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特朗普为何执意碰中东火药桶?外媒:不愿当中间人

参考消息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特朗普为何触碰中东“火药桶”?外媒:不愿当“中间人”

参考消息网12月8日报道 外媒称,据路透社6日看到的美国国务院文件,关于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美国要求以色列对这一决定予以适度回应,因预计该决定将面临抵制,而且美国还在考量该决定对美国设施和人员的潜在威胁。

据路透社12月6日报道,这份日期为12月6日、美国驻特拉维夫大使馆外交官传达给以色列官员的谈话要点文件显示:“我知晓你们会公开欢迎这一消息,不过我要求你们适度进行官方回应。”

文件指出,“我们预计中东和全球将对这一消息进行抵制。我们仍在判断该决定将会给美国海外设施和人员带来的影响,”。

路透看到的另一份日期也为12月6日的国务院文件显示,国务院已经成立一个内部工作小组,在美国公布关于耶路撒冷的决定后“追踪全球形势”。

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国官员称,“在对美国政府人员和美国公民的安全和保障怀有担忧的任何时候”,设立工作组是标准做法。

报道称,美国国务院对上述两份文件均未立即置评。

特朗普为何执意触碰中东“火药桶”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12月7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还将兑现把美国大使馆从现在的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总统选举时的承诺。特朗普政权不顾国际社会和阿拉伯国家的反对,优先重视了兑现竞选承诺、以有利于巩固支持基础的内政因素。特朗普政权的中东政策明显陷入迷途,中东和平的实现自不必说,还有可能进一步动摇该地区的稳定。

“对于和平谈判来说,美国大使馆的实际地点明显并非重要因素”、“为实现和平,这是适当的时机、正确的一步”,美国政府高官12月5日针对此次决定如此辩解称。

报道称,美国历届政权都采取耶路撒冷地位应通过和平谈判决定这一立场。改变这一立场的此次决定意味着,美国在事实上放弃中东和平谈判的“中间人角色”。

报道认为,在美国改变政策的背后,存在期待兑现竞选承诺的支持阶层。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调查,与特朗普的支持基础重合的共和党保守派有79%在中东和平问题上支持以色列,而支持巴勒斯坦的仅为4%(2016年的调查)。在民主党自由派中,则分别为33%和40%,支持巴勒斯坦者更多。

报道称,虽然税制改革露出光明,但其他政策课题仍未拿出实现的时间表,特朗普政权仍受低支持率困扰。由于涉及与俄罗斯的不透明关系的“通俄门”持续发酵,巩固政权的前景仍未形成。此次决定显示出希望留住支持阶层的心理。

报道称,特朗普政权10月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坚持反以色列的立场,宣布退出该机构。此外,还暗示撕毁以色列一直强烈反对的伊朗核协议。亲以色列的姿态越来越明显。

报道称,以特朗普的女婿、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为代表,财政部部长姆努钦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等政权中枢高官多为犹太裔美国人。女儿伊万卡以结婚为契机也改信犹太教。

报道称,奥巴马前政权并未在2016年底谴责以色列定居点活动的联合国决议中行使否决权,而是承认了这一决议。以色列对奥巴马达成伊朗核协议的不满由此达到最高。美国的态度改为亲以色列也是特朗普对前政权的执意否定。

报道认为,特朗普政权的中东政策的重点在于打击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在美国等的参与下,伊拉克和叙利亚的IS据点接二连三地被攻陷。在这一点上,美国对外展现了一定的成果。

但除此之外,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危机四伏。美国对核协议的批判很有可能让地区大国伊朗再次被迫进行核开发。在沙特阿拉伯,美国成了以未来掌握权力为目标的王储穆罕默德的后盾,导致其强硬路线变本加厉。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各国与卡塔尔的断交问题方面,美国国务院以前的方针是采取中立立场,从中进行调停,而特朗普的做法却违背了这一方针,对沙特阿拉伯进行了单方面支持。

报道认为,正像特朗普发出警告要退出伊朗核协议,但实际上却无法采取行动一样,位于耶路撒冷的美国总领事馆换掉招牌即可的大使馆搬迁也可能会花上几年的时间。

耶路撒冷问题为什么这么敏感?

另据《日本经济新闻网》12月7日报道称,耶路撒冷问题看似与亚洲没什么关系,但其对中东乃至全球来说都是巨大风险。

报道称,“支持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的民族之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17年,英国外交部长贝尔福写给犹太裔银行家罗斯柴尔德的一封简短信件成为以色列独立的依据。与此同时,英国与法俄确认了大战后如何划分在中东的势力范围,还向阿拉伯人承诺支持其独立。英国的这种外交策略导致了如今的混乱局面。

报道称,2017年是“贝尔福宣言”100周年,也是1967年以色列占领东巴勒斯坦的第3次中东战争50周年的节点。

报道称,耶路撒冷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地,对中东乃至欧美的信徒来说都是一片特别的土地。100年来耶路撒冷之争成为全球的火种。

报道称,以色列和阿拉伯诸国曾4度为争夺耶路撒冷交火。中东战争结束后,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也无数次发生冲突,民众深受其害。中东纷争的中心是巴以问题,其本质是围绕“耶路撒冷圣地归属”产生的对立。

1993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主席阿拉法特与时任以色列总理拉宾签署了巴勒斯坦自治《原则宣言》(又称《奥斯陆协议》),实现了历史性握手。双方决定在之后的谈判中确定耶路撒冷的最终地位。

报道认为,要在巴勒斯坦地区实现和平,需要面临难民回归以及未来划定国境线等难题。耶路撒冷的归属是微妙的问题,历代美国总统等调停者均采取将该问题搁置的方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