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贺建奎父亲讲述儿子成长史:他还是有一点天才的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贺建奎父亲讲述儿子成长史:他这个人还是有一点天才的

新京报讯(记者 侯雪琪 逯仲胜 陶若谷 实习生纪思琪)在贺建奎传到网上的一段视频中,他提到,“我出身于一个很小的农民家庭,夏天的时候腿上全是蚊子包。”贺建奎于1984年出生于湖南娄底市新化县的农村,他的父亲母亲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平时种田、喂猪。父亲也打过工,做过煤炭和基建工人。

贺建奎父亲说,贺建奎从小成绩就很好,从六岁开始读书,小学、初中是第一名,高中是第一名,大学也是第一名,到博士都是第一名,就没有考过第二名。

“物理数学两科永远都是第一名,外语也可以。他都是自己学习,我们没人管他。他晚上有一次十二点还不睡觉,一直打着灯写作业学习,他说我一定要做出来,做不出来就不睡觉。有一个老师问了一个问题,要他到新华书店买那个书看。他没有去买,但一放学就到书店里面看那本书,一看就四个小时,几天就把那个书都看完了。之后老师问他书买了吗,他就说他看完了,里面的东西全都记得、全能够背下来,他这个人还是有一点天才的。 ”

a6a54cd879d0629d7103036e2e59ec7e

贺建奎父亲讲述儿子成长史:他这个人还是有一点天才的。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2002年,贺建奎考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在大学期间,贺建奎靠着奖学金完成了学业。“就读高中花了点钱,那个时候也得过奖学金,有几百块。大学第一年交了学费,第二年贺建奎就考了全校第一名,学校奖励了一万多块钱奖学金。上大学之后,每次他回到村子里,大家就好想见他,想听听他讲这个读书经验。”

贺建奎的伯母说,贺建奎父母为了儿子读高中的学费,曾经东借西借,但上大学之后就没再用过家里的钱了,“他是大学破格录取的,没有填志愿,直接从一中录取的他,四年大学完了后马上到了美国一个学校,有全额奖学金,所以在美国又没有用一分钱。”

2006年,贺建奎本科毕业时,就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一篇关于量子态传输的学术论文,之后他选择到美国求学,并于2010年获美国莱斯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博士期间,他师从物理和生物工程学教授Michael.W.Deem,两人曾合作发表过多篇关于病毒基因研究的论文。2011年至2012年,贺建奎在斯坦福大学史蒂芬·夸克实验室(Stephen Quake lab)进行博士后研究。在此期间,他出版了一本书。根据亚马逊官网的说明,这本书介绍了预测主要流感病毒的统计方法和解释CRISPR这项基因编辑技术的第一个理论模型。

之后,贺建奎选择回国,供职于南方科技大学,并开设了自己的实验室。回国后,贺建奎和Michael.W.Deem仍不断有学术研究上的合作,包括此次的“基因编辑婴儿”项目,并邀请其担任自己两家公司的科学顾问。

就此,莱斯大学发表声明称,莱斯大学在此前对该项研究毫不知情,并表示“不管在何处进行,该项目都违反了科学研究的准则,并不符合科研界与莱斯大学的伦理道德要求”。莱斯大学已经启动了对Michael Deem 博士与这项研究的关系的调查。

贺建奎父亲称,贺建奎博士毕业后,美国大学曾挽留他,但他还是选择回到深圳,“中国的待遇不会比美国少,而且他说中国人搞科研很薄弱,他要超过美国科学家,在世界领先,就在中国拿了项目研究基因。这个基因好多美国人研究不了的他可以研究,研究了就可以超过全世界。”

回国工作后,贺建奎一般一年只回一次老家,有时候是清明节,有时候是春节。父母每年会去看他两次,上次是在深圳。对于儿子的研究项目,父亲并不太清楚,只知道是赚钱的。平时给父亲打电话聊天,也大多是问父母最近有没有钱花,缺不缺东西,还打不打牌,喝不喝酒。“他在那边忙、很忙,总是搞科研,最近又拿了三个项目。我问他的时候他就说研究基因,说你们也不懂。”

关于“基因编辑婴儿”项目,贺建奎从来没有向父亲提过,父亲是通过其他人才知道的,“别人在电视上看到他(贺建奎),他在电视上上了新闻,说研究的东西是世界第一。”

贺建奎于2012年7月在深圳创办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主要研究方向是他在斯坦福博士后时研究的单分子测序技术。公开资料显示,贺建奎现担任6家企业法人代表,是7家企业的股东,4家企业的高管。

在父亲眼里贺建奎是个很孝顺的儿子,平时每个月会往家里打几万块。老两口去儿子家里看他的时候,儿子会告诉他们可以随便拿家里的东西,吃的也好,用的也好,钱也好,都随便拿,喜欢什么就拿什么回去,无论拿什么都可以。在湖南新化,贺建奎拿了一百万给哥哥买了一套房子和一辆车,他也答应父亲会重修家里的老房子,“要把这个房子拆了,再修个大的,修那种别墅。”

记者侯雪琪 逯仲胜 陶若谷 实习生纪思琪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