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ofo破产?其运营主体首次现身全国破产信息网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ofo破产?其运营主体拜克洛克首次现身全国破产信息网

新京报讯(记者 赵毅波 陈维城 杨砺)4月2日,新京报记者从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获悉,ofo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申请人”而出现,申请人为聂艳,日期是3月25日,办理法院为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

记者多次致电并发邮件给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截至发稿时,法院方面尚未作出回应。ofo小黄车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未收到相关信息。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解释,广义的破产包括重整、和解和破产清算,企业申请重整、和解和破产清算条件有以下几种情况,一是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以及资不抵债;二是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以及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企业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可以申请重整。

韩骁表示,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

破产申请裁定受理后可能出现哪些情况?韩骁介绍,一是破产申请受理后、宣告破产前,企业(债务人)可以和债权人达成破产和解,破产和解需要债务人申请;二是破产申请受理后、宣告破产前,债务人或出资额占债务人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三是法院宣告债务人破产后,破产程序不可逆,公司最后会进入破产清算。

拖欠供应商货款,公司资金被冻结

ofo小黄车的困境不止表现在用户押金难退,也体现在与供应商货款纠纷上。从2018年开始,上海凤凰、天津飞鸽等自行车厂商纷纷要求ofo处理货款问题。

今年2月,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的《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和《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共计8082.75万元的银行存款和相应财产被冻结。

与此同时,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由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审理的《天津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显示,冻结被申请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145万元或查封其他等额财产。

今年1月份,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信息显示,顺丰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冻结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的账户存款约1375万元。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11月13日下发的《民事判决书》显示,东峡大通应向凤凰公司赔偿货款本金6815万,并按照年化利率6.525%的标准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1月11日,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凤凰自行车已于近日收到法院划转的东峡大通被冻结款项 2792.61 万元。

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ofo小黄车与顺丰、上海凤凰、天津飞鸽、天津科林、富士达、雷克斯、深圳梦网、云鸟、德邦等大大小小供应商有合同纠纷,与不少企业对簿公堂。

此外,近日ofo小黄车表示今年将大范围向全国三、四线城市推广代理模式。根据ofo推出的代理模式,代理商可享受到ofo小黄车完整的共享单车移动互联网解决方案,负责合作区域内的车辆日常运营,并以最快速度实现盈利。

累及滴滴、蚂蚁金服等股东  多位老员工离职

巨大的运营压力也令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坐不住。2018年12月19日傍晚,戴威发布内部信表示,“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ofo若败,将累及股东。公开资料显示,创立于2015年的ofo有过近十轮融资,囊括了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滴滴、中信、DST、弘毅、Coatue、小米顺为等知名企业和投资机构。

据知情人士表示,ofo真实融资额为14.5亿美元。据工商信息以及知情人士消息显示,滴滴目前是ofo的第一大机构股东,阿里巴巴次之。其中,滴滴共投入3.7亿美元;阿里投入3.4亿美元,另有8000万美元债权;蚂蚁金服投入1.4亿美元。此外,投资超过1亿美元的股东包括中信、DST、弘毅;投资1000万美元以上的股东名单里则包含了Coatue、新华联、经纬、小米顺为等机构。

当时新京报记者向上述部分机构求证,滴滴方面表示不予置评,阿里与蚂蚁金服对此未做回应。另有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蚂蚁金服目前是ofo最大债权人,此前为ofo发展提供了许多支持,包括融资、借款、寻找接盘方,以及帮助其独立发展等。

此外,1月17日,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名下公司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股东变动,ofo联合创始人薛鼎、张巳丁退出。当时ofo方面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系子公司正常调整。

随后,《财经》杂志发文称,上述ofo两名联合创始人已有多日未现身公司,2019年1月初,薛鼎退出了ofo总经理办公室的钉钉群。此外,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近期ofo小黄车数位忠实老员工陆续离职。

4月2日,ofo小黄车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目前未收到相关信息。

  存量押金未退,交通运输部征求意见要求当日还

共享单车押金用户也是债权人。共享单车押金问题由来已久。去年下半年来,共享单车“双子星”ofo小黄车也陷入押金风波。“我申请退押金3个月了,目前还没到账。”用户陈先生于2018年12月18日申请退款,当时排10198862位,截至4月2日,排队数已更新为9198699位。

ofo小黄车的押金有99元和199元类型,据此保守估算,ofo存量押金在9亿元—18亿元。

此前ofo小黄车试行“押金转理财产品”,折戟之后,ofo小黄车又为押金处理寻找出路。3月1日,新京报记者登录ofo小黄车APP发现,99元押金可升级为150金币,金币可用于APP内折扣商城消费,1金币等于1元。

当时ofo小黄车介绍,折扣商城大约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准备,经过两个月左右的研发,这几天开始小范围做一些测试,也算是公司给用户提供的一种新的服务。

对于共享经济的发展,今年两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对共享经济发展持包容审慎的态度,在发展中出现问题加以纠正,不许用“互联网+”共享经济的招牌搞招摇撞骗,要给企业有发展新动能的动力,推动公平准入、公正监管。新事物要由市场来优胜劣汰,政府进行公平公正监管 。

3月19日,交通运输部发布《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新规就网约车、汽车分时租赁和共享单车等交通新业态资金和押金管理办法向社会征求意见。新规明确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新规设置了收取押金的上限,如分时租赁押金不得超过单车成本的2%。同时,在预存资金上也设置了限制,如共享单车预存资金不得超过100元,其他交通新业态不得超过8000元。在备受关注的共享单车押金退还问题上,新规明确“押金应当日退还给用户”。

对于押金难退,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超时未退押金将构成违约。“押金所有权属于用户,押金应该建立独立的存管制度。平台若破产,押金不属于企业的破产财产范围,消费者享有别除权。”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陈维城 杨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