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韩国瑜胜选 能否帮吴敦义领导的国民党脱胎换骨?

原标题:韩国瑜胜选后,能否帮助吴敦义领导的国民党脱胎换骨?

摘要:改革是一项十分复杂系统的工程,任何组织的改造或再造不经一次乃至多次痛心彻骨的自我否定,实难起死回生。

采取“空军突袭”“陆军突击”“三山造势”的选举模式,以经济民生替代意识形态,以“文明选战”替代 “选举奥步(闽南语烂招)”,以政见主张替代大佬站台的选战策略,韩国瑜打了一场“文明选举”。结果大赢民进党参选人陈其迈近20万票,使得民进党引以为豪的“民主圣地”翻转,并将这种效应在选前溢至台中、云林、彰化等地,帮助国民党大幅收复城池,由原来执政的5县市骤然升到15席,仿佛看到重新执政的曙光。

然而,在国民党气势上升之时,不少人却对其前景不看好,认为国民党中央在高雄一役中出钱出力都不够,甚至在选举的关键时刻,党主席吴敦义的“母猪说”,差点成了韩国瑜的“猪队友”,加上韩国瑜也因行程问题未参加党中央力推的“六都”参选人台北合体,更让人对韩国瑜与国民党的关系浮想翩翩。

虽然如此,韩国瑜毕竟是国民党中央在高雄推出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的胜出当然也是国民党在高雄的重大胜利,对于振奋国民党低落的军心士气也具有绝对的激励作用。韩国瑜在选举政见中的一些主张,是带有个人的性格烙印,但总体并未全面偏离国民党,承认两岸同属一中的“九二共识”就是如此。因此,如果说国民党在选举中没有任何作为倒也冤枉了国民党。选举毕竟不是哪一个人所能完成的任务。无论怎么说,韩国瑜入主高雄市府,的确在岛内掀起不小的波澜。有人认为以韩国瑜的能力和战力可胜任党主席,甚至可以冲大位,也可能成为推动国民党改革的新力量。

历史告诉我们,改革是永恒的话题。这对百年国民党来讲也并不陌生。当初建党思想虽好,改革的声音和脚步也从未停止,但国民党就是屡改屡没落,换言之就是越改越退步。经历百年岁月侵蚀,逐步丧失敢战、敢言和敢于追求统一的初心,时值今日虽不至于荡然无存,但也近乎耗尽。

1992年前,国民党是绝不允许两岸有丝毫的分离,也正因为如此,处理两岸关系一度成为国民党的“强项”。但之后为了所谓的选票,逐步丧失党魂,中心思想和基本立场,在民进党后面亦步亦趋,时不时喊一喊所谓的“一中各表”,生怕别人骂“倾中(大陆)卖台”。这种前怕狼后怕虎,两边都讨好都不得好的作派让民众甚为反感,不仅让自己陷入进退失据,还在4年前选举中输得精光。此次“九合一”选举还想喊“一中各表”,但很快被民众“韩国瑜是韩国瑜,国民党是国民党”的声音淹没,让两者处于似连似割的状态。

“韩流”看似偶然,实是民进党执政不得人心的必然结果。国民党对此是心知肚明,不过是由于长期行走在“上书房”,习惯了“看奏本”,淡忘了统一的初衷。那么这种初衷还在不在呢?当然在,只不过当年的初衷已成今天的应景,时不时地拿出来作为选举工具。此次“韩流”的兴起可能会使国民党在找回初心上有所警示,有所触动,也可能有再次改革再造的冲动,但时值今日却看不到这种回心转意的迹象,反而在讨论哪颗“太阳”能出征2020年上,显得更为积极。

辩证法告诉人们,任何事物的变化,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也是次要因素。国民党脱胎换骨唯一的出路只有通过改革,进行自我革新。“韩流”只是外因而已,倘若将变革寄望于“韩流”的推动,实是高估的“韩流”的作用,低估了国民党的积弊成习的沉痾。

改革是一项十分复杂系统的工程,任何组织的改造或再造不经一次乃至多次痛心彻骨的自我否定,实难起死回生。2014年国民党选举惨败后,党内已高高举起改革和团结的大旗,可4年过去了,国民党的改革进行的怎么样呢?国民党和民众都看的很清楚。改革是艰难的,如果没有彻心大悟的反思检讨,以刮骨疗毒的勇气和伤筋动骨的“手术”,向包括推行两岸统一在内的为民谋福祉的方向前进,重拾民心,光靠外力的推动是决然不行的。

“韩流”固然对急需变革的国民党有一定的警示,警示着国民党要再反思、再改革,要想重生,务实适应两岸必将统一的大势。倘若长期固步自封,立场摇摆,或为了一时的执政,只对这棵茂密的百年大树进行一些所谓的修剪,无异于掩耳盗铃。就算赢的2020年大选,也只是灵光一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