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小镇成网红打卡地 世界最后工业用蒸汽火车将远去

环球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西北小镇成网红打卡地,世界最后工业用蒸汽火车将远去

3月25日就要退休的蒸汽火车司机李鹤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自己工作了36年的西北小镇突然变成了网红打卡地,而日夜相伴的老旧机车竟然是人们纷至沓来的缘由。

1 天黑之后,蒸汽火车喷出的火光震撼、刺激。然而,现在并不是每列机车都能有这样的效果,因为煤的质量轻,火车并不用开足马力。一般来说,喷火的效果有时只不过是司机为重现当年开采时代火车爬坡的状态,特意为来自全球的摄影爱好者制造的“特效”。

2 马上就要退休的火车司机李鹤(上)和老搭档买买提·司马义正在为交班做准备。

3 李鹤正在观察火车后方的情况和信号,司机和副司机无论冬夏,都会时常把头探出窗外观察。

4 买买提·司马义正在向重要部件喷洒润滑油。他对工作十分认真,35年来没有迟到过一次,至今保持全勤。

5 李鹤(左)和买买提·司马义已经一起工作了35年,他们笑称,对方比老婆还熟。

6 46岁的宋骏福属于蒸汽火车上最年轻的一代。通常,他会比较在意的戴好口罩、帽子对布满煤尘的环境进行简单的防护。

7 买买提·司马义在这趟车上“客串”司炉。因为蒸汽火车上已经没有年轻人,所有持证司机轮番上岗,换班担任着车上的全部职务。

8 狭小的驾驶室,是火车工作人员生活中最重要的空间。

9 宋骏福交班前,正在对机车进行细致的检查。

10 李鹤喝的水是车上锅炉烧开的,每天他们从家里带的饭菜和饮水都靠车上的热能加热。

11 清晨,停靠在剥离站的列车正在进行发车准备。

12 买买提·司马义坐在车头驾驶室里作短暂的休息。

13 宋骏福清晨接班后,正在为蒸汽火车巨大的水箱加水加药。水箱加满后,要向里面加入强碱,以保证水路畅通。

14 剥离站后面的一间小屋里,化验员正在对蒸汽火车水箱里提取的水样进行化验,这是每天早上交接班时所有火车都要进行的工作。

15 一大早,刚刚接班的买买提·司马义正在将火车停靠在剥离站,等待对车辆进行发车前的例行检查。

16 坑口站值班员王登海正在填写火车运行图表。值班室每班12小时,只有一名工作人员在这里对每趟列车运行情况进行监控、调度。

17 深夜,不太爱说话的司机张强正在抽着烟,他不太抽烟,只是偶尔用来解闷提神。

18 买买提·司马义工作间隙正在给家人打电话,宋骏福不时的插话调侃。

19 夜晚交班前,买买提·司马义正在对驾驶室进行整理。每次交班,他都会对驾驶室进行细致的打扫,用水枪清洗地板,然后用高压空气吹掉布满车厢的煤灰。

20 停靠在坑口站等待交班的车头,三道岭矿区的四辆蒸汽火车分为甲乙丙三班,每班工作12小时。

本月25日就要退休的蒸汽火车司机李鹤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自己工作了36年的西北小镇突然变成了网红打卡地,而日夜相伴的老旧机车竟然是人们纷至沓来的缘由。随着一张张让人震撼的火车照片和小视频被摄影爱好者、火车迷发到网上或上传抖音,距离新疆哈密市80多公里的三道岭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尤其在冬季,火车喷出的蒸汽遇到室外极寒空气形成的雾化效果,让远方来客们震惊、激动。

三道岭煤矿曾经是全国著名的煤炭生产基地,新疆最大的煤矿,也是西北最大的露天煤矿,这里的煤产量高、质量好。当时,矿上30多辆蒸汽火车夜以继日、争分夺秒地把原煤从矿坑里输送出来,送往矿区东部的选煤厂。然而,伴随着资源枯竭产能降低,人们再也见不到当年那种热火朝天的景象。蒸汽火车,也因为配件停产、环境污染等等原因,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目前只有4辆蒸汽机车还在三道岭矿区运行。这四列火车也成为了世界上仅有的仍然在工业运营的蒸汽火车(观光用车除外)。近年来,矿上准备停运全部蒸汽火车由重型卡车代替的消息不断传出。

众所周知,蒸汽机的出现引发了18世纪的工业革命,直到20世纪初,蒸汽机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动力。1804年,英国人Richard  Trevithick发明了世界上首辆可以实际运营的蒸汽机车,20多年后,第一部商业运营的蒸汽机车投入使用,成为世界上最初级、最古老的第一代火车,从此在铁轨上开始了它的辉煌,并成为时代的象征和骄傲。

在三道岭土生土长的李鹤开始可能并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专程飞越几千公里,跑到这偏僻的小地方来看这些又脏又破的“铁疙瘩”,也不知道什么是工业时代的活化石,他和矿上大多数伙伴一样,操着一口浓重的东北话,生下来就注定要在矿上讨生活。他们是“疆二代”,五十年代父辈从当年的东北老工业基地来到新疆,就此扎根在三道岭。

李鹤1983年参加工作,后来顺利的进入矿上开办的第一届蒸汽机车班学习,并在1986年考取蒸汽火车司机证,只有几平方米的狭小驾驶室成为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空间。那个时候,考火车司机可不比考大学容易,他说,干这活就要耐得住寂寞,每班12小时,车头只有司机、副司机和司炉三个人,工作在车尾的司旗更惨,因为那里只有一个人,要目不转睛的观察沿线信号,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维吾尔族司机买买提·司马义,是李鹤的老搭档,1984年一参加工作,俩人就在一起,按他们的话说,比老婆都熟。谈起李鹤没几天就要退休,买买提既羡慕,又不舍,老李终于可以休息了,可工作中也早就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他们觉得,蒸汽火车马上就要被淘汰了,越来越多中国的、外国的游客赶来留影,甚至世界火车协会都派人专门过来拍资料,心里挺高兴,毕竟被认可是件挺不错的事。同车的宋骏福,是蒸汽火车上的年轻一代,今年也有46岁了,“年轻人干不了这行,吃不了这个苦。”他不时的和两位老同事打趣,也对蒸汽机车停运后,自己何去何从表示着担忧。

煤炭,曾经对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在环保压力日益增大以及近两年政府强力去产能、调整经济结构的大背景下,产量正在逐年下滑,许多产煤大省都面临着转型的困境,常年的过度开采让许多像三道岭一样的矿区走到了生命周期的尽头。因此,如何制定新的经济战略,平衡环保和经济发展,成了考验当地政府的新课题。作为最后一批蒸汽火车,这些在新疆三道岭矿区忠诚的服役半个多世纪的老功臣们,也很快就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成为时代的末班车。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崔萌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