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泰翻船事故幸存者:浪大到能把甲板上的人拍进船舱

原标题:普吉岛翻船事故幸存者:同事曾托付儿子 他们一家三口都被浪打下去了

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谢凯

姚尚军老觉得耳朵里有水,嗡嗡地响。从海上被救起来后,这是他在普吉岛当地一家医院待的第三天,7月5日在珊瑚岛附近深夜被救起后,他躺在担架上,被迅速送到这里。

这趟旅行他们一行人来了38名,是一个单位的同事。有的人单身赴会,有的人拖儿带女。姚尚军是独自一人来的,这后来也成为他庆幸的事。在7月5日这一场翻船事故中,这家“公司团”里的7、8名家属小孩,有5名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姚尚军

出发地:浙江海宁

独自出行,生还

1

今天姚尚军就可以出院了。他看着护士取下自己左手的纱布,逐一清理大大小小的伤口,签署了出院通知书,在7-11买了一件白色T恤,提了一个别人看望他时送来的礼品,他准备要回家了。

每一波来访的慰问者走到他这里时,都会有点犹豫——他精神而健谈,情绪如常、偶尔还能开玩笑,不太能看出来也是“7.5海难”的幸存者。他也不介意一遍遍讲述事发时的场景,并不觉得回忆那一刻是一种折磨。

“觉得像做了一场梦。”他絮絮地第无数次讲完自己的故事,在一段短暂的沉默后,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感觉不是真的发生过(那件事)一样。”

7月5日下午4点,包括姚尚军在内的38名海宁公司员工和家属登上了4层游船“凤凰号”,他们中大约20人是该公司的中高层员工。“可以说我们公司大部分人,都在这里了。”姚尚军今年46岁,是一名仓库管理人员,这次出来独自一人,并没有带上妻儿。

“我们4号凌晨1点才到酒店,然后白天安排了逛逛动物园啥的。5号坐船行程安排是去玩大小皇帝岛。”他的回忆里,登船时天是阴的、有点小雨。半个小时后,乌云和风暴鳞次栉比地来了。船身开始左右摇摆,幅度逐渐增大。姚尚军觉得晕船。坐在他旁边的同事小徐一直拿着手机自拍杆对着窗外,他劝告她把救生衣穿上,此时船身的倾斜度已经达到45°左右。

2

危险在酝酿。晦暗的天气中“凤凰号”曾2度停止发动机,但风浪并不因此而停止。5点过,最担心的事情发生,凤凰号向右侧倾斜,最后横翻,最终保持这个姿势沉入水中,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

根据泰方介绍,最初是巨浪从船尾拍来,导致船舱进水。这一说法得到了姚尚军的证实,在他的描述中,这个巨浪大到可以“把外面甲板上的人拍进来”。“我当时站在甲板上,甲板和船舱隔着一道镂空的木头门,浪把我往船舱里拍,我被打到贴在门上。”这一个巨浪后,姚尚军所在的二楼厕所里积水没过膝盖,这时候众人还没意识到大难临头。

3分钟后,船身开始倾斜,恐慌情绪逐渐扩散。姚尚军觉得不好,开始往左侧船舷移动,试图用给这一侧加点重量。此时小徐去了哪里他已经来不及注意,船仍在不断倾斜,混乱中哭喊尖叫一片。

姚尚军抱住一根柱子,他的右手边,随着船身不断倾覆,沈宇涛一家三口慢慢下滑。“他们没有支撑物。”姚尚军说,沈宇涛伸手把孩子递给他,但恐惧中宝宝一直在哭,不断转身伸手找妈妈。沈宇涛妻子忍不住从姚尚军右手臂中重新接回孩子,一个大浪打来,“他们就被打下去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