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外国贵宾边上隐形人:如何让李显龙外滩散步1小时?

原标题:揭秘上海外事2|外国贵宾边上的隐形人:如何让李显龙总理在外滩散步一小时?

摘要:在外人看来,国宾处就是负责迎来送往,但准确地说,他们是在协调各方下好政要接待这盘棋,从接到任务开始,与外方先遣组会谈,到外宾飞机落地、入住宾馆、公务拜会、参观访问到结束离沪,确保每个环节衔接流畅、每档活动平稳有序。

尽管是带家人出去旅游,但市政府外办国宾处的朱政宁还保持着工作习惯:进酒店后先上下转一圈,熟悉各个场地,确认电梯厕所位置。

在外人看来,国宾处就是负责迎来送往,但准确地说,他们是在协调各方下好政要接待这盘棋,从接到任务开始,与外方先遣组会谈,到外宾飞机落地、入住宾馆、公务拜会、参观访问到结束离沪,确保每个环节衔接流畅、每档活动平稳有序。

平时,外界从镜头中几乎找不到他们这些隐形人,“我们常开玩笑,镜头里是找不到我们,但是一有情况我们要马上到位。”朱政宁说。

站在国家高度“讲政治”

国宾接待体现的是国家意志,一些小细节往往攸关国家利益,因此所有环节都要站在国家高度“讲政治”。

比如,某国领导人在上海出席演讲、论坛等公开活动,主席台背景板内容是否严谨准确、国旗摆放位置是否合乎惯例、地图使用使用是否规范,都要反复确认。既要尊重外方考虑,也要遵循我方惯例,拿捏不准的地方要及时汇报请示,不可擅做主张。

不过,这并不代表国宾接待只能够墨守成规。“恰恰相反,我们也会与时俱进、对外事接待提出一些合理化建议。”长期从事外事接待工作的朱政宁介绍,这些年上海的外事接待也有不少新亮点。

比如,国宾用餐地点的选择就很有讲究。豫园的绿波廊酒楼、黄浦江畔的和平饭店、东方明珠的267米旋转餐厅,既能品尝上海特色美食,又能欣赏美丽的景致,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次,某国总统傍晚抵沪后希望直接游览浦江。国宾处改变了原先安排,联系下榻酒店提供船上送餐,并协商将原本一小时的游览延长到两个半小时,既满足了外宾一行的游兴,又可在船上享用自助晚餐,总统对这一安排很是满意。

此外,对于那些腿脚不便的外宾,国宾处还会设计活动路线,协调轿车停放位置,尽量让外宾少上下台阶。在中外双方签署协议时,按惯例双方领导会站在签字台后见证,但考虑到过程较长,在报请批准的情况下,特意安排双方领导入座见证。或许这只是小小变化,但让外方感受到了上海严谨之外的人性化与精细化。

做到“有温度”的接待

“讲政治”的国宾接待也有轻松温馨的另一面。这些年,不少来沪访问的外国领导都希望能从多角度感受上海风貌。除了外滩和豫园外,有的外宾希望逛逛南京路步行街,有的希望在黄浦江边晨跑,这些都对确保“万无一失”的国宾接待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以外宾“轧马路”为例,或许也就走上一刻钟。但为了这一刻钟,中外双方礼宾人员要多次协商,商定大致路线,去现场实地踏勘,分别从安全与礼宾角度出发,经过反复协商才能最终确定路线。当然,在实际过程中,有时外宾兴致特别高希望多走走多看看,有时没有按照推荐路线,这就需要接待人员随机应变,与警卫部门及时沟通,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灵活应对。

国宾处王丹丹告诉记者,去年,欧洲某国首相在沪期间希望中国传统文化。经双方商定,安排首相一行在参观豫园后和中国小朋友一起做剪纸,体验传统手工艺制作。随行的外方媒体也做了积极报道。

还有一次,去年年上半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沪期间提出,希望晚饭后去外滩散步。原本只安排走一刻钟步行一小段路,但国宾处从驻沪领馆处了解到,他对外滩万国建筑群很感兴趣,于是特意联系相关专家出面陪同,对每幢建筑进行详细讲解。这次“轧马路”走了近一个小时,从外白渡桥一路走到了延安东路,事后领馆还专程来函感谢安排。

这种“有温度”的接待,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2017年4月,欧洲某国首相访华。外方先遣组提出,希望首相在上海期间能安排参观一所女足学校。接到任务,国宾处制订详细的接待方案,安排首相访问梅陇中学,观看女足小队员表演精彩的足球操,并安排前国足队长孙雯开球。

首相当场向小队员们发出了参赛邀请。由于准备时间较紧,国宾处经过协调与沟通,在不违反外事规定情况下灵活操作,确保孩子们能顺利踏上行程。于是,原本一次普通的国宾接待任务衍生出民间交流佳话,为两国青少年搭起一座人文和友谊桥梁。

“我们是历史的参与者”

在采访中,不少国宾处的同志感叹:“自己有点对不起家里人”。按照规定,外宾在上海期间,为了便于工作,国宾处接团人员都要随外方住在宾馆中。一次某国总理在上海停留了近两周时间,负责接团同志也就陪了近两周时间,他自嘲是“数过家门而不入”。如果在这期间家里有什么事,他根本无法顾及,只能辛苦家人照料,难免心里会有愧疚感。

外事接待中会难免会有些小插曲。某晚,国宾处王丹丹收到通知,由于天气原因,外宾从北京起飞的航班临时取消了,她联系了相关部门,取消接机和第二天的活动安排。“没想到当我准备休息时,电话又来了,飞机又正常起飞了。”她马上带好接团的材料,出门往机场赶,路上还要尽快通知各个部门,恢复之前安排。等她全部协调安排好,把外宾接到宾馆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从外宾飞机降落在上海起,我们神经就高度紧张,不敢有丝毫懈怠,直至飞机离开那一刻才能如释重负。”国宾处副处长张华说,因为我们的一举一动代表上海乃至国家形象,丝毫不能有懈怠。这是职业责任感,也是职业荣誉感,“我们不只是历史的旁观者,而是通过自己的方式,成为历史的参与者。很自豪,也很骄傲。”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