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蔡奇点赞的“哨声”从北京东部山区响遍全城

原标题:蔡奇点赞的“哨声”从北京东部山区响遍全城!

来源:北京日报

平谷区大兴庄镇,盘踞在东石桥河两岸的上百家养殖场如今清理一空,“臭不可闻”的河水变得清澈见底,二十几年没见过水草的河道,不仅长出了荇菜等水生植物,还有野生鱼儿悠然游弋;西城区什刹海多年碰不得、拆不动的违法建设,半天时间就拆了个干干净净,银锭桥到鼓楼的视觉通道打通,再现老北京“银锭观山”胜景;石景山区金都玉林地块的私搭乱建一条街如今整饬完成,焕然一新,居民幸福指数攀升……

对北京城市治理,习近平总书记寄予厚望:“北京城市大,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要探索构建超大城市治理体系,这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对北京提出的要求。”“城市管理要像绣花一样精细。越是超大城市,管理越要精细。”

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的指引下,北京市将来自基层首创的“街乡吹哨、部门报到”作为今年全市重点改革项目。

市委书记蔡奇挂帅,深入基层调查研究,走街串巷、面对面听取基层干部群众意见,还把市委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直接开在一线,现场专题研究“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他强调,要坚持问题导向、重在实效,深入推进“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解决抓落实的最后一公里,努力形成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北京经验”。

目前,这项工作已经在全市全面推开。从京东到京西,从乡镇到街道,随着一声声“哨响”,群众家门口的烦心事一件件得到解决。

缘起:从镇到街

最先探索这一工作机制的是平谷区金海湖镇。

金海湖等乡镇的盗挖盗采现象屡禁不止,令当地政府头疼不已。平谷区认真调研后摸出了“病根”:盗挖盗采多发生在基层,乡镇一线最容易发现,却没有执法权;执法部门虽然有权,但是管理重心偏高,很难及时深入一线发现和解决问题。

找到裉节后,平谷区“对症下药”,在金海湖镇启动安全生产、安全稳定、打击破坏生态行为、打击违法犯罪的“双安双打”专项行动。与之前不一样,执法“主导权”下放到乡镇。乡镇一“吹哨”,各相关执法部门必须在30分钟内响应,集体会商。

金海湖镇党委书记韩小波“哨声”一响,16个执法部门随叫随到,发现线索快,解决问题准,盗挖盗采这个在金海湖一度猖獗的违法行为终于得到根治。

2017年,平谷区委区政府在“沙盘推演”的基础上,将联合执法成效提炼为“乡镇吹哨、部门报到”制度,同时还延伸形成三种协同模式,不仅乡镇可以“吹哨”,责任部门也可以“吹哨”,让其他部门和乡镇予以配合,从而实现执法部门之间的协同治理和乡镇基层与执法部门协同治理。许多“老大难”问题得到解决:“疏整促”各项任务全面超额完成,盗挖盗采行为全域绝迹,水污染治理初次全部达标,“四抢”得到有序清理,持续十余年的海子村信访问题得到平复……

类似的探索,也在其他区陆续涌现:西城区街道牵头、委办局配合,成立综合执法小分队;海淀区将交通、城管、公安等力量下沉到社区网格;石景山推行综合城管制……

市委、市政府提炼基层经验,将“乡镇吹哨、部门报到”升级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写入今年的市政府工作报告。

从“乡镇”到“街乡”,一字之差背后是郊区“重大问题整治”向城市日常治理的转变;是联合执法链工作机制向全面推进基层治理运行模式的转变;是一时一地的基层鲜活实践向制度化、科学化、系统化的体制机制改革转变。

探索:权责一致

今年年初,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分团审议时,“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成了东城团里讨论最热烈的话题。

“街乡吹哨,你吹过几次?”市委书记蔡奇向龙潭街道工委书记杜娟询问“吹哨”问题。

杜娟面露难色:“现在街道办事处比全科医生还全科。我们不怕啃硬骨头,但是很多问题还需要进行调研,明确权责利,不然不知道哨在哪儿,怎么吹。”

蔡奇回应,长期以来,行政权力和资源主要集中在一些直管单位,形成了看得到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到。“街乡吹哨、部门报到”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一种机制;不仅仅是综合执法,还涉及由街道依法管理。“基层职责有很多,但最后权可能跟不上。所以权责要一致起来。”

不久后,蔡奇又专程到东城、西城调研,不仅检查工作成效,还与8位街道书记面对面了解情况,推动“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试点工作开展。他直指要义,“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要立足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推动治理重心下移,尽可能把资源、管理、服务放到基层,保证基层事情基层办、基层权力给基层、基层事情有人办。

今年2月,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党建引领街乡管理体制机制创新实现“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实施方案》,制定加强党对街道乡镇工作的领导、倡导党员参与社区(村)建设、持续推进社区减负工作等14项推进举措,并明确每项举措的责任单位及完成时限,赋予街道乡镇更多自主权。

各区则随着改革的推进,结合自身情况,不断完善机制,确保权责一致,让看得到的也管得到,打通抓落实的“最后一公里”。

“赋权”是改革的核心。

东城区施行街道“大部制”改革,街道机构从原来上下一般粗的25个科室和4个事业单位,精简为向下对口的“六办一委一队四中心”,29个部门精简成12个。新增加了街道职责清单准入制度,梳理形成106项街道内设机构职责清单,作为街道履行职能、开展工作的主要依据,把不应该加给街道社区的负担坚决挡在门外,使街道能够更加聚精会神地抓主责主业。

这下,不知道“哨在哪”“怎么吹”的杜娟有了底气,她对把“哨”吹好充满信心,“改革后,街道的管理范围和工作要求与以前相比发生了变化,我们将积极与有关部门主动对接,把握好职能改变带来的新变化和新规律。”

“下沉”是改革的保障。

海淀区结合每条街巷特色功能、治理难度及重要程度选配“街巷长”。明确职责,细化工作流程,开展“岗前培训、岗中交流、岗后总结”。同时,全面整合机关干部、专职社工、执法人员、积极分子、志愿者五种力量,建立“街巷理事会”“街巷共管会”等组织,定期会商街巷治理难题。充分整合已有“大城管”工作体系、“双报到”机制、街区规划师制度等各类平台服务群众功能,构建“大家街巷、大家管理”治理新格局。

石景山区则在九个街道都成立了社会治理综合执法指挥中心,强化全权、全时、全管、全责的“四全”职能,将城管分队划归街道管理,抽调环保、安监、工商、公安、食药监、交通、消防等八个部门骨干力量组成综合执法组,派驻人员的党组织关系全部转入街道,由街道党工委行使管理权、考核权和任免建议权,率先实现了“街道统领、部门常驻”,极大提高了问题解决的效率。

实效:精准吹哨

群众满意是检验工作的标准。蔡奇在基层一线调研时多次强调,“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是一种抓落实的机制。他要求,注重实效,把是否解决了问题、增强了群众获得感,作为衡量“吹哨报到”工作成效的标准。

各区不断探索,完善工作方法,让哨音响亮的同时,也提高吹哨质量,切实办好群众家门口的事。

今年3月份以来,朝阳区安贞街道积极探索,深化“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并在街道、社区层面延伸开展“社区吹哨、科室报到”工作机制,同时进一步延伸为“一吹哨三报到”工作机制,实行社区党委吹哨,科室、联盟单位、党员报到。街道一声“哨响”,朝阳区8个部门集体“报到”,会商制定了多项措施缓解安贞路交通拥堵状况,解决了周边老百姓的“心病”。街道还构建“232吹哨—报到”闭环机制,建立街道、社区2级“吹哨—报到”流转平台,明确应急哨、重点哨和常规哨3类“吹哨—报到”事项、制定2个“吹哨—报到”事项清单,确保科室有报到、有落实、有反馈。

怀柔区则制定实施“哨前五步法”,按照“基层问题基层办,复杂问题吹哨办,分级处置分类管,保证质量不过滥”的原则,着力形成到一线解决问题的导向,确保街乡吹哨有质量。同时,搭建区、镇街、村居一体化运行的多网融合系统平台,将“吹哨、报到”工作进行梳理,形成了“多方联动、精准发力”的服务模式,实现群众吹哨、网上跑腿、格内报到,让群众的获得感更加直接,服务更加便捷高效。

……

越来越多的实践探索,不断理顺“条”与“块”的矛盾,增强街乡镇在城市治理中的主体作用,赋予其“吹哨”、召集执法部门解决问题的权力,让城市治理呈现1+1远远大于2的效果。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就是推动管理重心下移,走出传统行政架构“条条”的束缚,让治理权下沉到星罗棋布的基层“块块”——体系完善、机制创新,成为北京精细化治理最强有力的抓手,也将为城市治理提供更多“北京经验”。

撰文| 武红利   摄影|戴冰

点击进入专题: 北京“街乡吹哨 部门报到”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