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美物理学家为中国量子计算机写了首诗 中国科学家的翻译绝了!

上观

关注

原标题:美物理学家为中国量子计算机写了首诗,中国科学家的翻译绝了!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中国在科技领域取得许多成就,其中一个里程碑式的突破是中国量子计算原型机“九章”的问世。

12月4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陆朝阳等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构建了76个光子的量子计算原型机(a light-based prototype quantum computer which manipulated 76 photons to do calculations)。科学家们根据中国古代数学专著《九章算术》将计算机命名为“九章”。

根据目前最优的经典算法,“九章”处理高斯玻色取样的速度比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超级计算机“富岳”快一百万亿倍,等效地比谷歌2019年发布的53比特量子计算原型机“悬铃木”快一百亿倍。

It can perform an extremely esoteric calculation, called Gaussian boson sampling, in 200 seconds。 The same task would take the world‘s fastest classical supercomputer, Fugaku, around 600 million years。 It is about 10 billion times faster than the 53-qubit computer, Sycamore, developed by Google, which uses superconductive materials。

相关论文于12月4日在线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科学》杂志的网站上,最近该杂志又将此论文刊印出来。

为了向潘建伟团队表示祝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Peter Shor还专门写了一首诗,12月19日发布在他的推特账号上。

先说说这位Peter Shor是谁。

他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了基于量子计算机的质因数分解算法,即Shor算法,从理论上证明,在当前最快的计算机上需要上万年才能完成的计算任务,量子计算机瞬间即能完成。他被称为质因数分解算法的发明人,是量子计算奠基人之一。

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系主任Michel Goemans曾经如此评价Peter Shor:

Peter Shor‘s quantum algorithms, starting from his factoring algorithm — known as Shor’s algorithm — has revolutionized the field of quantum computing。 One could even say that the field would never have taken off without his deep and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it。

Peter Shor的量子算法从他的分解算法起步(即Shor算法),为量子计算领域带来了革命。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做出的深刻而重大的贡献,这一领域的研究就永远不会起步。

关于写这首诗的目的,Peter Shor本人是这样说的:

In celebration of Jian-Wei Pan‘s amazing quantum advantage experiment (which was in yesterday’s print edition ofScience,) here is another poem for quantum computing skeptics。

为了庆祝潘建伟等人令人惊叹的量子计算优越性实验(昨天《科学》杂志刊登了这篇文章),我写了一首诗,送给那些对量子计算持怀疑态度的人。

双语君很努力地翻译了一下,抛砖引玉:

Variation on a Theme of von Neumann

冯·诺伊曼主题变奏诗

(Theme: Anyone who considers arithmetical methods of

producing random digits is, of course, in a state of sin。)

(冯·诺伊曼主题:任何考虑用算术手段来产生随机数的人自然都是有原罪的。)

Is it notblasphemousof us to hope

That all of Nature, in her boundless scope,

Can be reduced to voltage on a chip?

大自然无边无界,

若希望一块小小芯片就可将她的万物归结,

这难道不是一种亵渎?

blasphemous /ˈblæsfəməs/ :亵渎神明的

If God‘s great handiwork does not have more computing power

Than do ourjury-rigged contraptions, how are

We to believe that it could be His finest workmanship?

若上帝的妙手算力

不及我们粗制滥造的装置,

我们又如何相信那是上帝之神工?

jury-rigged:权宜的,凑合的,临时准备的

contraption:古怪装置

这首诗大致可以这样理解:

在神奇的大自然面前,人类制造的小小芯片显得十分粗鄙。而量子计算进一步揭示了自然科学的神奇,让我们相信人类过去在计算能力方面的小小进步,终将被大自然的神奇伟力碾压。

对于这首诗,国内的科学家们也兴致盎然地做起了翻译,一展文学功底,一起来欣赏。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院王冠中教授是这样翻译的:

天地无垠,

有神居之。

万物有灵,

唯神作之。

芯片电位,

岂能拟之?

众稚且狂!

自然之玄,

唯神营之。

超算逆天,

器械难匹。

若非神机,

何由信之?

众妙之门。

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院陈向军教授是这样翻译的:

天地造化兮

唯神营之

方寸电位兮

岂可拟之

众生之妙兮

造物作之

器械不工兮

焉得神机

看到两位物理学家的翻译,双语君忍不住拍手称赞。

你会怎么翻译这首诗呢?

来源:中国日报双语新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