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美塔媾和 造成阿富汗“一国两府”?

来源 浙江外国语学院东语学院

作者: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西溪学者(杰出人才)、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

塔利班武装与阿富汗政府原定3月10日举行停火谈判,推进2月29日塔利班与美国签署的和平协议,启动阿富汗国内和平进程,岂料协议墨迹未干,塔利班3月3日便袭击政府目标且触发美国的空袭回击。然而,美国空袭余音尚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与塔利班领导人举行了破冰式电话交谈并确认和平协议。阿富汗局势“过山车”式起伏让人揪心,美塔媾和造成的阿富汗“一国两府”局面,更令人对和平前景悲观。

3月4日,特朗普向媒体证实他与塔利班创始人之一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进行了35分钟通话。美联社援引特朗普的话说,“我们今天与塔利班领导人谈得很好,他们希望结束战争,我们也是。我认为我们存在共同利益。”此前,塔利班通过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的推文和媒体声明,率先披露这一石破天惊的消息,因为这是第一个美国总统与敌对武装首脑公开对话。塔利班称,美塔“电话外交”旨在磋商如何落实和平协议,巴拉达尔向特朗普保证,如果美国遵守协议,塔美将会保持积极的双边关系。

毕竟与美国交战18年,与这届美国政府也文斗武斗近4年,塔利班太懂特朗普了,知道他急于兑现竞选诺言尽早撤军,为实现连任赚取更多筹码。特朗普不惜一再打破政治禁忌讨好塔利班,也确实亮出了无论如何都要终战的决心。去年美塔初步达成协议,由于消息走光且塔利班继续动武,特朗普临时叫停谈判。不过他于心不甘,又提出直接邀请塔利班领导人做客白宫推进谈判,这场风波最终导致他与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吵翻,并随即炒了后者鱿鱼。

美塔领导人的“云端对话”,对阿富汗政府形成又一次“越顶外交”,势将再长塔利班的威风,而折损阿富汗政府的法统地位,使美塔协议促成的“一国两府”之实更加凸显,也为未来的阿富汗和谈埋下祸根。甚至可以说,这势必激化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两个实体对国家代表权和主导权的血腥争夺。

由于势力强大的塔利班拒绝承认阿富汗政府并且不与之谈判,拖延不起的美国只得在喀布尔当局很不情愿的情况下赤膊上阵,这无疑抛弃了合作多年的合法伙伴。阿富汗政府不便公开反对美塔直谈,但被冷落的尴尬与不满世人皆知。更要命的是,美塔在卡塔尔多哈不仅达成正果,还制造了一个危险事实,即承认塔利班的合法性以及在阿富汗国内的代表性,相反协议对现政府只字未提。

塔利班以“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名义与美国签署和平协议,尽管美国在法律上并不承认这个所谓国家,但两个国名毕竟作为甲方和乙方联署在以普什图语、达里语和英语书写的外交文书上,还签注了伊斯兰历和公历两套时间,标注着“一式两份三文本均具同等效力”。不仅如此,美国在这份由三大部分内容组成的历史文件中承诺,将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承认和背书该协议。

更有甚者,美塔协议的核心是以美国为首的外国军队在14个月内分期分批全部撤离并放弃军事基地,换取塔利班对外军停火、与阿富汗政府等国内各方和谈,并不再支持任何组织和个人利用阿富汗袭击美国及其盟国目标,包括不给对方提供护照、签证、旅行许可或其他法律文件。这些实质性约定,无异赋予塔利班以主权国家中央政府的法律地位,构成美国对阿富汗朝野敌对两个实体的双重承认。

阿富汗总统加尼2月18日获得连任竞选胜利,原计划27日举行就职典礼,但为了避免干扰预定的美塔签约,美国以斡旋加尼与首席执行官阿卜杜勒的竞选争议为由,逼迫加尼将典礼押后至3月。这本已让加尼十分不快,而美塔和平协议如此抬举塔利班,更让他“是可忍,孰不可忍”。加尼3月1日表示,他的政府未承诺释放塔利班战俘,此事应由阿富汗人内部对话解决。言外之意是,被排斥在和谈之外的阿富汗政府,没有义务执行美塔双边协议。塔利班因此发动30多次袭击并造成军警20多人死亡。美国为了保护政府军而恢复空袭塔利班武装,塔利班未报复美军空袭,换回的却是双方高层直接对话以及对和平协议的确认,外交上再赢一局。

19年前,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并形成“两国三方”力量格局,如今,这一格局已被时间和战果扭曲为“理与力”的倒转与失衡:美国因塔利班庇护攻击其本土的“基地”组织而发动讨伐战争,具有自卫反击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也得到国际社会普遍理解;阿富汗政府是塔利班政权垮台后经普选产生且被世界大家庭广泛承认的阿富汗唯一合法代表;塔利班因失道寡助一度被击溃并失去对阿富汗控制,如今不仅卷土重来,比驻阿美军和民选政府更有战斗力和决断力,而且随着和平协议加持,它也正在夺回失去的政治和法律地位。

美军全部撤离之时,也许就是阿富汗新内战肇启之日。这应该不是杞人忧天。

转自:北京青年报

发现更多精彩 关注公众号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