,随后14年,这一数据仅在2011年出现小幅下降(原因可能是201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更为全面,而抽查中有一定误差)。2019年,我国离婚人口占15岁以上总人口比例达到了2.259%,这一数据较2005年涨幅达到127%。

另有数据显示,从2016年以来,我国一人户占比持续提升,从2015年占比13.15%,连续上涨4年,2019年已经占比18.45%。

根据民政部公报,自2014年以来,我国结婚率逐年下降。2019年,全年依法办理结婚登记927.3万对,比上年下降8.5%;结婚率为6.6‰,比上年降低0.7个千分点。此外,当年依法办理离婚手续470.1万对,比上年增长5.4%,离婚率为3.4‰,比上年增长0.2个千分点。

广东省婚姻家庭建设协会秘书长、红树林心理咨询中心高级督导级别心理咨询师叶英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离婚率上升的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原因是很多人目前的自我个性在加强,很容易冲动“闪婚”,也会容易冲动“闪离”。与此同时,“政策性离婚”的数量也占很大一部分,从民政部的数据可以看出,一些人这段时间离婚,之后一段时间马上来复婚。

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从事离婚案件已达13年的离婚法律专家李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她接手的案件来看,已经碰到4对假离婚的夫妻,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前来寻求律师帮助。

“现在离婚率在不断上升,从我接触的案子来看,首先是时代在改变,大家的节奏都变得很快,从环境来说,也从熟人社会过渡到一个陌生人的社会,所有的矛盾,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的矛盾,都要跑到家里的小小天地来解决。”李丹说。

李丹认为,很多人没有树立很好的婚姻价值观,之前的婚姻是为了传宗接代,现在很多是为了利益,所以也可以为了利益假离婚,而不顾背后的风险。

叶英扬指出,和离婚相反,结婚的比例在下降,在这背后,一方面与步入结婚年龄的年轻人数在减少有关,也和女性越来越独立、自强有关。“单身以前是觉得很糟糕的一件事,但是现在很多人都接受了,特别是一些主动提出离婚的女性,她们一方面接受再婚的可能性,一方面也接受独自生活,觉得挺自由的。”

董玉整表示,数据显示,城镇的单身人口比例高于农村,这是和不同人群的生活压力、生活态度,以及对生命和情感的理解相关联。

董玉整认为,“在城市里,整个社会的运作频率加快了,比如技术的更新主要是在城市里,现在技术更新的速度很快,就必然要求使用技术的人们的知识迭代也要加快。运作频率加快就意味着社会存在不稳定和不确定性,大家的选择更加多样更加自由。”

数据显示,在单身人口中,男性人口的比重更大,因此单身时代的来临也受到人口结构的部分影响。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通过对全国人口抽样调查(抽样比为0.780‰),2019年未婚男性为98992人,未婚女性为64721人,两者的比例为1.53:1(以未婚女性的数量为1)。

“虚恋”等单身经济盛行

社会频率的加快,使情感联系的方式也在改变。

董玉整认为,无论是单身、同居或者是婚姻,都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单身时代的来临是综合因素影响下的选择结果。

“以前我们有个词叫做促膝谈心,现在哪有时间促膝谈心呢?需要的话打个电话就行了,或者直接网络联系。单身并不孤独,因为一个人通过实在的或虚拟的方式可以时刻与他人与外界保持联系。”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后了解到,很多单身男女,正选择使用更为便捷的情感获得方式。比如目前不少人选择“虚拟恋人”作为情感解压的方式,这也成为单身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

目前就读大学三年级的罗文姬(化名)21岁,单身,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在淘宝上点过7、8次虚拟恋人的单子。

“一开始是因为无聊,后来是遇到了一些生活上的问题,比如论文写不出来,打游戏老是输,想找个人说说话。有时候心情好,也会想找个人陪我玩。”她表示,虚拟恋人比较像她的朋友,现实中她的朋友太忙,也不好意思老是麻烦对方,因此选择找网络上的人来倾诉。

虚拟恋人的价格,也是她作为学生可以承受的。“一开始我会点半小时的单子,一般80元左右,也有包周的价格,800多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家在淘宝上经营虚拟恋人店铺的店主,有的店铺下拥有近百位“虚拟恋人”。

店长张婷(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虚拟恋人行业主要就是陪来访者聊天,哄睡叫早,给他们一种谈恋爱和陪伴的感觉,让他们没那么孤单。她们店铺的来访者年龄从18岁到40岁都有,年轻人占比更高一些。

“我们有差不多100个店员,会优先招有经验的‘虚拟恋人’,首先听声音,然后看他一些临场反应,比如说遇到一些比较特殊情况,来访者突然安静,或者情绪不佳,这个时候会怎么处理。”她说。

另一位虚拟恋人店铺店长容止(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虚拟恋人提供的服务很广,包括提供各种方向的咨询,情感、职场、生活问题都可以,所以重要的是看从业者的共情能力、智商和情商。

叶英扬认为,“虚拟恋人”与现实生活中的恋人并不一样,因为如果真正在一起,会面临很多真实的问题,矛盾和冲突也是真实关系的一部分,如果把“虚拟恋人”当真,有可能会慢慢脱离现实生活。“用‘虚拟恋人’作为情感的补充,使人们变得难以在真实关系中和别人相处,从某种意义上是逃避。”

李丹指出,任何一件事需要成功,都是要投入时间和精力,婚姻也是一样。现在很多人都是经济独立体,谁都可以离开谁,婚姻的粘合度在减弱,需要更多经营。“从我的经验来看,2020年的离婚率比之前更高。未来,离婚率有可能会继续上升,因为非常有个性的90后已经步入婚姻,并成为离婚的主力军。”

容止表示,他更想做的其实是类似树洞这种聊天,人们实际上需要更多的是一种情感倾诉,而不是一种虚拟的恋人扮演。因为社会节奏发展太快了,人们的社交方式尽管广泛但却孤独,尤其是资源集中在北上广深等地,压力会越来越大。

目前,虚拟恋人行业才起步不久,并没有成为一个大的单身经济的分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后了解到,一些刚刚从事虚拟恋人行业的从业者,每单收费仅20元,甚至有不少是公益的性质。但不少从业者认为,未来对虚拟恋人的需求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因为单身人群在增加。

“从事这一行,不要做那些违反道德规范的事情,在合理范围内能最大限度帮助别人也挺好的。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会一直做下去。”张婷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