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中医学家邓铁涛逝世 抗“非典”获“三个零”成绩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邓铁涛逝世:百岁老人,曾临危受命抗“非典”

他曾临危受命抗“非典”、多番有效救治重症肌无力。作为百岁老人,他童心未泯,弥留之际,还跟学生开玩笑,“我还怕什么呢,我该做的都做完了。”

文|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黑白遗像中,老人慈眉善目,笑容可亲。

1月10日下午5时,广州中医药大学三元里校区原针灸楼一楼大厅内,邓铁涛教授追思会举行。遗像两旁挂的挽联写着,生是中医人,死是中医魂。

追思会的队伍排成长龙,哀乐徐徐,人们挨个走到遗像前献花,表达哀思。直到晚上八时许,仍有家长带着孩子来献花。

广州中医药大学发布消息,1月10日6时6分,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全国首届国医大师、现代著名中医学家邓铁涛先生,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104岁。

因为受父亲的熏陶,邓铁涛终生做了一个未曾改变过的中医梦。他曾临危受命抗“非典”、多番有效救治重症肌无力。作为百岁老人,他童心未泯,养生秘笈是养心养德。除了心心念念着中医,老人其实早已看开生死,2017年就立了遗嘱,弥留之际,还跟学生开玩笑,“我还怕什么呢,我该做的都做完了。”

行医80余年,致力于研究中医理论

1916年的农历十月十一日,邓铁涛出生于广东开平一个岭南名医世家,其祖父辈及父辈都是近代岭南温病专家。

邓铁涛的父亲名为邓梦觉,有“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之意。邓梦觉毕生业医,邓铁涛从幼时起就看着父亲用中医药救死扶伤,受言传身教,有志继承父业,因而走上了中医药学之路。

1932年,16岁的邓铁涛考入广东中医药专科学校,系统学习中医理论。1938年正式工作。

此后,邓铁涛“开始了一个中医梦”。行医80多年,他一直致力于研究中医理论。冠心病冠状动脉搭桥围手术期中医药临床研究、重症肌无力中医辨证论治及危象抢救方案的建立与研究、中医药防治非典型肺炎(SARS)临床研究,是世人公认的他对中医临床医学突出贡献的三项成就。

其中,2002年末,疫病SARS席卷广东。87岁高龄的邓铁涛临危受命,担任中医专家组组长。中医的介入为抗“非典”做出了重要贡献,以邓铁涛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为例,医院收治了58例病人,没有病人转院,没有病人死亡,没有医护人员感染,取得了“三个零”的成绩。

此外,根据自己的观点和理论体系,邓铁涛提出从补脾健胃着手对重症肌无力这一个世界难题的研究。四十多年过去,邓铁涛及其科研小组治疗重症肌无力病人的有效率达到98.8%,跻身国内外先进水平。

获“岐黄奖”,捐奖金支持临床实践

邓铁涛在整个中医生涯中,一直致力于振兴中医。他多次为中医药发展奔走疾呼,多次上书中央。

上世纪80年代初,全国中医药发展每况愈下,广东的中医人数急剧减少。1984年初,邓铁涛向中央写信请求振兴中医,获得肯定。1986年12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正式挂牌成立。

最广为熟知的是“八老上书”。1990年,因中央计划精简机构,中医药管理局拟被精简。1990年8月3日,邓铁涛联合全国七位名中医上书中央,请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只能增加,不要削弱”,中医药管理局最终被“保下来”。

除了在涉及中医的事情时总是毫不含糊站出来,邓铁涛非常关注后续中医人才的培养和学术的研究。1995年,邓铁涛即设立邓铁涛奖学金。当时还在广州中医药大学读博士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脾胃病科主任刘凤斌是第一届奖学金的获得者,刘凤斌说,当时切实感受到邓老对青年学子、年轻医生的重视。

邓铁涛研究所副所长刘小斌也对求学期间邓铁涛的关照感念至今。彼时刘小斌跟着邓铁涛读研究生,邓铁涛还从自己的工资中拿钱救济他们。

一名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工作人员称,邓铁涛身体尚好时,每年都会回学校和学生座谈交流,鼓励学生。

薪火相传或是邓铁涛对继承人的厚望。早在1990年,邓铁涛就曾在会议上表示要毫无保留地尽自己之所有教给自己的学生,并提出“学我者必须超过我”的口号。如今他已桃李满天下,曾经受他教导的学生,或在各大医院任职要位和专注医疗,或潜心做出研究推动中医学发展。

中医学如何更好地发展?邓铁涛认为,“临床实践是生命线”,中医的发展是靠不断的实践发展起来的。也正因此,2017年和屠呦呦同获首届“北京中医药大学岐黄奖”后,邓铁涛将100万元奖金的税后款全部捐出,交给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作为重症肌无力和心血管病的研究经费。

看开生死立遗嘱,最大的遗产为仁心仁术

多位受访者眼中,邓铁涛性格幽默豁达。身为长寿老人,邓铁涛的养生之道中或藏着他对生活的态度。邓铁涛赞同“养生先养心,养心先养德”。他曾提到,现在很多人一提到养生,只关注吃什么。在他看来,养生要先养心,养心要先养德。此外,做人不要老是向上看,有时也要向下看,观上不足、观下有余,心安乐了,人也会健康些。不要成天想占便宜怕吃亏,占不到便宜、吃了点亏就心里难受,更不要为了占人便宜干缺德事。在刘小斌看来,邓铁涛的心胸豁达,很大程度使得他长寿。

除了“养德”,邓铁涛曾向公众分享生活方式,他在日常生活中,注意饮食起居,坚持运动,还经常散步、打八段锦,长年用冷热水交替冲凉。

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多年为邓铁涛举办生日会祝寿,有一年邓铁涛进到祝寿会现场后,打趣道:“今天气温下降,与我相比,大家穿着略显单薄。也难怪,我才1岁,这么娇嫩,要多穿一件衣服保保暖。”引得全场欢笑。

在弥留之际,邓铁涛依旧保持良好心态。邓铁涛自2017年10月2日起因“肺部感染,冠心病、心力衰竭”住院治疗。一年多来,病情一度稳定,后身体逐渐变差。但在邓铁涛的弟子、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中医师陈瑞芳今年元旦探望时,躺在病床上的邓铁涛还能和陈瑞芳一起用视频拜年。

早在2017年,邓铁涛就写好了遗嘱。在治疗后期,邓铁涛还常跟弟子、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吴伟说,“我把我该做的工作都做完了,我还怕什么呢?”

但唯一让邓铁涛挂念的仍是中医。邓铁涛住院期间,仍多次念叨一定要用好、传承好、发扬好中医。回忆至此,吴伟忍不住落泪。“邓老说,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没有把中医传承发扬好,就变成历史的罪人。”刘小斌认为,邓铁涛做到了把生死置之度外,生死对他而言已不是什么问题,他有坚定的信仰,是关于中医的信仰,而他这一生问心无愧,他说生命可以停止,但学术要前进,这是他生前仍挂念着中医传承的原因所在。

1月10日上午,邓铁涛的遗书开封。遗书中写道:“我施留给儿孙最大的遗产是仁心仁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笔遗产早已交给两个儿子。⋯⋯邓铁涛研究所之一切所有非我之财物,其所有照旧与附一院及中光共管”。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如今,他或许还未在中医梦中醒来,而他也从梦中归去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