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两个厅级“保护伞”落马 可能传递了一个信号

北京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省级广播电台台长竟然涉黑!

撰文 | 孟亚旭 

今天的话题,从两个厅官说起:

  • 11月29日,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周符波(正厅级)被公诉。

  • 12月5日,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原党委书记、台长赵春涛(正厅级)被检察院决定逮捕。

这两名厅官的一个共同点是,都涉及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没错,是“保护伞”!

提到保护伞,自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不少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被查,但厅级“保护伞”,并不常见。

从记者到台长

先来看一下赵春涛。

赵春涛,1962年2月出生,今年56岁,内蒙古凉城县人,是从基层一步步锻炼上去的,早年曾担任内蒙古电视台技术外录组技术员、内蒙古电视台新闻部记者、内蒙古电视台新闻部录制科科长、内蒙古电视台台长助理、内蒙古电视台副台长等。

2010年9月,担任了8年内蒙古广播电影电视局副局长的赵春涛履新内蒙古电视台台长,2014年1月任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台长,今年8月21日,赵春涛落马

据最高检的消息,赵春涛涉嫌多个罪名——受贿罪、单位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故意伤害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故意伤害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在一个厅官身上出现并不常见。

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包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或者纵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赵春涛之前,还有一个厅官涉上述罪名——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周符波。

中纪委反面典型

“参与封建迷信活动由来已久,看八字算命、看风水算卦,什么都信,就在出事前两天,还去了一趟四川峨眉山,祈求神灵助我渡过难关。”周符波在忏悔录中说。

不过,再忏悔也没用了。

周符波落马是2017年3月1日,2017年6月23日被双开,2018年11月29日周符波被检方公诉。从落马到被公诉,周符波案已经“走”了快两年了。

在周符波等待公诉的日子里,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斗争打响。

今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提到,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则通知提到,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2月2日,两高、公安部、司法部联合下发通告,明确“对于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人员充当‘保护伞’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将坚决依法依纪查处,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周符波也未能幸免,在被起诉时,检方指控他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这个罪名在去年周符波被双开时并未提及。

就在今年10月10日,中央纪委公开曝光五起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周符波是其中级别最高的“保护伞”:

  • 2014年12月,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税罪、非法经营罪对涉黑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文烈宏等人立案侦查。为此,文烈宏多次找时任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周符波请求关照(周因经常在文烈宏开设的赌场赌博而相识)。

  • 2015年上半年,周符波违规指示长沙市公安局暂缓侦查,并出面协调文烈宏与举报人的关系。后长沙市公安局作出撤案决定。

  • 长沙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单大勇违规与案件当事人文烈宏接触,向其通风报信,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充当“保护伞”并收受巨额财物。

院长跳楼自杀背后

周符波为什么要充当文烈宏的保护伞?

此前有报道称,周符波担任邵阳市副市长时,就迷上了赌博,常常是周五从邵阳回长沙,就直奔赌博场所,跟文烈宏等一直赌到周日晚才回邵阳上班,在牌桌上奋战两天两晚,最多的一次输了200多万元。

输了钱,就找文烈宏借高利贷。当上公安厅领导后,文烈宏免除了他的利息,但巨额的本金一直没法还,所以乖乖地成了文烈宏的黑恶势力保护伞。

在周符波被公诉前两个月(2018年9月20日),文烈宏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案被检方提起公诉。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经差不多快一年了,打击“保护伞”是其中的题中要义。

今年的一个感觉是,伴随高层文件的下达,一些“保护伞”也渐次浮出水面。通过以往的报道我们不难发现,不少政法系统、基层村干部充当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比如,在中央下发通知后没几天,在廊坊市有一人跳楼自杀,并留下了绝笔信。

2018年1月27日,廊坊市城南医院院长张毅跳楼自杀,留下绝笔信控诉与其合作创办该医院的合作方——廊坊市安次区人大代表、杨税务乡北小营村村民杨玉忠,对其实施暴力威胁等涉嫌违法犯罪行为。

该案是河北扫黑除恶第一案,中央巡视组将此案列为重点督办案件,中央、省、市有关领导相继作出批示。

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披露,河北省纪委监委领导曾到廊坊市督导专案工作,提出“既要查‘经济发家史’,也要查‘政治发展史’,彻底揪出其背后的‘保护伞’”。

据报道,专案组调出了涉及北小营村拆迁和城南医院张毅案的全部警情,逐一拉出主办人、办案人、审批人清单,挖出多起接案不受、违规办案等问题。

“如2018年8月24日,杨玉忠指使社会人员赵某某、刘某某向城南医院副院长邢士江索要医师注册密码,发生争执后将邢士江打伤,杨税务乡派出所出警后始终未立案。再如,北小营村部分村民遭遇暴力拆迁后向杨税务乡派出所报案,也未得到及时处理。”

最终,27名纵容包庇、间接助长杨玉忠涉黑团伙的党政干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或组织处理,7人被移送审查起诉。

但一个事实是,“保护伞”不仅仅在基层。

厅级“保护伞”被查,可能是个信号。

资料 | 民主与法制时报 澎湃新闻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