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贺建奎现身前发言被延后 现场曾出现短暂骚动

第一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发言被延后,现场短暂骚动

简介:贺建奎出席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

按照计划,贺建奎会出席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并在11月28日上午11:30围绕“人类胚胎编辑(Human Embryo Editing)”主题作发言。

一波三折,贺建奎的发言被延迟了,但几乎没有人离开会场,想要离开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因为所有过道上挤满了人。贺建奎登台的时间是12:46,现场响起了密集的摄像机摄像声。

“我们想给贺博士一个机会解释下他做了什么……但与观众的互动环节被取消了。”主持人Francis Crick Institute宣布。贺建奎终于出场了。

“OK, Thank you,”贺建奎开始了他的发言,“首先我想为基因编辑婴儿的事道歉。”在这场学术会议上,贺建奎是以HIV病毒的危险性开始他的学术报告的。

他同时表示,这个结果是被泄露的。

“这个研究本来应该提交给一个期刊供他们评论,我首先要非常感谢各位向我的承诺,我们承诺对我们研究结果进行最精确报道。我非常感谢我的大学,他们没有给予我们很多的阻碍,对于各位同行,我想表示感谢,感谢并且愿意与各位分享,同时也感谢我们的学术共同体,愿意与他们共享我们的数据。”他说。

根据这场峰会公布出来的议程,会有5位学者就该主题发言,贺建奎会是最后一名发言嘉宾,发言结束后5位学者会和观众互动讨论。

此前主办方已确认,这一议程未发生变化,贺建奎确认出席会议,不接受媒体访问。

但轮到贺建奎登场时,前四位学者登台进入互动讨论环节。目前四位发言的学者登台进行了他们的互动讨论环节,贺的发言被延后。

现场甚至有一阵短暂的骚动,有人发出惊叹声。

28日上午11点30分,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的听众数量达到了巅峰。四个过道上挤满了人,中间过道上席地而座的观众大概率是媒体记者,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抱着电脑或笔记本,记录着什么。

港科院公关关系顾问郑丽敏向第一财经确认,这一议程未发生变化,贺建奎确认出席会议,不接受媒体访问。

此前现场已有PPT放出,贺建奎名字出现在“人类胚胎编辑(Human Embryo Editing)”环节的背景PPT上。

按照计划,贺建奎会出席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并在11月28日上午11:30围绕“人类胚胎编辑(Human Embryo Editing)”主题作发言。根据这场峰会公布出来的议程,会有5位学者就该主题发言,来自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会是最后一名,发言结束后5位学者会和观众互动讨论。

上午10点30左右,不断有媒体对贺建奎会否出席该会议作出报道。

会场外的媒体在等待最新消息会场外的媒体在等待最新消息

等待贺建奎

所有人都等着贺建奎。据新京报报道,贺建奎团队负责媒体事宜的工作人员陈远表示,贺建奎将在峰会上公开该项目数据。

这也让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引发了空前关注,这场学术会议开始前一天的深夜10点仍有媒体报名参会。

贺建奎会于28日出席会议。尽管张锋、Jennifer Doudna等顶尖科学家会在27日发言,但28日媒体和观众数量要远超27日。28日入场会被门口的工作人员核验证件,27日则没有。

按照议程贺建奎会在28日11点30发表讲话,11点到11点30是中场休息时段。11点之前,多数媒体留下手袋在会场占座,人则在会场外面约访相关学者。但11点15开始,媒体开始蜂拥进场,接近11点30仍有媒体没有架好机器。

所有人都等着贺建奎,这个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操刀者。

峰会筹委会主席戴维·巴尔的摩2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他没有看到任何研究结果,在没有听到贺建奎的演讲前,都不可以下定论,但基因编辑婴儿实践不符合伦理。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高级研究员邱仁宗是首位在峰会发言中提及贺建奎的学者。他表示,如果网络上的报道是真的,那么贺建奎的行为远远低于我们能够接受的底线,是最不道德的。“根据相关规定,经过遗传修饰的胚胎是被禁止植入人类或动物的生殖细胞中的……你和你的团队怎么可以擅自修改人类基因库?”

参加峰会的Copenhagen大学教授Ayo Wahlberg27日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全世界都在关注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新闻。这让他感到无比震惊,他和同业一直在讨论这件事情。这件事应该分两个层面来看,首先技术风险,基因编辑操刀者并未在专业学术杂志上公布自己的研究,其他学者对这个项目的细节几乎一无所知,不知道这会带来哪些风险,他们需要更多的细节来了解这个事情;其次是道德伦理风险,目前不知道基因编辑操刀者在哪里进行了手术,整个手术进程是否合规,但这个项目已经引发了公众的恐慌情绪。

“如果双方父母都是遗传病患者对宝宝进行基因编辑会有道德争议,但还是有人道关怀的成分在,可问题是两个完全正常的宝宝被改造成了不正常的,如果操刀者被刑事定罪我不会感到丝毫吃惊。”香港大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者对第一财经表示。

涉嫌违法

这场峰会举办日期为11月27日至29日。峰会开始的前一天,贺建奎向全世界宣布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了,他是该基因编辑项目的操刀者。但事态走向显然超出了贺建奎及其团队预期,事情引发了大范围的讨论和争议。

第一财经曾总结该项目的疑点如下:

1。修改CCR5基因能否彻底预防艾滋病,是否做过前期调研?需要多长时间来验证?

2.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可以生个健康的孩子, 无需进行CCR5编辑。为何还要进行此类实验?

3。基因编辑主要针对一些罕见病,比如健康的夫妻基因检测只能生出不健康的孩子。这个项目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4。国际遗传公约,禁止对人类进行基因编辑是共识,为何没有在学术上遵守这个规则?

5。修改CCR5基因会带来其他什么后果,会不会面临感染其他疾病的更高风险?会不会伤害到其他基因?目前没有科学文献可以验证。

6。对胚胎或生殖细胞进行基因编辑,跟基因治疗有什么区别?

7。有人认为,这样的基因婴儿根本不可能通过伦理审查。这个医学伦理审查的法律效力如何?是否符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8。这样的伦理审查机制和程序如何?公众如何可以查阅知晓?

该项目涉及的审查申请书、网传《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签字者否认曾签名;122位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联合发布声明,呼吁监管机构对此事做出全面调查及处理;南方科技大学发布声明称,此学校和生物系对贺建奎的研究不知情,将立即聘请权威专家成立独立委员会进行深入调查;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称已于11月26日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国家卫健委立即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

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11月27日下午表示,2003年颁布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规定,可以以研究为目的,对人体胚胎实施基因编辑和修饰,但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者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而本次“基因编辑婴儿”如果确认已出生,属于被明令禁止的,将按照中国有关法律和条例进行处理。

这对贺建奎基因编辑行为进行了定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