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曾光谈新冠疫情:现在只有中国有条件清零

最新肺炎报道>>   进入疫情地图>>

北京疫情防控>>   风险等级查询>>

原标题:曾光称现在只有中国有条件清零

来源:财经网微博

“今年秋冬季挑战很严峻,非常担心抗击新冠疫情取得的第一战胜利,可能由于流感而影响第二战成败。”7月12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病中心流行病学原首席科学家曾光在由《财经》杂志、《财经智库》联合主办的“财经前沿:如何防控秋冬疫情”论坛上表示。

曾光直言,从流感疫苗接种方面来看,中国接种率仅为2%,中国流感抗击是软肋,如果不重视,将影响新冠疫情发展。中国在公共卫生和百姓认识方面应该有所提高,特别对疫苗接种的认识问题。同时,流感与新冠传播途径相似,防控手段也应该相似,如果围堵新冠的做法延续到流感,也将会起作用。

在新冠疫情抗击方面,他强调,“清零是必须的!”,因为清零最有效率,比不清零付出的代价要低的多。

他将新冠病毒肺炎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即3月全国进入最后一例临床病例报告定义为“新常态”的开始,后续吉林市、北京市发生新冠疫情传播,也都属于新常态。而“新常态”将延续多长时间,曾光认为,这将由世界大环境决定。

值得关注的是,“新常态”带来很多新挑战。曾光称,不能为清零采取过分措施。从目前来看,面对疫情传播,处理得一次比一次好。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主持人:曾光老师对国际的情况也比较了解,您看在国际方面有没有要补充的?另外,您昨天提出了中国进入了新常态,您怎么看待这个新常态?与过去有什么不同和特点?

曾光:很高兴利用这个场合和各位专家进行交流,和网友朋友们进行沟通。张主编给我提的这个问题,一个是对国际的看法,一个是对中国新常态的看法,我觉得这两个问题都很重要。

首先,新常态。新常态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叫新常态?在国内还没有一个明确定义,只有中国在谈新常态,这说明是中国的特点,新常态就是从清零开始,没有到清零的角度,谈新常态可能和中国的新常态是有区别的。

新冠病毒肺炎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具体时间从全国进入3月报告最后一例临床病例的新常态开始,以后发生的事都是新常态,包括后续吉林市、北京市发生的情况,这都属于新常态,再出现这些情况是不奇怪的,这样的事还可能再发生。

回到你刚才说的第一个问题,对国际疫情的看法。对国际疫情的看法必须和中国比较,为什么?中国取得阶段性胜利不意味着中国过去公共卫生很强,而且我们一直向欧美国家学习,最典型的是流行病学项目。

为什么这次“学生”取得阶段性胜利,“老师”可能是没有及格的学生,还要留级。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过去像这样的疫情应对,我把它称作举国应对,举国应对对西方世界来讲,上一次应对是1818到1919年,在以后的传染病都是通过公共卫生部门、通过系统研究、通过临床,顶多有些社会宣传,社会介入,不需要国家的元首跑到前台指挥。

对中国来讲,我们这次应战新冠,是中国17年以来第三次,第一次是非典,其他国家不会举国应对,就是公共卫生系统,因为病例比较少,最典型的是中国,我们确实是举国应对。因为我是经历过来的人,从广东会战,北京会战,我们有很多教训,我们的教训在应对非典的过程中积累了经验。

这个经验首先是联防联控,在之前没有,典型的是北京成立联防联控指挥部,当时我是首席顾问,天天和决策者对话。另外,专家直接跟国家领导人对话,这是一个经验,无论在广东还是北京,还有到中南海做讲座,都和中央一把手沟通。我们还有一些措施,但有一点遗憾是非典有些经验一开始没有采纳,比如我们已经建立了经验,所有的密切接触者发现以后要集中隔离,湖北大部分是居家的,效果不好。我们是直接进入战时状态的,可是在武汉没有。这些说明我们过去有些经验没有直接采纳,当然我们纠正的是比较快的。

我们取得阶段性胜利的一些经验和教训必须总结,我们做的几点非常好:

第一,《疫情防治法》1月2日提的建议,当天就采纳。这表示我们尊重生命权和健康权,这一点做的是非常好的。

第二,英美国家很多试剂无论是准确性,包括核算检测,还是技术可能比我们领先,但是我们抓住了一个更重要的东西,就是下手早,早隔离,早治疗。我们和西方国家很大的差别在哪儿?我们既要解决医疗挤兑的问题,更重要的一点,我们对所有的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这是中国很大的优点。往往我们比对的时候忘了这一点,国内好多媒体报道也容易忽略这一点,过多强调的都是中西医结合,可是我作为流行病学专家认为这一点是中国区别于其他国家很大的一点,我们中国做的坚决。

阶段性胜利有个零的问题,为什么要清零呢?现在看起来,只有中国现在有条件这么做,而且清零是最有效率的,比不清零要付出的代价低的多,新常态给了我们很多新挑战,比如北京这次疫情的发生,从黑龙江疫情到北京疫情,我们一次比一次处理的好。

很大的挑战是今年秋冬季,我认为是很严峻的,非常担心我们新冠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如果不重视,有可能第一战打胜,第二战打败,原因在哪里?就是流感,因为中国的流感是软肋,中国的疫苗接种率才2%,而且今年疫苗三型都变了。我也跟一些院士共同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建议,流感疫苗接种的问题。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流感和新冠传播途径是相似的,防控手段也应该是相似的,如果围堵新冠的做法延续到流感,我想也是起作用的,到底怎么样,还得实战说明。我也希望借此机会,以后中国对公共卫生老百姓的认识要提高,特别是疫苗接种的问题,应该认识到它的风险,不能盲目乐观。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曾老师,大家不知道,曾老师在中国疾控中心担任首席科学家19年,从2000年到2019年,武汉的封城最早提出来的是曾老师。曾老师,您还是比较赞同我们这种体制性的抗疫,但您曾经说过,我们的卫生体系还是短板,虽然我们的体制上全民抗疫了,但是医疗体系上是有短板的,您具体怎么看医疗体系上的短板?

曾光:医疗体系这次做的相当不错,我们谈短板和长板,日常和战时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们的疾控队伍,有很多地方大学毕业生,如北医、上医公共卫生学院的人,是我们主要疾控系统的后备军,现在不来了,来的只有2%,90%都到别的系统去了,做医药代表或者到医院做管理了,已经这么严重了。

我们的临床医院也有问题,比如儿科、传染科,我们的急救医疗也不够,一旦国家有难的时间,忘掉自己的困难,这是中国医疗和公共卫生的特点。临床要加强哪儿呢?应该加强对临床公共卫生的意识,因为他们要清楚他们是公共卫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医学专家训练时应该加强公共卫生训练。临床大夫还有一个问题,应该是健康教育的主力军,不但在电视上宣传教育,对病人治疗的时候,每一个临床大夫都应该把这个观念向病人输送。另外,这两支队伍怎么密切结合,互相学习,互相携手。

主持人:您刚才比较赞赏清零的思路,但是您曾经也讲过,看疾病定位是不能光看致死率和传播率,要综合考虑疾病的防治对人们正常生活和工作的关系,您强调的是一个综合的东西。现在在清零的思维上,比如北京,从三级升到二级,最初肯定是必要的,这种平衡您觉得最关键点在哪儿?

曾光:关键是要积累经验,清零是必须的。

主持人:如果做不到清零呢?

曾光:在北京百分之九十九点几以上的都是易感,有一个病例就有可能传开,不清零行吗。另外,新常态延续多长时间是由世界大环境决定的,不是由我们决定的,中国要保持多长时间,一定要清醒的。我讲的也是对的,为什么?你不能为清零采取过分的措施,现在北京也是在不断校正,这次北京做到了,以街道办事处为单位确定高中低风险,现在在缩小范围,以小区、以楼道为单位,还可以探索,花费比较少,扩大面积了对复工复产影响大,关键是对流行病学的信心,大家共同探讨,更好应对,这是我们在新常态需要探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