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男子蒙面领食品安全举报奖金

食药监部门设立了举报奖励制度,但举报者却不领奖,这在全国成为了普遍现象。

贵阳晚报1月24日报道,贵州省财政安排奖励资金300万元,但2014年仅奖出10万元。一方面是无人领取,一方面是举报热情不高。

记者发现,贵州食药监举报奖励发不出去的情况并非孤例,上海、南京、泸州、马鞍山、蚌埠等地均出现类似问题。其中,南京举报违规药品的奖励制度设立了四年,每年均有投诉举报,却无一人领奖。

多名食品安全专家向记者表示,举报者确实对打击报复存在顾虑,对政府保密能力和责任心存疑,另一方面,大部分人举报不为钱,而是出于公益心或维权。

另外,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告诉记者,现在设置的30万最高奖励额度过低,而举报可能牵涉上亿的利益,首先,举报人不能再在原企业继续工作, 其次,其他企业可能不再招聘举报者,生活压力大,举报成本太高,而奖励太少,因此积极性不强。刘俊海认为应该大幅度提高奖励金额,不设上限。

举报者“不愿”领奖

2013年1月8日,为鼓励社会公众积极举报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严厉打击食品药品违法犯罪行为,国家食药监总局联合财政部颁布《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 办法》,其中提到,举报奖励标准主要根据举报案件的货值金额评定,每起案件的奖励原则上不超过30万元,参与举报奖励工作的人员必须严格执行保密制度等。

即便严格执行保密制度被写入奖励办法当中,但大部分举报者还是“不愿”领奖。

据文汇报报道,2014年,上海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热线12331受理了8万多件投诉举报,在所有531件内部人士举报中,匿名、且未留下任何联系方式的有149件,意味着近三成举报者的奖励难以落实。

四川泸州市食药监举报平台也遇冷,一半奖励无人问津。据泸州人民广播电台1月21日的报道,2014年,泸州市出台了《泸州市食品药品违法行为举报奖励办法》以来,符合奖励标准的有8人,但仅有4人前来领取,领奖者普遍不愿透露真实姓名。

而据新华社报道,2013年4月,安徽马鞍山安监局决定给第一季度4位符合奖励条件的举报人每人1000元的奖励,公告发布半个月,举报人无一露面。2013年全年,安徽蚌埠共有160多人实名举报食品、药品、医疗器械涉嫌违法行为经查属实,仅有8位举报人领奖。

成都市2007年出台《成都市食品安全举报奖励办法》,两年后,首位领取奖励的举报人“蒙面”领奖。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风险交流部副主任钟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部门应该要加大对业内人士的奖励,依靠他们的“深喉”才能够曝出可靠的、与 公众利益关系更大的食品安全问题,但目前我国对举报人的保护仍不够严密。在美国,政府部门甚至为有功的“深喉”伪造身份,使其隐姓埋名,最大限度减少被打 击报复的隐忧。

最严苛完善的监管制度才能催生最安全的食品

“一方面,举报制度是消费者参与公众监督的方式,有利于他们选择安全合格的食品,另一方面,给食药监部门提供办案线索,还能够将食药监、工商、质检、卫生等多部门联动起来,建立合作监管执法机制。”刘俊海认为举报制度的优势不容否认。

但他分析,举报的风险以及对有关部门保密制度的不信任使得举报热情不高,领取奖励的人更少。举报人一般清楚了解食品生产过程,大多为技术工,难以寻觅其他工作,举报成功后再就业再生活压力大,“他们是非常孤独的”。

刘俊海认为应该大幅度提高奖励金额,不设上限。而奖励金额的设定,也应该综合举报案例的经济、法律、社会效果,而非以货值金额来评估奖励金额,对有重大贡献的举报人,要联合公安部门进行保护。

如何才能够让举报制度最大限度发挥其维护食药安全的初衷?刘俊海认为,目前,应该把地方性的举报奖励制度改版升级为全国性的实时联网产业信息举报系统,每 个公民都能够在线举报和查询相关产品的信息,“这样就可以避免人情、权力等关系的私下勾兑,打破地方保护主义”,“此外,某产品在贵州被举报,但它不一定 在贵州生产,这个系统也可以帮助消费者进行产地追溯,全国联动,给食药监部门提供办案线索”。

“最严苛完善的监管制度才能催生最安全的食品”,刘俊海说。

而青岛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孙京新认为,举报制度只能食药部门监管的辅助手段,政府部门要负起对主体责任,不能因此懒政。“你看现在的很多食品安全问题,都是爆料人或媒体曝光,食药部门才介入查处的,这个问题值得反思。”孙京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