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蔡英文任命被多次弹劾的陈菊为监察机构负责人,民进党已无下限

解放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蔡英文任命被多次弹劾的陈菊为监察机构负责人,民进党已无下限

在野期间,长期呼吁废除监察机构,全面执政后,有了废除的政治资源,却毫无动作,反把监察机构当成政治酬庸与政治清算的工具。民进党的“发夹弯”,又添一例。

近日,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办公室宣布第6届“监察委员”提名人选。27名“监察委员”提名人中,有24名与民进党关系密切或直接拥有民进党党籍。其中,多名深绿背景的提名人选,都曾长期主张废除自己即将履新的监察机构。在国民党执政期间,部分提名人员还曾公开提出“监察机构这个纸老虎应该废除,避免成为国民党的酬庸工具”。

引发更大争议的,还有监察机构负责人提名人选、卸任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的陈菊。按照规定,监察机构负责对官员的弹劾与纠举,淘汰公务员系统中不适任的官员。而陈菊任高雄市长期间,高雄市政府曾被监察机构立案调查58件,其中30件遭纠正,3件确定弹劾。对此,就有台媒直接质问,为何所领导团队被调查、弹劾及纠正多次的人,却能出任监察机构领导人?一些行事偏颇、不知自律的人,为何又能担任纠举官员的“御史大夫”?

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包括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司法机构、监察机构、考试机构在内的“五院体制”沿用至今。不过,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后两个机构常常因为与前三个机构的部分功能存在重合,而陷入尴尬境地。以监察机构为例,其与行政机构的调查、审计、考核权有所竞合。另外,监察机构的弹劾权,也与立法机构的若干职权存在重合。因此,近年来,关于废除监察机构与考试机构的呼声不绝于耳。在民进党在野之时,更是积极推动废除监察机构。

若从机构设置的合理性来看,监察机构确有调整的必要。不过,从目前来看,岛内围绕监察机构存废的讨论,已经失去理性,甚至直接被意识形态所裹挟。在野时,呼吁废除,避免成为政治对手打压、酬庸的工具;上台后,口头呼吁废止,实际却积极进行布局本阵营人士,行政治打压、政治分赃之实。当然,对于民进党而言,一直呼吁废除监察机构也有借此进行“去中国化”的考量——不管从发源地还是理念上看,由孙中山创立的“五院体制”,都有鲜明的大中华色彩。

一直以来,在台当局监察委员提名过程中,充满政治考量,其人选也往往成为政治酬庸与利益交换的筹码。最典型的要数蔡英文于2018年提名的“监察委员”陈师孟。他曾叫嚣“还陈水扁清白责无旁贷”,并称上任后要“办蓝不办绿”,专门办过去对绿营领导人、政务官追杀的蓝营司法官。这项任命就曾被舆论认为是蔡英文对“扁系”的安抚。陈师孟身为“监察委员”,本该政治中立,却有明显的政治意识形态倾向。不过,陈师孟直到今年初,才因约询判马英九“泄密案”无罪的法官,引发岛内舆论反弹后“被请辞”。

监察机构属于台湾地区的“宪政”保障机关,只有通过“修宪”才能进行调整或者废除。不过,对于从2016年起就实现全面执政的民进党而言,若真的为废除监察机构而“修宪”,并不算什么难事。而在野期间呼吁了几十年,真正执政后鲜有废除的实际动作。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几年前民进党当局推动“公投法”修法,大幅降低公投的提案、联署、通过门坎时,把同样呼吁几十年的“国号”“领土变更”“制宪”等“台独”议题排除在“公投”适用项目外。

显然,对民进党来说,“台独”议题与监察机构的废除一样,都属过程导向,都是攫取政治利益,进行政治酬庸的好工具。二者一旦实现,民进党的“台独党纲”将沦为一纸空文,“台独”意识形态也失去现实意义。而民进党各派系大佬也无处安插——毕竟,无需经过选举的公营事业以及政府机构岗位,本来就“僧多粥少”。

除了无需经过选举,在监察机构任职又有其独特优势。在当前岛内的“宪制”体制下,成为“监察委员”仅需要台当局领导人提名,并经过立法机构同意。而一旦上任,便享有6年任期,也不受任何“宪政”机关的监督制衡。

从目前来看,虽然引发巨大争议,但提名人选获得立法机构通过将是板上钉钉。对于陈菊以及各位“监察委员”提名人来说,他们加入的,虽是自己曾公开呼吁废除的机构,但也不会因此感到“脸上无光”甚至“耻辱”。毕竟,他们所代表的,除了自己,还有背后的派系利益。就拿陈菊来说,当前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分属风头正盛的“英派”与“新潮流派”,她也该为自己的“菊系”好好打算一番。而这一切,当然要以在政坛占有一席之地为基础。

责任编辑:范斯腾 SN237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