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一个温州司机的高速漂泊:我就比乞丐稍微好点了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最新肺炎报道>>   进入疫情地图>>

国际疫情形势>>   本地疫情动向>>

原标题:一个温州司机的高速“漂泊”

今年春节,38岁的陈灵在车里住了15天。在温州工作的陈灵,原本打算到江西上饶旅行,但由于疫情凶猛,陈灵被困在了异乡。

车辆停在上饶,陈灵两次遭到当地人举报,2月4日,他被上饶当地劝返,并被送上了离开上饶的高速。但当时,温州临时关闭46个高速收费站,陈灵担心温州可能回不去,便觉得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停靠了4天。

2月8日,一人一车度过了15天后,陈灵决定返回温州。辗转到第三个高速路口时,他才下了高速。途径永嘉县时,当地决定由警车带着他前往县城隔离。当天夜里11点,他终于结束“漂泊”的生活,住进一处12平方米左右的隔离点里。

生活终于安定了下来,不用在车上“漂泊”了。陈灵发微信朋友圈说,终于吃到了米饭和菜。

异乡

安徽人陈灵在温州生活了15年,他在这里承包了几个餐馆的后厨。按照往年的传统,春节是餐饮业挣钱的黄金时间,但今年年底,疫情来袭,陆续有顾客开始退订春节的订单。之后,饭店接到通知,于大年初一停业。

餐馆亏损,身负债务的陈灵觉得“没脸回家”。江西上饶距离温州只有5个小时车程,陈灵想去那边散散心。他带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开车去了江西。

那时,他对于疫情还不太了解,总觉得现在医学发达,很快就会得到控制,“病毒人传人”的消息也还未出现,一切就如同平常一样。

大年三十(1月24日)的时候,疫情的消息不断刷屏,这时陈灵才开始重视起来。当天,他到达江西上饶,原本想找个宾馆过夜,可在宾馆门前看到湖北的车子时,他没敢入住。他把车停在山脚下,在超市买了被子和零食,在车上住了两个晚上。

大年初三(1月27日),计划返回温州的陈灵看新闻得知,温州疫情变得严重。 “从小我就是个病秧子,抵抗力弱,担心被感染。”陈灵决定留在江西。

后面几天,陈灵的车就停在上饶的一所教堂前,那里空旷无人,车门前方就是墓地。通常情况下,他会在车里看手机、刷新闻,关注着温州和江西的疫情。

在车里坐累了,他也会下去走走,晒晒太阳。墓地边上有山,山上有小溪,周围还有水坑和菜地,这些空旷的地方,陈灵都去过。

难熬的是夜里。春节时期,江西的夜里气温很低,陈灵身高1.65米。他坐在车前座,把座椅放平躺着睡,半蜷缩着,脚都伸不直,座椅的把手硌着胸肋骨。

除了难受,他还害怕。“关着灯周围一片漆黑,开着车厢里的灯,会有反光,加上我呼出的热气,车窗和挡风玻璃上全是雾,不敢往外面看。”陈灵说,有几次,他用被子把头蒙住,凌晨三点半才睡着。

劝返

截至2月1日24时,浙江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661例,其中温州确诊病例达265例,是湖北省外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地级市。

当天,开着温州牌车辆的陈灵,遭到上饶当地村民的举报。陈灵记得,当时他在车上迷迷糊糊躺着,警察来敲车窗,让他接受体温检查。“民警临走前劝我说,上饶这边要逐步封锁了,让我尽快走。”与此同时,温州疫情也在持续加重,陈灵不敢回去,便把车开进墓地附近的一个村子躲着。

刚到上饶的前几天,陈灵会开车到处找吃的,那时几家小吃店还开着门,十块钱能吃一份馄饨或炒粉干,但没过几天,小店的老板告诉他,村里下了命令,不许卖吃的给说普通话的人。那次,陈灵端着粉干钻进车里,做贼一样吃了。剩下的日子,他只能干吃方便面,啃了几天,口腔溃疡了。

“刚躲进村子那天,一个在温州住了多年的当地人,主动和我聊天,还带我去买电饭锅煮饭,帮我借电。”陈灵说。但他的行踪当天就被村民发现了,警察和医生找到他,带他到附近的卫生院测体温、验血、验尿,所幸数据一切正常。卫生院院长开了一份健康证明,民警告诉陈灵,上饶这次要彻底封城了,必须离开。

随后,他被送上到了高速口。陈灵说,在高速路上,他第一次觉得绝望和迷茫,“我要回哪里?” 朋友告诉他温州封城了,安徽老家的家人也说,温州牌照进不去安徽。车辆在高速上行驶了二十多分钟,他最终停在了江西三清山服务区,那里有家超市还开着。

服务区一个保洁老人看他可怜,悄悄给他提供了电,给他拿了蔬菜和一条从食堂打的鱼,还让他住在休息室里。

休息室四面透风,陈灵最终还是选择睡在车里。陈灵的衣服很多天没有换洗了,老人偷偷把他带到洗衣房,趁着夜里别人都睡着的时候,把他的衣服丢进洗衣机。

陈灵花300元去超市买了套衣服,虽然尺码不合适,但也能将就着穿,可衣服质量不好,穿了两天,裤子口袋烂了,衬衣袖口也烂了。“我就比乞丐稍微好点了。”陈灵自嘲。

返程

2月8日,在车上住的第15天,陈灵决定回温州。

虽然2月2日温州发布消息称,自2020年2月2日10时起,临时关闭46个高速收费站(进、出口禁止通行),保留9个高速收费站(进、出口正常通行)正常开放,但在陈灵看来,温州是自己多年生活的地方,有着深厚的感情,即便封路,他也要试试。

2月8日早上,陈灵找人借了500块钱加油,开了12个小时的车,到了温州七里港高速路口和乐清北高速路口,但都没能通行。一路上,他不断找朋友打听能通行的站口,默默想着,“一定能过”。直到晚上,他才终于通过了温州东高速路,一路往乐清市开。进入永嘉县的关卡处,陈灵再次被交警拦下了。因为没有通行证,陈灵必须原路返回。

他已经一天没有吃饭,很焦虑,脸色苍白,心跳快。交警看到他的情况,给他泡了一碗方便面。交警通过电话和领导申请,得到的答复是,(想要过去)需要有人担保。

“一路以来,这是我最崩溃的一次,本来以为过了高速就能回家,没想到是白高兴一场,没有人来给我担保,我筋疲力尽。”陈灵说,他坐在车里,忍不住哭了起来。

考虑到他身体状况不好,难以遣返,永嘉县方面决定,由警车带着他前往当地隔离。夜里11点,他终于到达永嘉县的隔离点,住进一个12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里,隔离14天,费用2000元。  

陈灵发微信朋友圈,展示自己终于吃到的米饭和菜,医护人员每天两次上门给他测量体温。“生活终于安定了下来,不用在车上漂泊。”陈灵很满意。

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