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IEEE对华为下手 北大教授怒该期刊编委会:不能忍

原标题:怒退IEEE北大教授:将企业列“黑名单”,全世界的科学家都不能忍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范凌志]29日,一则“IEEE下令清理华为系审稿人”的消息在中国网友中引起广泛关注。消息显示,IEEE(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国际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在一封邮件中,禁止华为员工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拿过华为科研经费的也不能作为审稿人。

邮件被曝光之后,立即在学术圈引起轩然大波。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29日公开致信IEEE 主席称,此举远超出一个学术人可以接受的底线,“做为IEEE 的会员和期刊编委,我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申请退出我所在的两个IEEE 期刊的编委会”。当天,张海霞就此事接受了《环球时报》的专访,专访实录如下:

环球时报:可否简单介绍下您所重点研究的领域,当初决定加入IEEE是出于哪些考虑?或者说这家机构哪些特质吸引了您?

张海霞:我重点研究的领域是微电子技术的特定领域,名叫微机电系统,就是研究怎样给微小的芯片更加快捷便利地供电的问题,属于“中国芯”领域的一个方向。

我加入IEEE时间比较长,有20年以上了。当时是我在读电子领域的研究生,周围所有的老师基本上都是IEEE的会员,他们也很鼓励学生加入IEEE,因为加入IEEE会给年轻人很多参加学术交流的机会。

IEEE是一个在国际电子相关领域学术界被大家广泛认可的一个组织,因为它组织很多学术会议,有专门出版物,也有很多针对青年人的活动,对年轻人学术上成长是非常有帮助的。

环球时报:IEEE审稿工作的机制是怎样的?

张海霞:IEEE编委会经常邀请同行业里比较知名和客观专家来评审投来的稿件,而且是完全匿名的。

环球时报:匿名的,就好像“阅卷老师”一样吗?

张海霞:对,都是匿名的。IEEE的主编一般是该领域的“大牛”,他会找在这个领域里面很有口碑的人来组成编委会,IEEE编委会的组成都是行业里在该领域做得不错的专家,来自世界各地。

编委会收到稿件,会发给某个领域的编委会成员,比如说我是微电子领域的专家,编委会就会把这文章发给我,我再找领域内的专家去评审稿件。我找的专家必须要是行业里的专家,必须要是专业口碑,不管他来自哪儿,他来自南非也好、来自印度也好,来自海地也好,只要他是这方面专家,他对这个领域有一定的研究,我信任他,就可以去让他去审,甚至我根本不认识他,我只是看过他相应的论文,那我也可能会请他审,因为论文需要得到客观的评价。

这是一个信任的过程,大家在学术组织里面就是靠学术说话,跟其他没有关系,跟华为没有关系,跟他的国籍也没有关系,只要他在学术上能够公正客观地来做事儿。如果一位学者的评审的意见,让我们觉得不够公正客观,带有很大强烈的偏见的话,我们也不会再邀请他评审的,这是一个非常客观的过程。

环球时报:您说“这远远超出了一个学术人可以接受的底线”,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吗?是否和其他学术同行交流过?他们的主流态度是怎样的?

张海霞:对一家企业故意列出某些“黑名单”,我很讨厌这件事,这是对我们作为评委的一种严重的侮辱,不仅仅是我们,是对全世界的科学家的侮辱,包括美国的同行在内。他们(科学家)为什么要接受这个?这真的完全背离我们作为学术人的原则,是不可以忍的,全世界的科学家都不能忍。

我发表声明后,接到了很多国内外学者朋友的邮件和信息,由于晚上在上课,我没有来得及仔细看,只知道来自亚洲、欧洲、美国的声音都有,他们大部分都很支持我,也有个别的学者会问我是不是深思熟虑过,那是还不了解我的人。从今天的反馈来看,这么多的同行都在声援,我觉得这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

环球时报:退出这个组织需要哪些程序?是否有被驳回的可能?

张海霞:申请退出需要给主编发邮件,他们再去研究决定,这些邮件我都发过了,我在等他们回复。不过有一位主编已经回复了,他说他也很震惊,现在要去调查,我说这件事不是空穴来风,那些邮件(指IEEE表示不再让华为雇员参与评审的邮件)都是明的。

环球时报:这件事会对学术界交流带来哪些负面影响?

张海霞:巨大负面影响,这是挑战学术界的底线,如果美国真要继续这么做的话,我相信全世界的科学家都会退出,我为什么要做科研?做科研就是能够通过研究去得到答案,解决客观问题,而不是主观的方式,我需要跟我的同行交流,我要跟他们在一起,因为我希望得到更多客观的评价,而不是主观的评价。

环球时报:这样的事情此前发生过吗?

张海霞:之前还真没见过类似情况,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不可以接受的挑战,科学问题就是科学问题,客观就是客观,你不能拿政治来干扰科技。

环球时报:IEEE选择在美方的压力下退缩,作为一家学术机构,是否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式?比如有学者提到更换注册地,这种建议现实吗?

张海霞:我不是IEEE的主席,我不能确定是否有更好的方式,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学术组织,如果真的公然把这样的邮件发出来的话,就真会对自己的信誉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组织注册地在哪不要紧,注册地并不决定一切,重要的是一个学术组织的核心理念的保持。

环球时报:退出会对您个人的学术研究产生哪些影响?

张海霞:没有什么关系,我的学术水平也不是被某一个组织所评价的,所以我觉得对我本人来讲,我不认为会有什么特别的损失。

环球时报:您和华为是否存在过合作关系?您怎么评价华为的同事在IEEE学术交流中的表现,怎么评价华人在IEEE中作出的贡献?

张海霞:我和华为一点关系都没有,华为雇员在IEEE的表现我真的不清楚,但是华为作为这么重要的一家参与标准制定的公司,参与这样的一些学术交流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为全人类谋福利。一个标准的认定,要经过真正产品来支撑,大家都觉得你好才行,不是说为某一个小团体在服务,我不认为华为的参与有什么不对,把华为排除在外才是问题,华为服务了全世界1/3的人,这样的公司不能说话,学术组织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至于华人对IEEE的贡献,真的太大了。而且在其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非常多华人参与各种学术会议,在杂志中担任编委,积极活跃的华人面孔越来越多,我觉得华人学者的声音是越来越强了。

最后,我呼吁学术一定要跟政治脱钩,科学家一定是要对科学问题保持严谨客观的态度,科学家有国界,但是科学是无国界的。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