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杨紫:《亲爱的热爱的》演得好爽,以前邱莹莹被骂到伤心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杨紫:《亲爱的热爱的》演得好爽,以前邱莹莹被骂到伤心

《欢乐颂》期间“全民手撕邱莹莹”,杨紫心里想自己做错了什么,要被骂得这么惨?网友说,这就是杨紫的本色出演,“我心想本色出演个啥啊,听到这个就生气。”因为角色不讨喜被骂到伤心,杨紫安慰自己:说明角色成功了,说明这部戏太火了。

“童星”在杨紫的演艺生涯里有着牢固的根基。十五年前,一部《家有儿女》风靡全国,从此“小雪”的国民认知度被打开,这个标签也跟了她许久。而与年少成名的喜悦随行的,是桎梏与困惑。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虽然杨紫逐渐明白那是一条必经之路,鲜少有人能安然无恙地走过,但当时的她也曾找不到出口。“无论演什么角色,观众都会觉得变扭,不能接受小雪长大的事实,青春期发胖那段时间更是一度接不到戏。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走到了尽头。”现在的杨紫厚积薄发,带着来势汹汹的狠劲儿,在短短几年完成了从国民女儿到实力花旦的表演裂变。

在最近的热播剧《亲爱的,热爱的》中,她饰演了一个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形象。谈及新角色,杨紫一脸幸福,“演的时候好爽!”剧中,她饰演的佟年是一个智商非常高的女生,会在教室里给大学生讲课,还会用自己研发出的人脸识别系统帮助警察破案,哪怕跟韩商言(李现饰)示爱,用的都是黑科技,“真的好酷啊!”

看原著小说,每晚都会笑着睡觉

为了能更好地塑造佟年这个角色,杨紫把原著小说《蜜汁炖鱿鱼》看了好几遍。因为故事很“甜宠”,她每次看完都会笑着睡觉。

更让她兴奋的是,这次终于不是人妖恋、仙魔恋了,而是正常人之间的爱情。“我以前拍的都是那种虐得死去活来,也不让在一起的爱情戏。这一次,就是女追男,平淡中带着甜蜜,全程甜甜的。我就觉得真的好有意思,一定要尝试一下。”

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

和其以往塑造的角色相比,佟年对杨紫来说是与众不同的。邱莹莹(《欢乐颂》)、锦觅(《香蜜沉沉烬如霜》)、胡湘湘(《战长沙》)、陆雪琪(《青云志》)这些戏份较重的角色都需要用力去演,人物的情绪起伏也很大,性格外向的角色她只要放开演就好。如果遇到和自己截然相反的角色,就很难想象该怎么定位。生活中的杨紫,性格大大咧咧,但佟年是软萌内敛、温婉细腻的,所以在人物塑造上就得收着演。

拍摄时是夏天,却赶上大量冬天的戏,演员在剧组都要穿着厚棉服,还要戴围脖,把杨紫热坏了。“我逃离了横店的夏天,却没有逃过上海的夏天。”

佟年是个计算机鬼才,但生活中,科技、电子产品都被杨紫归为“麻烦”,甚至连电脑她也基本不用,只用手机或iPad。“因为转格式很麻烦,非要转换也可以,但我脑子会爆炸。”

放两个月大假,日常睡到自然醒

从毕业到现在杨紫一刻也没放松过,日复一日地拍摄、工作,让她感到疲惫。“忙到没有自己的时间,就会不开心,只想休假。”年后,杨紫决定给自己放两个月的大假,不接戏也不接任何通告。那段日子里,“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想干吗就干吗,我觉得应该跟朋友一起逃离这个圈子,去做一些正常女孩应该做的事。”

想出门的时候,杨紫会穿一身休闲装,戴上帽子和口罩和朋友一起逛街喝咖啡。“只要稍微伪装一下,低调一点就不会被人认出来。”在放空的这段时间里,公司也不会催促杨紫拍戏,只担心她会长胖,怕她一放松就胖成个“球”。彻底消失两个月,杨紫觉得还蛮爽的。她不希望一年的时间都被工作填满。

杨紫说,想出门时戴个帽子就好。而放大假期间,她还去蜡像馆见了老朋友“张一山”。

不过,长时间不演戏,心里还是会痒痒,杨紫在家就会幻想着各种剧情,包括睡觉洗澡听歌,她都会想现在是什么剧情,然后自己上演一出大戏。“我经常看电影看到剧情澎湃时,站起来在那儿哭,就想,如果是我演会怎么样?片尾曲一放,那股劲儿直接顶到脑门上,就觉得,哎呀,我也想演这种电影。”

对片场的美食道具,从来不手软

了解杨紫的人都知道,她是一名资深吃货。对于片场数不尽的美食道具,她也从不手软,常常把“道具”吃得所剩无几,然后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亲爱的,热爱的》里有一场戏是佟年去韩商言家吃饭,结果拍摄现场杨紫端着饭碗,实打实地吃了个够,急得旁边的李现说能矜持点吗?拍摄间隙,李现喜欢泡在健身房里,有时他想拉杨紫一起健身,发个信息问她,“人呢?”杨紫欢快地回了一句,“在吃火锅。”

对于片场的美食,杨紫基本不会放过。

杨紫告诉记者,最近自己胖了,“因为去录《中餐厅》的时候没有减肥,客人走了以后,都到晚上11点多才能吃饭,所以我每天都吃很多。”被问及想当吃货还是减肥达人?“如果不是角色要求,我是不会刻意减肥的,要吃遍所有美食。”她说。


童星的青春期有点长

12岁时,因出演《家有儿女》中的小雪一角让杨紫成为国民闺女。如今有些演员见到杨紫都会忍不住说一句“你是我的童年偶像。”但每个试图以演艺为一生志向的童星,几乎都会遭遇蜕变的艰难期,杨紫坦言,童星长大后很少能接到真正适合自己的戏,到最后都坚持不住了。中途她也有艰难的时期,但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我觉得老天很眷顾我,这一步步地走来,我很幸运。”

电视剧《家有儿女》

高中时期几乎没人找杨紫拍戏。为了艺考,她开始努力减肥,瘦下来后成功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以为自己开始转运了。但上了两年大学,又没人找她拍戏了,自卑的同时杨紫也在安慰自己,没准儿过两年又好起来了。

那段时间,杨紫每天看片到凌晨,第二天睡到中午12点,吃完饭后也没什么事干,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回到家听着爸爸说,那谁谁接到戏了。失落的她,就一个人开车绕着北京城溜达,赶上下着雨,她就坐在车里看着雨点一滴滴打在车窗上。有时候也会把车开到商场的停车场,听着歌,一个人不知道该干什么,也不想回家。

她开始疯狂约朋友,只是希望那一刻有人能陪她聊天,可大家终究还是要回家的。一进家门,那种情绪会扑面而来,但又不能跟爸妈说。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没有任何的工作。杨紫很清楚外界对于她的不看好,这个圈子里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太多了,不如好好学习。

四部剧、四个转折点

孔笙、张开宙导演的电视剧《战长沙》是杨紫蜕变的一个转折点,她在剧中饰演战地护士胡湘湘,演绎从少女转变为人妻、人母的成长过程。

电视剧《战长沙》

杨紫并非该角色的原定演员,她是开机前一周临时被提溜上战场的,官宣一出,各方都在质疑她,谁都不认为19岁的杨紫能演好这个角色。但她的心态反而变得更好,“大家觉得我不行,我就没压力了,可以放开了演。”反而出效果了。

2016年,杨紫出演电视剧《欢乐颂》中的“邱莹莹”一角也一度引发争议。她评价,这是第二部《家有儿女》,让她再次受到全民争议。

该剧播出期间,网上“全民手撕邱莹莹”,杨紫心里想自己做错了什么,要被骂得这么惨?“我当时是有点伤心,原著里写的邱莹莹更脑残一点,我已经努力把她演得很可爱了。当演员很无奈的一点,就是没办法把角色演到完美无缺,因为剧本的设定就是那样。”

电视剧《欢乐颂2》

网友说,这就是杨紫的本色出演,“我心想本色出演个啥啊,听到这个就生气。”因为角色不讨喜被骂到伤心,杨紫安慰自己:说明角色成功了,说明这部戏太火了。

2018年,她主演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收视大爆,让更多年轻人再一次认识了杨紫。在横店拍摄时正逢最炎热的季节,棚里有60℃,一天演十几个小时,还有很多哭戏,拍到她体力不支。进组前体重还在110斤,因为角色本身就要求充满“仙气”,再加上累,拍完后瘦到只有90斤。但播出后的最终结果让杨紫很开心,她觉得只要努力就会有结果。

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

杨紫说,这四部戏或多或少都改变了她对演戏的认知,也是她演艺生涯里的四个节点。演戏从来不会一帆风顺,都会有各种困难在前面等着,但这对她来说都不是事儿。即使再难,也没有一个节骨眼儿她想过放弃。

“我绝不能止步于此,因为我的梦想跟我的理想还没有达到,只要保持热爱,总有一天能够到达梦想的地方。”

工作挣钱,就是为了孝敬爸妈

小时候一直是爸爸陪着杨紫去拍戏,困了爸爸就把她抱在肩上睡一会儿。杨紫从小跟父母的关系就很密切,无论是拍戏还是艺术创作,父母都会支持,这也让她很踏实。“这得感谢我的家庭环境和教育氛围,让我身心健康,没有做一些出格的事。”

如果再次遇到没戏拍的阶段,杨紫说还是会有一些心理负担。虽然就算她不拍戏,父母也可以养她,可她还是希望父母能过上富裕的生活。她觉得自己已经是大姑娘了,应该让父母享受更好的生活。

杨紫和父母。

“有时候看到爸爸那么忙,那么累,其实我挺心疼的,觉得我应该给他们更好的生活环境。”

如果不拍戏,她也会担心在经济方面没办法给家人提供一个好的环境。比如带父母出去旅游要先考虑钱够不够,杨紫很怕这种情况出现。“我觉得钱就是要拿出来孝顺他们的,应该是什么都不要说直接给他们把机票订好,如果有一天我没有工作的话,会担心给予不了他们更好的生活。”

新 鲜 回 答

新京报:你以往饰演的角色很多元化,角色选择上,有自己的偏爱或标准吗?

杨紫:现在看到剧本,更多的是想我能不能演这个角色?让我去挑战武则天,我就不会去演,因为驾驭不了,我演了一定会失败。我自己都没信心怎么能保证观众会看,这是不负责任。我现在也没到什么都能演的年龄,这和人生积累有很大关系。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新京报:有没有某一种角色类型是你很想尝试的?

杨紫:腹黑的,不太正常的角色。比如那种摸不透的,内心世界丰富的人物。

新京报:戏外,希望大家认为你是一个淑女?还是比较搞笑那种?

杨紫:其实我也不是搞笑,我只是觉得人要有趣。我生活中属于那种特喜欢跟人家逗,就是不好好说话,反正你说一句我怼一句,你再怼我,我还怼回去。

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人物摄影  郭延冰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