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国内

山西落马副省长任润厚被调查期间因癌症死亡

综合

关注
山西免去任润厚职务

【财新网】(记者 欧阳艳琴)在被宣布调查一个月后,9月30日,57岁的任润厚病故,死于癌症。

2011年1月,任润厚补选为山西省副省长,随之而来的不是位高权重,而是故交攻击,同行争位,旧部案发,他因喉癌请假6个月,并顺利度过了危机。今年2月山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金道铭被抓前,任润厚又称病不出,但这一次在“养病”期间,他依然难逃落马。

2014年8月29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了任润厚因严重违法违纪接受调查调查的消息。在他之前,已经有六名现任和一名原任省级官员落马。任润厚或许是其中最没有权势的一位。

任润厚曾是盘活西山矿务局三个煤矿和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的“救火队长”,也在掌控潞安煤矿时恰遇煤炭“黄金十年”。但他终究不是一个幸运的副省长。

潞安掌门

窗外有一尊后羿射日的雕像——传说后羿就是在长治射日,日落潞安,化为浩瀚煤田;室内悬挂了一幅毛泽东词:“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2005年《中国矿业报》报道任润厚时,曾经描述过这些细节。报道说,任润厚崇拜毛泽东那种战略家的恢弘。

生于1957年10月的任润厚是山西忻州市代县人,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煤矿工人。1979年11月,任润厚招工到山西西山矿务局杜儿坪矿,之后的19年一直在山西西山矿务局工作。西山矿务局是山西焦煤集团核心子公司西山煤电集团公司的前身,至今仍是全国最大的炼焦煤生产基地。

1981年9月,任润厚有机会到西山矿务局职工大学脱产学习,三年半后,他进入矿务局办公室当起了秘书。1989年12月,任润厚被下派到西山矿务局的马兰矿担任副总工程师,1994年8月提升为副矿长。

任润厚到马兰矿时,该矿还没有正式投产,他经历了从筹建与正式投产的早期阶段,表现出管理才能。1997年1月,任润厚临危受命,升调至“问题较多、困难较大”的西曲矿担任矿长,一年多后,他再次以救火队员的身份,调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全亚洲单井口年出煤最多的官地矿担任矿长,彼时的官地矿也是“问题较多、困难较大”。按照当年《中国矿业报》的报道,任润厚到之后,几个煤矿“个个神奇地焕发了生机,而且在他走后绝不反弹”。

任润厚在官地矿其实只“救”了5个月的火,这种频繁调动酝酿着后来的擢升。1998年9月,他又被时任山西省煤炭厅厅长王纪仁“钦点”为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副院长并主持工作。《中国矿业报》称,当时的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濒临绝境,“任润厚在在大刀阔斧地进行了‘百日革新’,使之立刻秩序井然”。

2000年6月,任润厚从西山矿务局调任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翌年1月升任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并在潞安矿业董事长的任上执掌这个有“第一个中国煤炭工业现代化矿区”之称的山西大型国企长达十年之久,期间在中国矿业大学获得工程力学博士学位。任润厚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

任润厚成为山西煤业的一方诸侯可谓正当其时,他担任潞安矿业董事长后不久,中国经济发展步伐加快,能源需求量猛增,得益于2002年开始取消对电煤的国家指导价,完全由市场调节的煤炭价格一路上扬。2003年初,煤价已经上涨到大约160元/吨,远高于2000年国家价格控制下的20-30元/吨。之后的八年,山西迎来了煤炭行业热气朝天的夏天,任润厚也迎来了自己仕途如日中天的正午。

任润厚领导潞安集团的方式与众多国有煤企负责人、煤老板大同小异,主要就是聚集资源。到任不久,任润厚就立下目标,要为潞安聚集100年的煤炭资源,潞安集团的煤炭产量也要从1000多万吨跃至7000多万吨,在山西已有四个亿吨级煤炭集团的基础上,任润厚希望潞安也能产量过亿吨。

煤炭价格的持续高涨、政府主导的资源整合,都帮到了任润厚这样的大型国企掌门人。尤其是2008年后山西省的第二次煤改,力推“通过大型煤矿企业兼并重组中小煤矿,形成大型煤矿企业为主的办矿体制”,包括潞安集团在内的五大国有煤炭集团和两大国有煤销集团都有整合100家以上煤矿的任务,而潞安主要整合了长治、晋中和忻州的煤矿。

借助这些兼并整合,潞安集团的煤炭资源总储量达到400亿吨以上,实现了潞安集团的“资源再造”,为“百年潞安”打造了坚实基础。任润厚离开潞安集团登上副省长位置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说,潞安的资源储备量已经足够开采200年。

事业有为,任润厚也开始给自己薄弱的学历镀金。2001年9月—2005年6月,他在中国矿业大学力学与建筑学院工程力学专业攻读在职研究生,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方网站中,从2006年至2010年,任润厚还获得了26项实用新型或发明专利,分别在采矿、冶炼和“煤化油”等领域。不过,这些专利的发明人动辄有十几个人署名,财新记者检索后发现,大部分是潞安集团高管或合作单位的负责人。

坎坷省座

早在2007年,任润厚就有传言将登副省宝座。此前一年,子公司“潞安环能”(601699.SH)上市,任润厚已经实现了“再造一个潞安”中的大部分量级目标,包括将煤炭产量从1000多万吨提升至7000万吨。配合这股晋升传言的,是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

潞安集团内部人士说,从到潞安开始,任润厚就在努力上位,一边不时地读着毛泽东的诗句“何时缚住苍龙”,一边瞄准山西省分管煤炭工业的副省长。这个位置通常由国有大型煤矿企业董事长升任。

但任润厚的希望落空了。2008年1月,出任这一职位的是原太原钢铁公司董事长陈川平。陈川平比任润厚小5岁,年轻有为,2007年使太原钢铁的利润比包括潞安在内的山西五大煤炭集团总和都还要多出10多亿元,又获批兴建全球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基地。

好在两年多后,陈川平调任太原市委书记,副省长的位置再次高高地悬在那些有权势的厅级官员头上。

任润厚拔得头筹,握住了副省长的权柄。但他遭遇了一位故交的“攻击”。这个人就是张兵生。

时任太原市长张兵生一直是任润厚强有力的支持者。2000年6月,他和任润厚同时来到长治,任润厚是到总部位于长治的最大企业潞安集团,张兵生则出任长治市委副书记,一年后成为市长,2003年任市委书记,一直到2006年2月调任太原市委副书记、市长。

在全省的煤炭行业整合兼并重组还没有推开前,张兵生和长治领导班子就极力支持着长治最大的企业潞安集团。当地明令全市各产煤县,所有9万吨以上的煤矿,全部划归潞安集团。

在长治市的支持下,2002年以后,潞安整合了慈林、襄垣善福、屯留县郭庄等煤矿,大手笔的还有控股400万吨煤炭生产能力和120万吨焦炭生产能力的常平集团,150万吨的武乡东庄煤矿、30万吨的永红煤矿、30万吨的温庄联营煤矿和21万吨的襄垣上庄煤矿等。2002年到2006年,潞安集团主要整合的就是长治境内的煤矿,另外一处则是在任润厚的老家忻州,潞安买断了宁武煤矿。

长治市的支持,还包括将长治防爆电机厂等企业无偿划拨给潞安集团。张兵生还曾亲自参与了潞安集团煤基合成油项目的筹备和建设。这是一个国家级项目,后来任润厚藉此获得了多个国家级发明专利。

2011年1月,任润厚在山西省“两会”上如愿被补选为副省长。而他同样希望竞争这个副省长职务的昔日朋友张兵生,则因违反选举纪律,违规短信拉票而被免职。

不过,任润厚面对的是一个让他如坐针毡的“省座”:煤炭行业重组的荣光已由前任陈川平拿走,留给他的是重组后的一堆麻烦事:补偿,技改,官司,以及煤价突然掉头下跌引爆的危机。

麻烦的远不止如此。刚刚就任副省长半年,任润厚的旧部、潞安集团副总经理刘仁生被调查。根据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刘仁生在民间有“三多”局长之称,即钱多(仅受贿一项就达4600余万元)、房多(仅北京一地就有4套房产)、受贿方式多(包括索贿、有交易型受贿、干股分红型受贿、合作投资型受贿、特定关系人收受型受贿、礼尚往来型受贿等刑法中的大部分受贿形式,其收受的财物有现金、金银、玉器、字画、房产等)。

此时,任润厚亦查出患有喉癌,无法说话,他随即称病不出。山西官场即有其将引退的传言,任润厚原来的同行、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成了最热门的候选人。

但阴差阳错,2011年11月,白培中家中遭窃,小偷被抓获后供出从白家窃走价值数千万元的人民币、外币、金条、名表、钻戒、项链等财物,引起舆论哗然,白培中非但未能晋级,反而原职被免。

住院治疗的任润厚安然度过了2011年的双重危机。但时间转到2014年,山西反腐巨浪袭来,腐败盖子被揭开。第一个落马的,是原山西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铭,而据熟悉山西官场的人士说,早在金道铭落马一个多月前,山西核心官员中已在流传金道铭不稳的消息,任润厚在这时再次称病请假。1月24日在太原参加了一个签约仪式后,任润厚再没有公开露面,一度被传病危,其分管工作也分摊给了其他副省长。

8月29日,任润厚未能再次涉险过关,成为今年以来山西省落马的第7位副省级干部。■

(财新记者郭清媛亦有贡献)

(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