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医生用嘴为乘客导尿:没人不怕 但这是医生的本能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医生张红用嘴为乘客导尿:没有人不怕,但这是医生的本能

新京报讯(记者 张熙廷)老人在飞机上突发膀胱疾病,医生用嘴为其引流尿液一事,引发广泛关注。今日(11月21日),救人医生、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张红在微信群中回应媒体问题时表示,他认为这次救助是一名普通医生的本能和本职工作。他也承认,做出这一举动实属有限条件下的无奈选择,“没有不怕的”,但他觉得“无怨无悔”。

飞机上为老人吸出尿液

据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官方网站消息,11月19日1时55分,从广州飞往纽约的南航CZ399航班上,一名老人突发疾病,乘务员通过客舱广播寻找医生。听到求助,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张红医生,和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赶来帮助。两名医生判断,老人的症状是前列腺肥大引发的尿潴留,其膀胱内大致存有1000毫升尿液,面临膀胱破裂的危险。

因缺乏尿液引流的专业设备,两名医生利用便携式氧气瓶面罩上的导管、飞机急救箱的注射器针头、瓶装牛奶吸管、胶布等,临时组装了穿刺吸尿装置。医生经家属同意后,为该旅客进行穿刺引流,但有限的条件下,老人仍然无法排出尿液。“当时该旅客已有休克的征兆,如不及时处理,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张红回忆。

“快!帮我拿个杯子来。”张红对乘务员说完,转头对着导管,用嘴为老人吸出了近700毫升至800毫升尿液。随后,老人转危为安。“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想尽快帮他引出膀胱内积存的尿液。救人是医生的本能。”张红事后回忆。

医生张红:救人后有一种成就感

张红介绍,飞机上缺少医疗设备,肖占祥医生用针头制作了引流管,对病人进行膀胱穿刺引流。虽然经肖占祥医生轻轻按摩,但是对老人仍无法顺畅排出尿液。“病人比较痛苦,需要赶快把尿排出,想到用嘴把它吸出来,实属无奈”。张红还称,肖占祥医生一直在帮助调整针头位置,累得“腿抖,手也抖”。

张红认为,这次救助是在一个非常条件下,普通医生的本能反应和本职工作,“有什么感想的话,就是作为普通大众应该相信我们医生,绝大多数的医生都有着敬畏生命、遵守诺言和牢记使命的工作态度。”

对于可能存在的风险,张红承认“没有人不怕”,但是当时只想帮助病人把尿液排出。“老实说,我第二口就想吐了,也怕一些传染病,我现在也不敢说一定没事,但是无怨无悔吧”。张红回忆,自己下飞机后看到老人状态很好,心中有种成就感。“把病人治好了,就是当医生最大的幸福。”

张红介绍,他今年55岁,正好是他毕业从医30年。对于因此事突然受到关注,张红表示,自己始料未及,“之后还是要回去老老实实地工作,这是最重要的”。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官方网站简介显示,张红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主任医师、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担任广东省医学会血管外科学分会常委、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血管病学专业委员会常委、广东省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委员、广东省医师协会大血管疾病医师分会委员。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