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给未成年人纹身到底是种什么行为?

地球日报

关注

来源:beebee公园

每隔一段时间,总有文身师因为给未成年文身而被逮捕。

20多年来,Douglas Taylor在无数人身上添过色彩斑斓,因为给两个未满18岁的女孩文身陷入麻烦。

Taylor明白律法规定未成年禁止文身,他会检查每个进店客户的年龄证明,确信对方成年才肯动手。但不巧设备损坏找不到客户记录,无法证实Taylor可能被女孩谎报年龄欺骗。

而女孩说在Taylor文身店里没有签署任何文件,也没被要求出示任何证件。

随后Taylor被捕,文身店也被关闭。

对于这项指控,Taylor忏悔愧疚,他不希望给任何孩子留下文身,出于某些原因犯下错误,他对自己非常失望,渴求女孩父母原谅。

违法文身师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27岁的James Hines,是洛克希尔一座公寓楼里的传说文身师。

不少未成年通过朋友推荐,走进Hines这间公寓,给自己留下代表叛逆与个性的图腾。

许多家长曾因此登门拜访Hines,但大都是警告没有报警,直到一位母亲发现女儿两次找Hines文身。

Hines被指控非法文身罪和助长未成年犯罪的罪行,本人也没有过多表态。

相比之下,Bob Barker相当热衷给未成年文身。

他哄骗陪朋友来文身的未成年女孩接受文身,包装成个性自由绽放的皮肤印迹。

Barker曾经因为给未成年文身陷入困境,现在他学聪明了,要求女孩伪造父母证明,否则他不会文身。

于是,女孩当着Barker的面让朋友写了纸条,签上她母亲的名字。

事后Barker给了她用于文身的药膏,却没告知她如何护理,导致文身处有些发炎。女孩找到了校医,校医找来了女孩的监护人。

Barker的积极性不负众望,成功让自己积极地入狱。进了监狱仍是手艺人,并且有大量成年客户排着队等他文身。

探讨未成年文身的话题

“有人要给未成年文身,那一定是人渣。这是不对的,非法的,不道德的。”文身师Tisha Kim对待这事的态度显然坚决的多。

Kim觉得这是文身界的共识,给未成年文身是非法的,即便他们监护人在旁边也不行。

有时监护人会因为情感的冲击而枉顾了法律对于年龄的限制。

Napier母子

佐治亚州的母亲Chuntera Napier,因为同意10岁儿子Gaquan Napier文身而被逮捕。

儿子某天问母亲,是否可以在身上文一个纪念性的图案,以纪念在12岁去世的哥哥时。母亲感哭流涕,无法拒绝这个充满暖意的要求。

Napier母子身上文身

Gaquan右臂上文了哥哥的名字和他以前篮球服的号码。

“我一直认为,要是父母同意就没问题。他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决定我的孩子想要什么,就像我不能要求别人家的孩子做什么。”母亲根本不知道,即便自己同意,给10岁孩子文身也是非法的。

而该州法律规定,任何18岁以下的人文身都是犯法,除非用于医疗才行。

母亲因此被指控犯有虐待罪,同时她拒绝为警方提供文身师的名字,毕竟文身师可能因违法被起诉。

另一位母亲Nikki Dickinson,也被指控危害儿童。

她10岁的儿子每天都在要求文身,Dickinson受不了没完没了的唠叨,同意儿子文身。

Dickinson

在儿子文身时,Dickinson拍了段视频放到网络,送给网友口诛她的绝佳理由。

视频里的文身师只有16岁,场所是在Dickinson家里,卫生消毒条件完全不达标。看起来就像随意敷衍地进行一件法律禁止的危险活动。

Dickinson儿子

文身师看待给未成年文身这件事,大部分艺术家态度严肃,严厉拒绝16岁以下的未成年,16岁到18岁的需要取得监护人同意。

少部分艺术家却反其道,大肆张扬给未成年文身的行为,不知道是理会错自由的意思,还是哗众取宠博得关注。

54岁的George Jerutis在网上发了张照片,照片里他在小男孩身上文了蝙蝠侠标志。

George Jerutis与小男孩

Jerutis配文提到他曾连续几十个小时文身,自愿帮助需要手术的孩子筹集资金,他靠文身做善事。

没法确定男孩就是需要手术的人,也没法确定文身的真假,能确定的是Jerutis此前因为给未成年文身被捕。

所以在律法规定面前,不管做什么爱心活动,他都得先面临监禁。

禁止未成年入内的文身店

无证文身师游走在律法边缘,经常容易越界,带着破罐破摔的思维,只要能挣钱,来者都是客。就像因为血腥暴力判定为R级的电影,多少总会附送一些全裸镜头。

Tysa Welcome被捕时就面临无证文身的指控,据初步调查,她可能非法创造了几百个文身,其中不少是给未成年的。

Welcome的做法来自于她的经历,她17岁时从一个无证家庭文身师那里得到了第一个文身。当她20岁带着一把文身枪搬家后,本来想取得文身执照,但学费太贵,只好先在家里给人文身。

找她的客人没有记录,她不要求客人签署证明或同意书,更不会询问客人年纪。更严重的,是她这个家庭作坊达不到严格的卫生条件,消毒措施欠缺。

在警方找上门后,Welcome总算意识到自己在犯罪,停止了文身工作,等待警方调查。

警官担心这种私自文身的灰色场所会连带其他犯罪行为,容易在给未成年文身的同时,教化他们学会其他的坏习惯。

铤而走险的文身师,被情感打动的监护人,帮助未成年过早预付了他们的审美承诺。

谁也无法保证,在二十年,三十年以后,他们是否还会喜欢当时的文身,甚至可能为此懊悔当初太过冲动。

为此各个国家尽量提高自主决定文身的年龄门槛,许多文身师也认同这个通行法则,负责的师傅甚至会反复询问客户,是否考虑清楚要文身。

毕竟,后悔洗图比文身痛苦得多。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