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互联网+垃圾分类”遇冷 谁来取代“小黄狗”?

原标题:谁来取代“小黄狗”?

随着全国各地生活垃圾分类强制政策的出台实施,与垃圾分类有关的行业似乎迎来一波前所未有的利好。

有专家预计,未来10年,我国垃圾分类行业有望新增4000亿元以上的市场机会,其中,以智能垃圾桶、智能垃圾箱房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领域,被视为投资沃土。

然而,一场风波让许多摩拳擦掌的创业者倒吸了一口冷气。今年3月,该行业曾经的代表之一——“小黄狗”高层曝出丑闻,并传出公司资金账户一度冻结、缓发员工工资、变卖旗下智能设备等负面消息。

把时钟拨到19个月前,“小黄狗”刚刚成立,却是风光无限——企业注册资本高达1亿元,市场估值最高达151亿元。

谁将取代“小黄狗”曾经的地位?谁又将步“小黄狗”后尘?“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突然走到了十字路口。

机遇:踩准痛点

曾经,“小黄狗”之所以能在国内多座城市快速扩张,主要踩中了两大痛点。这两个痛点至今存在,所以即使小黄狗折戟,仍吸引了大批投资者前赴后继。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近一年内成立,至今仍存续,且名称中分别含有“环境科技”“环保科技”“环境服务”的企业,在上海的数量均超过100家。这些企业大多为互联网科技企业涉足垃圾分类,或是传统的垃圾收运企业插上了互联网“翅膀”。

第一个痛点是“没有场地”。

许多城市加大环境治理,一大批低端可回收物收运场站被关停,一些城市寸土寸金的中心城区,收集分拣周边区域可回收物的场站十分稀缺,甚至没有。

所以,随着邻近收运场站越来越少,大部分收运者只能将可回收物运往更远的场站变卖,收运成本骤增。久而久之,像塑料袋、玻璃瓶、泡沫塑料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低价值可回收物便无人问津,收运者只对有利可图的高价值可回收物情有独钟。

另一个现实是,受到“邻避效应”影响,许多居民不愿场站建在自己附近;就算过了邻避效应这关,一个可回收物场站占地多、产值低,还有环保隐患,在“寸土必争”的中心城区,凭什么要高产值项目给它让空间?

针对上述问题,智能可回收物设备很“讨巧”:相当于一个迷你型可回收物场站,同时,凭借整洁、时尚的外观,大多数情况下可以被居民“容忍”,直接进入社区摆放。

位于上海郊区的一家回收站点,工作人员对塑料瓶进行二次分拣,像这样面积的场站要设在中心城区,难度很大

第二个痛点是“没有数据”。

随着垃圾分类深入推进,监管部门需要掌握每一个社区和单位产生的可回收物种类和重量,有了这些数据,能更加精准地作出决策,比如在哪个区域有必要规划设置一个可回收物场站,从而确保可回收物收运分拣效率的最大化。

而智能可回收物设备大多安装了电子称重系统,有些还配置了图像识别等技术,可以辨认可回收物的种类,从而“描绘”出每个社区或单位的可回收物大数据。

有些小区还将智能门禁卡与回收设备结合起来,通过“刷卡扔垃圾”掌握哪家哪户何时扔了什么垃圾,从而对小区内的“消极者”进行有针对的指导,提升整个小区的垃圾分类实效。

通过“别扔了”可循环物品智能交投回收机的投放口向内望去,可以看到识别垃圾种类的监控设备和底部用来存放可回收物的称重箱

“硬伤”:资产过重

智能垃圾设备虽然踩准了两大痛点,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其自身还有一个先天的“硬伤”——资产过重。

“我在上海只投了100多台试水。”某环保科技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一台智能可回收物设备还没在小区里落地,前期的固定资产投入就起码三四万元;落地后,还要配备专门的维保和收运人员。测算下来,一台设备一个月赚不到1000元,铁定亏本。

他给记者算了笔账,假设智能设备收到的都是价值较高的黄板纸,以1500元/吨为参考价,那么一个月一台设备必须收到667公斤左右的黄板纸,才勉强保本,这还没算给居民的投放激励成本。而实际上,目前其“生意最好”的设备一个月也就从社区收到近300公斤可回收物,其中许多价值比黄板纸低。

这种情况下,只能是越投越亏。

此外,智能设备最大的竞争对手——走街串巷的“游击队”依然存在,他们拿走了高价值可回收物,留下的往往只有无人问津的低价值可回收物。

“人家一个人一辆黄鱼车就把值钱的收走了,我们投了成百上千万元的设备,却尝不到甜头。”该负责人承认,资产太重是智能垃圾设备的硬伤。

近期,智能可回收物设备还面临其他业内“轻资产”竞争者的冲击。

一些网络平台“收编”了小区里的保洁员,由他们拿着手机客户端到居民家中收集可回收物,并称重结算。相比之下,坐拥一大堆笨重设备的智能回收机企业,运营成本更高,客户体验度也较差。

“两网融合”管理员在手机上接单,上门给废纸称重,卖垃圾所得即时转到了交投者的支付宝账户上

“所以现阶段我们只卖设备,不指望靠设备里的垃圾赚钱。”福建东飞环境集团有限公司林彦青坦言,之前一些智能设备为了抢占市场,搞低价甚至零价竞争,只要社区点头,不需要付一分钱,设备就能进驻,这种模式早期投入及资金压力太大,而且变现周期较长,风险过高。

据透露,上述公司的智能垃圾柜已经在上海闵行、普陀、宝山等区落地,累计投运500多套。因为只卖设备,日子过得比较轻松,该公司现在除了销售可回收物智能柜,还将业务拓展到了湿垃圾、干垃圾、有害垃圾智能柜。

智能设备可以覆盖其他三类生活垃圾,但就商业模式而言,只有使用方买断或长租设备才能成立

探索:“烧钱”模式

在尝试取代“小黄狗”的千军万马中,“爱回收”似乎是一个“另类”——从创始之初,便坚持设备无偿进小区和从居民手中高价(1元/公斤)收购可回收物,令诸多业内人士大呼看不懂。

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这种“烧钱”模式下,“爱回收”不仅没有显出颓势,反而仅用了一年多时间,便将其在上海的网点增至近1500个,已投运的智能回收设备近1800台,覆盖杨浦、宝山、虹口、浦东等区域,成为上海投入智能可回收物设备最多的企业。

“很多人都问我们会不会是第二个‘小黄狗’,但他们都忽视了一个逻辑。”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陈雪峰坦言,如果智能回收设备的投放达到足够规模,完全可以分摊掉运营成本。

据估算,“小黄狗”单个智能柜的硬件成本高达四五万元,如果有企业可以一次性订购成百上千台智能柜,制造商实现大规模量产,硬件成本可以节省80%以上。

“如果量产再上一个规模,平均一台智能柜的成本可以控制在六七千元。”陈雪峰说,随着爱回收设备投放规模的不断扩大,其可回收物的硬件开销已经节省至每公斤0.03元至0.05元左右,相当于一些同行硬件开销的十分之一。

各种型号的“爱回收”智能回收设备

通过大面积进驻社区,爱回收似乎还尝到了可回收物回收量稳定增长的甜头。

数据显示,爱回收目前可回收物回收量达到100多吨/天,相当于一台设备回收六七十公斤/天,而日均无法满仓一次(回收不到二三十公斤/天)的智能设备仅占其在沪智能设备总量的5%左右。

设在同济大学等高校内的智能回收设备,高校已经成为高价值可回收物(废纸、废塑料、废旧织物等)的主要产出地,是行业重点布局智能设备的目标

有了稳定且理想的回收量,爱回收在和下游议价时更加从容。

只要初期资金充裕,大规模投放设备,可以降低硬件成本,并通过较高的收购价吸引到更多投放者,但伴随可回收物收运量的不断增长,收运成本也在快速增长,成为智能垃圾设备投放后最“烧钱”的部分。

“每次收运时,能否让车少跑一点路,多载一些货,这些细节决定成败。”陈雪峰透露,爱回收目前收运主要采用“拼单”模式,投放点智能设备满仓后,收运需求会即时发布在相关平台上,由注册的司机接单收运。

此外,爱回收还开发了物流精算系统,借助大数据来精简物流和人力,比如优化收运车的线路,出车一次可以尽量覆盖更多的小区、尽量满载而归,从而降低运维成本。

不过,由于可回收物收运场站缺少导致收运成本增加的问题,仍是这类企业很难跨过去的坎。

陈雪峰坦言,这需要政府部门和企业共同努力,在杨浦区的支持下,爱回收已在该区7个街镇设置了中转场站,区域内可回收物的短驳成本控制在三四百元/吨,而如果没有中转场站,相关成本至少翻一倍以上。

未来:流量变现?

业内人士指出,企业不计成本地大规模投放智能垃圾设备,最终目的不是靠收卖破烂来盈利,而是要靠“互联网+垃圾分类回收”来实现流量变现、吸引投资。

鑫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跃生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只靠收运可回收物,盈利模式太单一,风险高,最终还是要靠机身广告和流量来维持智能垃圾设备的正常运行。

按照每800户居民配套1台智能垃圾设备来测算,预计一家企业要在上海投放8000台至1万台,才能形成规模效应。届时,企业可以靠出租机身广告和内部空间来获得更高的利润,也可以通过在线回收平台的广告推送、竞价排名等方式来变现。

可回收物智能兑换机的运维单位为增加收入,在一旁增设了一台“无人冰柜”,居民可以通过支付宝扫描打开冰柜,顶部的探头会自动识别居民拿走的商品,合上冰柜后,自动扣款

不过,据记者观察,目前上海还没有流量变现成功的智能垃圾设备,如果以投放8000台为流量变现门槛,参考爱回收的投放模式,达到这一门槛的硬件成本就在1亿元以上,很多企业熬不到那一天。

记者在上海虹口区多个小区发现,虽然智能垃圾设备光鲜亮丽,但故障频繁,小区有时电话催个一两天,运维人员才姗姗来迟。类似的问题在闵行、普陀等区也存在,居民分类投放的热情是被“点燃”了,可扔得太多,机器一下子满了,却迟迟不见运维方来清空。

表面看是运维人员服务不够勤快,但仔细闻,这里面透着资金周转不力的味道。

“对接我们小区的人,春节至今换了4批,一个不如一个。”一位居委会干部颇感无奈,她听说,这家机器的运维方资金吃紧,正在大面积裁员,还把一些区域已经投放的设备转卖给了别人。

对此,陈雪峰也坦言,爱回收的模式外界很难复制,目前其可回收物业务虽然有雄厚的资金支撑,但仍处于投资阶段,由于规模不够,未来变现的路径也尚不清晰,现阶段还是要不断增加智能设备的投放规模,期望今年可以把投放网点增加到5000个。

2014年7月16日,位于上海中山公园龙之梦商场的一家“爱回收”连锁店。手机回收业务成为支撑“爱回收”进军“玻金塑纸衣”回收市场的“底气”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