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这些贪官一边求“菩萨保佑” 一边从菩萨手里捞钱

原标题:一边求“菩萨保佑”,一边从菩萨手里捞钱“揩油”,如此贪官结果还能如何呢?

这是中秋前夕刚刚从黑龙江省廉政警示大会上传来的“奇闻”——长期担任过齐齐哈尔市委书记的省国资委主任韩冬炎,贪贿巨大,所以在省纪委对他“初核”时,便已惊惶失措。怎么办呢?他不是赶紧去“说清楚”,而是紧急飞到香港,求“大师”写了一个符,放在自己的枕头之下,以为可以放心睡个安稳觉了。直到被立案审查,进去了,韩主任还念念不忘这个“神符”,以为能助他“逢凶化吉”呢!

其实这样“临难抱佛脚”的事,并不止韩冬炎一例——原安远县委书记邝光华以官车的后备箱先后笑纳了商人谢祚珍用四个米粉箱装满的370万现金。谢老板出事了,邝书记惶惶不可终日,赶紧拜神灵求符咒让他“平安过关”,直到邝光华被带走的那一刻,他身上还挂着六七件符和古钱,腰间还绑着救命的“经文”!

这是“平日不烧香,临难抱佛脚”的奇例,当然更有长年以来,坚持焚拜供奉的。如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倒是“虔诚”,多处豪宅,处处摆着佛堂,每逢初一十五,都按时烧香拜佛。周书记出去,见佛就拜,进庙就捐,家里养的一只乌龟死了,还专门为它手抄经文,连同“神龟”一起隆重落葬呢。又如原四川省副书记李春城,因为嫌升迁还不快,所以不仅将家里老坟从东北迁到都江堰“福地”,还在成都新天府广场修建时特地建了“太极图”,据说可以“神助”。再如原深圳市政法委书记蒋尊玉,那可是个“信徒”啊,私宅千平,供着几十尊神佛,间间烧着高香,只是搜遍全屋,只有一本小书,还是我佛不齿的“儿童不宜”呢!

当然“不信马列信鬼神”,并非这十年才有。早已下狱的原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事事要听高人的,一句“可以官居副总理”,令他夜不能寐,于是为了“补正破阻”,硬是让公路改道,硬是在水库之上建了一座跨水越湖的“通达桥”。已关了多年的原山东省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出行上路,时辰方向,坐何车带上何人同行,都听一位“女高人”的,连省政府开会,因为那天“高人”曰“不宜出门”,丛副省长就是不去,宅在家中一面不露。更有甚者,是原富阳市委书记周宝法,常年将“占卦大师”奉为高参,每隔半月,问命一次,大至班子调整,小至家事私秘,无不请来占卦,就连提拔干部、任命官属,也由“大师”相面,“严格把关”。富阳曾骤起风波,“大师”一言“没事”,周书记笃信无疑,坐等“自生自灭”,结果酿成恶性事件。直到周案事发,仍请高人算命,求得“转危为安”四字,于是负隅顽抗、死不认账,终于“转”进了班房。

贪官在神灵佛祖面前,都是两面人,这不但是说他们一面“诚心向善”,一面却日夜贪贿恶作,还是说这些“信徒”,连菩萨都不放过,也要去刮层皮揩一手油。原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欧林高,据说是个铁杆“信徒”,到哪都不忘磕头烧香,但是他“安排”商人在当地古寺建设中中了标,竟开口要了“感谢费”120万,从建庙塑佛的钱款里头拿出来。欧副主任对法庭说,“拿了菩萨的钱,心里不安”,但他从佛身上榨油时,却没有任何“不安”啊!原汕头市委书记黄志光,以100万现金以儿子名义捐给海丰县一寺庙用以建佛,但这100万的“功德”,他自己却一毛不拔,而是要商人李亚鹤来出,因为李老板急求填海项目啊,可见贪官们的“诚心”之一斑了。还有一个重庆市国有大晟公司的董事长田世荣,可是个名震一方的大“居士”,向庙里捐的善款达千万有余!可惜的是,这个田董给菩萨的每一文钱,全是贪污来的黑金,他一共捞了2400万,“只分了一半”给菩萨,你看这“信徒”的真实嘴脸!

“临难抱佛脚”也好,长年烧香拜供也罢,神灵救不了贪官,菩萨更不会为他显灵,这是毫无疑问的——刘志军刘部长办公室里,天天供着一块辟邪避险的偌大“靠山石”,结果怎么样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