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老师形容章莹颖案嫌犯:就像戴着面具一样

北京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章莹颖案嫌犯被老师称为“面具人”

章莹颖案于美国当地时间7月11日进入量刑阶段审理第4日。昨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当天仍是辩方证人出庭作证。嫌犯克里斯滕森所在的研究小组负责人及多名老师称,其求学状态“时断时续”,经常缺席助教会议,不回复电子邮件。有老师形容他“就像戴着面具一样”。

此外,庭审中,检辩双方就伊利诺伊大学一名精神病学家能否出庭作证一事展开争论。辩方称,精神病学家见过嫌犯9次,且诊断出他患有持续性抑郁症。检方认为,辩方放弃心理健康辩护后,让(精神病学家)出庭作证是“荒谬的”。最终,法官驳回辩方提出的精神病学家作证请求。

  求学状态时断时续

参与守夜活动行为“奇怪”

当日庭审中,嫌犯克里斯滕森研究所的同事们出庭作证说,克里斯滕森缺席每周一次的助教会议,不再出现在他的办公时间,也没有使用(周四上午在皮奥利亚联邦法院的宣判听证会上展示的)设备。

另一名研究生丽塔·加里多·梅纳乔说,2015年至2016年期间,他们有“游戏之夜”活动,其中一次克里斯滕森喝得太多,不得不等着被送回家。加里多·梅纳乔说,在其中一个游戏之夜,他还试图亲吻那里的一名女性。

她还看到(章莹颖失联后),克里斯滕森出现在为章莹颖守夜的活动中。她说,“这看起来很奇怪,因为他不太合群”,而且她有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了。

2017年春天,他的导师说他没有参加每周的助教会议,因为他说他妻子的车有问题。布伦特·克里斯滕森所在的研究小组负责人纳迪亚·梅森表示,他在伊利诺伊大学时断时续的状态,在2016年春天达到高潮。纳迪亚·梅森说,2014年克里斯滕森加入该小组时,“似乎非常热情”,但到了2016年春天,“很明显,没有取得成功。”

梅森说,克里斯滕森第一次遇到麻烦是在2014年秋季,当时他刚加入了梅森的团队,但在两人一对一的会面后,他重新找回状态。“他向我保证,他想去那里,”梅森说,但他说自己一直很沮丧,尽管他认为情况正在好转。

在交叉询问时,她说自己不像了解其他学生那样了解克里斯滕森,她告诉检察官,“克里斯滕森就像戴着面具一样”。

放弃攻读博士

选修异常行为社会学等课程

伊莱恩·舒尔特是当时大型物理入门课程的管理人员,她作证说,在2017年春天,自己与克里斯滕森有过接触。

她说曾经发生过一件事,当时克里斯滕森的一个学生的试卷丢了,教师不得不安排重考。舒尔特给克里斯滕森发了电子邮件,但他从未回复。他也从未回复过一封关于(询问)他缺席助教会议的邮件。舒尔特说,不回应多封电子邮件是“极不寻常的”。

研究生物理项目助理主任兰斯·库珀则当庭读了此前克里斯滕森的申请,克里斯滕森说他“必须继续我的探索”。库珀公布了克里斯滕森的成绩,从入学时的“A-”“A”,到2016年秋季、2017年春季出现“F”“D+”“C+”等。

2016年5月,克里斯滕森决定攻读硕士学位,而不是博士学位,但他仍然需要满足一些课程要求——这些要求不一定是物理学的。2017年春天,克里斯滕森选修了昆虫、恐龙和异常行为社会学课程,并于2017年5月获得硕士学位。

  辩方放弃心理健康辩护

要求精神病学家作证被驳回

当天庭审中,检察官和辩护律师争论一个证人是否能够作证,他是一名伊利诺伊大学的精神病学家,从2016年1月到2017年2月,他见过克里斯滕森9次。

辩方称,此前已经放弃了他们的心理健康辩护,但表示精神科医生只会就她面前的记录作证。她显然诊断嫌犯患有持续性抑郁症。辩方打算询问,如果一个人被诊断出(患抑郁症)是否可以预料到会一直有持续症状。不过沙迪德法官说,这是不允许的。检方则表示,辩方在放弃心理健康辩护后,让(精神病学家)出庭作证是“荒谬的”。证人原定于当天下午3点出庭。但是沙迪法官表示,要花几分钟的时间来决定。

最终,这名精神病学家未被允许出庭作证,当天的庭审随后结束。“我不喜欢做这样的决定”,沙迪德法官说。但他说,这是他唯一能做的决定。他一再指出,克里斯滕森的律师撤回了他们原计划的心理健康辩护,而这位精神病学家是一位心理健康专家。

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团队还表示,他们希望在(下)周一或周二结束克里斯滕森前妻、母亲和妹妹的出庭作证。

文/本报记者 张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