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我国首例输入性MERS患者10天未发烧 未解除隔离

作为我国首例输入性MERS患者,其痰液、粪便仍间中检出阳性,尚不能解除隔离

新快报记者昨日从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省疾控”)获悉,我国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患者——来自韩国的金某,已连续10天无发热,间中咳嗽,无明显咳痰,胸片显示双肺仍然有炎症,但渗出较前减少。病情整体趋于稳定好转。

防控专家组表示,金某什么时候解除隔离,仍要看检测指标,必须在血液、痰液、粪便这三个标本检测中若同时出现两次阴性,才能解除隔离。目前相关标本检测结果是血液已经呈现阴性,但痰液、粪便检测仍间中有阳性。提示仍存在院内感染的风险。

■新快报记者 黎秋玲

通讯员 粤康信

  患者病毒载量不断减少 状况一天天好转

5月29日,我国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确诊。截至6月11日0时,接受医学观察的75名境内密切接触者经两次采样检测结果阴性、体温监测均正常,经过两周医学观察,均无异常情况,达到了解除医学观察的标准。

而患者金某经过医务人员的努力,目前病情稳定,较前期有好转。“连续十天无发烧,血液检测连续阴性。”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宋铁昨日对记者表示,医务人员对其倾尽全力救治,“有段时间,金某得知韩国民众从网上了解到对他谴责的声音,特别是得知其父亲病情加重后,情绪失控,还曾拔掉身上的所有治疗设施,抗拒治疗,病情一度较为严重。”宋铁说,经过耐心沟通、有针对性地治疗,金某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

惠州ICU重症病房目前仍专门腾出来供金某接受治疗,从5月29日至今,金某未踏出ICU的负压病房一步,而医务人员对其治疗过程,也是做足防护。

何时可以解除对金某的隔离?宋铁称,金某必须在血液、痰液、粪便这三个标本检测结果同时两次阴性,才能解除隔离。目前血液标本已经多天呈现阴性,但痰液、粪便检测仍间中有阳性,不过阳性标本上的病毒载量也在不断减少,医务人员的防护仍不能放松。宋铁透露,钟南山院士专家组昨日对金某适时调整了治疗方案。

  仍然存在MERS疫情输入风险

幸运的是,75名境内密切接触者日前解除隔离,意味着发生本轮二代病例(即由该输入性患者将疾病传播给其他人)的风险基本可以消除。宋铁说,金某去医院看望住院的父亲,当时韩国首例MERS患者同住一个病房,只隔着一个屏风,而且咳嗽非常厉害,存在大量病源扩散。“密切接触者接触金某时,所幸他病情不算严重,而且没有咳嗽,只是发烧。而6月初,金某出现咳痰时,已经被隔离治疗,有了更好地监护和防护,使得疫情控制取得阶段性胜利。”宋铁说。

然而疾控专家表示,尽管密切接触者已经解除医学观察,病例的情况也日渐稳定并好转,但由于疫情输入的风险仍存在,对于疾控人来说,这还只是一个“逗号”,而不是意味着结束的“句号”。

宋铁表示,下一阶段仍将继续迎来MERS疫情输入风险的挑战,正如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日前表示,MERS类疾病的传播将是人类常态。而且,我国与韩国、中东地区人员往来较多,特别是目前韩国疫情出现了暴发,经过专家研判,认为MERS疫情输入中国风险显著增加。国家质检总局最近也发出了关于防止MERS传入我国的公告。

宋铁说,省疾控中心将继续高度关注MERS疫情发展趋势,强化MERS相关信息的收集和沟通,及时针对由于旅游、贸易来往等活动从中东和韩国等地区输入疫情的风险,以及发生输入性疫情后导致续发病例以及大规模传播的风险等进行全面和科学的研判,为应对输入性MERS疫情风险打好“有把握的仗”。

称职的专家 “失职”的父亲

为了防控疫情,钟豪杰未能陪儿子高考,高中毕业典礼也爽约了

记者了解到,在本轮应对MERS疫情的战役中,参与疫情防控的疾控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从疫情发生开始,他们基本已经没有上下班的概念,一直都处于作战的状态。这其中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

  第一份“非典”患者标本也是他采的

省疾控中心公共卫生应急部主任钟豪杰作为省疾控中心派出的工作组成员,长期驻守在惠州现场,已经连续奋战近20天。2003年,钟豪杰曾参与采集第一份“非典”患者标本,这次,他又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成功采集了首例输入性MERS患者的血液等标本。

每天开展调查、追踪、采样、消毒、疫情研讨和报告等,是钟豪杰的主要工作,他的儿子今年参加高考,他没能送考、陪考,而儿子邀请他参加高中毕业典礼,钟豪杰不得不爽约。

“我做这些工作是坦然淡定的,总得有人冒险”

“我们这一行,平时就很忙,一年有三分之一在出差。”钟豪杰说,平时与儿子交流不多,从他幼儿园到高中毕业,只参加过6次家长会。“非典”那年,钟豪杰的儿子刚从幼儿园升小学,那时他还会自豪地与同学炫耀:“我爸爸就是做这个的,你们不用担心。”不过随着孩子的长大,慢慢了解父亲的工作后,不再向同学炫耀了,平时倒会冒出一两句关心父亲的话语,“这次儿子就叮嘱我‘不要太累、要注意安全’。让我觉得很感动。”不过经历过“非典”、MERS等疫情的钟豪杰说,“这些都是我最熟悉的领域,平时有职业锻炼,我做这些工作时,也是坦然、淡定的。应当有担当,也总得有人冒点风险,只能尽量做好防护。”钟豪杰朴实地说。

据了解,截至6月9日,钟豪杰等公共卫生防控专家,共采集患者血、咽拭、鼻拭、痰、粪便、尿标本52份,采集密切接触者的样本近200份,采集存在职业暴露风险的医护人员101人的血液、咽拭子和鼻拭子送省疾控中心检测,以实现动态连续监测或排查。因为病例标本都是随送随收、随时检测,实验室检测人员有时也不分昼夜随时在实验室待命。有时候1天会收五六批样本,要做到出检测结果才能下班,经常都需要加班到夜晚才能回家。但正是疾控团队连日来不懈奋战和无私付出,才实现了现阶段的初步胜利,使本轮的输入性疫情得到基本控制。

  ■知多D

MERS无特效药,吃泡菜、生姜、红薯都不能防病

关键是勤洗手 不去疫情风险区域

韩国MERS疫情持续扩散,韩国民众的不安心理也持续增加,泡菜、生姜、红薯等食品在韩国销售火爆,而消毒剂、广普抗菌药等也被民众视为预防MERS的手段。然而,昨日广东省疾控中心专家指出,MERS目前无特效药,上述预防措施对MERS防护不会起作用,乱吃药或消毒剂使用不当,反而有损健康。

“最有效的防护是勤洗手,搞好个人卫生,经常开窗通风,不吃生的食物和奶制品等。”宋铁说,同时他强调目前疫情只是在院内感染为多,并未在社区造成传播。另外,到中东、韩国旅游、公干时,不要到风险暴露区域活动,不接触高危场所。

责任编辑:向昌明 SN12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