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一夜之间 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最新肺炎报道>>   进入疫情地图>>

国际疫情形势>>   本地疫情动向>>

原标题:一夜之间 外媒为何突然集体关注起这群中国人

“医护人员是抗击冠状病毒的一线战士,我们必须保护他们。”

2月14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Michael T。 Osterholm 在《华盛顿邮报》上如是写道。

这篇1200余字的文章中,作者表示,我们能够尊重病者的努力和对死者的缅怀的最有效方式,就是保护世界各地的医疗工作者,并制定应对措施。

你没有看错,一夜之间,包括美国《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德国德新社等在内,国际各大知名媒体纷纷聚焦中国的同一个群体:奋战在抗击疫情前线的医务工作者。

心痛·1716

一切都源于14日下午国务院发布会上宣布的,那组你可能已经印在心里的数字:

1716名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中6人不幸去世。

“中国首次公布医务人员感染数据。”英国《卫报》就此表示。

而上述两个数字,如同一把刀,刺痛了无数人的心。

也正是从这组数字公布开始,关于应切实加强对医务人员保护的声音,铺满了互联网。

这是用生命换来的疾呼,是全国人民在非典过去17年后的再一次集体觉醒:大疫当前,医护人员就是战士,如果战士倒下了,我们拿什么与病毒抗争?

遗憾的是,连外媒都注意到了中国医护人员一度陷入的窘境。

《卫报》就表示,面临防护装备短缺,中国医护人员不得不采用临时措施保护自己。一些人为了节省防护服,只能长时间不吃不喝。

现实·偏离与遗忘

他们可以大爱无疆,社会不应冷漠如常。

同样是在2月14日,“杀医案”行凶者孙文斌上诉被依法驳回,维持死刑判决。

这个消息,或许可以让人稍感欣慰。但北京民航总医院那名医生消逝的生命,已经永远无法再回来。

医护人员的岗位之特殊,就在于其与每个人的生命紧紧相连。当我们向最美逆行者致敬的时候,是否想过,过去这些年,中国医患关系已经恶化到了什么地步。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我们今天为他们而感动,但当疫情结束,当生活又回归岁月静好的日常,我们的记忆是否又会像金鱼一样只有寥寥数秒?

这绝非杞人忧天。遥想当年面对非典疫情时,灾难面前的医患关系也曾异常和谐。

《中国青年报》在2013年“非典十年记”系列的一篇文章中披露过当时的情景:时任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的王仲表示,非典期间给人一个最为深刻的感受,就是那场灾难面前的医患关系,透明、信任、忠诚、坚定。

这就是一种休戚与共吧。而在十七年后,我们已偏离那时有多远?当有一天感动的泪花散去,我们距离遗忘今天的苦难又会有多远?   

呼吁·纪念与鼓舞

写了这么多,此刻,我想郑重呼吁,希望将牺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追认为烈士,具体理由先说三点:

一是既然是战时状态,救死扶伤的逆行者就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当英雄倒下,就不该是“病亡”,而是牺牲,是烈士。

领导人说,疫情防控是一场人民战争。那么,此时此刻上战场的人就是在打仗,一线医护人员尤其如此。

北京大学一位教授的倡议书,昨天开始在网上流传——

二是将牺牲的医护人员评定为烈士,符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

打开《烈士褒扬条例》,可以发现,其中第五条就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把宣传烈士事迹作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培养公民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精神和社会主义道德风尚。

第八条“公民牺牲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评定为烈士”中第二款则规定:抢险救灾或者其他为了抢救、保护国家财产、集体财产、公民生命财产牺牲的;第五款规定:其他牺牲情节特别突出,堪为楷模的。

由此可见,一来烈士评定本身就包含着弘扬道德风尚的内涵,二来倒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也与评定烈士的第二款和第五款完全相符。

三是将抗击疫情牺牲的医护人员追认为烈士,中国早有先例。

再以非典为例,当时有数百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其中不少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中一些人就被各省追认为烈士。

网上发现了2007年的一份资料,其中提到仅北京就追认了9位抗非典烈士。与此同时,北京市还于2006年6月建成“救死扶伤纪念坛”,纪念抗击非典斗争中以身殉职的9名烈士,以此来“纪念死者,鼓舞生者”。

没错,我们今天倡议追认牺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为革命烈士,就是为了“纪念死者,鼓舞生者”。

我们希望,为这个国家付出生命的每一个人都不会被遗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