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山西晋城自来水公司一工程师被打成重伤,工伤认定陷困局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山西晋城自来水公司一工程师被打成重伤,工伤认定陷困局

新京报讯(记者 程亚龙)2018年1月,山西晋城自来水公司总工程师上官学兵,在距离公司不足200米,被人使用棒球棒打成重伤入院。派出所、刑侦大队先后介入调查,但案件至今未破。8月19日,上官学兵投诉称,疑因提出公司新建水厂的选址、技术等存在问题的建议被打,目前,治病已花费约20万元,但工伤认定无法进行。该市公安局宣传科董姓工作人员称,案件仍在调查,其他不便透露。

 

2018年1月4日,上官学兵被人使用棒球棒打伤头部。受访者供图

工程师被打重伤入院

 

上官学兵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盖有公司工会红章的“工伤认定申请表”显示,2018年1月4日上班后,其到位于水厂内的计量科开会,等了一会儿,因人不全,便步行去约一公里外的公司,在行至高庄胡同内时,被不明人员使用棒球棒打伤。

 

上官学兵称,在胡同内,他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棍,扭头看时对方一棍打在眼部,之后脑后又被人重击倒地,而后仓皇跑进约200米外的公司内报警。

 

上官学兵称,他和妻子都是自来水公司的职工,常住在家属院内,与他人无任何过节儿。2017年9月至12月,时任自来水公司总工程师的他,觉得市发改委已批复的“晋城市大水源建设第三水厂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存在技术问题,便通过信件的方式向省、市政府提出“技术性紧急叫停”的建议。2019年1月3日,其通过省长信箱提出的建议,被转到公司,次日,他便被打了。

 

“可行性报告中提到,第三水厂工程项目总投资约需5亿元,我当时提出了改变选址、减少配套等建议,可节省至少上亿元。”上官学兵猜测,自己被打,可能是因为他提出的建议,引起了公司领导或者其他既得利益者的不满。

2018年8月,晋城市人社局中止上官学兵的工伤认定。受访者供图

 

刑事案件至今未破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晋城市公安局城区分局立案告知显示,该局认为上官学兵被打一案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标准,将此案立为故意伤害案进行侦查,落款日期为2018年10月。两个月后,同样盖有该局公章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上官学兵的右眼损伤程度致右眼盲目三级,构成重伤二级;双耳损伤致双耳听力障碍,构成轻伤一级。

 

上官学兵称,事发当天向出警的派出所要求尽快调取监控,但直到案件被移交到刑侦大队,他才知道监控一直未被调取。

 

目前,上官学兵治疗已花费约20万元,由于警方无进展,导致其工伤认定被迫中止。其称,2018年7月31日,经自来水公司工会盖章,其向晋城市人社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但一个多月后,人社部门复函称,决定中止工伤认定程序。

 

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中止工伤认定通知书显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规定,现因作出工伤认定决定需要以司法机关的结论或有关行政部门的结论为依据,决定中止工伤认定程序。

 

“公司不能证明因提建议被打,而警方又迟迟不破案,工伤认定等于被搁置。”上官学兵称。

 

人社局:需等警方破案才可认定

 

9月18日,新京报就此联系了晋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鉴定科,一位了解此事的董姓工作人员称,在收到上官学兵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他们曾进行核查,但由于警方未破案,且其被打不在自来水公司内,该公司员工不了解其被打原因,无法证实上官学兵被打与工作有关,所以终止了认定,目前只能等警方抓到嫌疑人,他们再根据嫌疑人的口供进行核查,认定是否属于工伤。

 

针对案件进展及上官学兵被打后警方是否调取监控一事,晋城市公安局新闻科一董姓工作人员称,目前案件仍在调查,其他不便告知。

 

9月1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就上官学兵被打一事,先后联系了晋城市自来水公司办公室及人事科负责人,在记者提出了解此事后,两负责任人均以在开车为由,称稍后回复并挂断电话。

 

截至发稿,新京报记者未接到两负责人电话。

 

编辑 李劼 校对 李立军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