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刺杀苏莱曼尼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1月3日,凌晨,新的一年刚开始2天,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的忙碌还没结束。零点20分,一架从土耳其萨姆松飞来的客机刚刚降落,10分钟后,从伊斯坦布尔来到2架客机也跟着降落,民航航站楼里,依然有乘客和空乘进进出出。另一边的军用航站楼和VIP航站楼似乎没什么动静。

(巴格达国际机场)

机场在市区向西16公里处左右。远处的巴格达市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灯光。当天晚上的温度在10度左右,湿度还不错,刮点北风,夜空里少云。

凌晨30分左右,一架从叙利亚方向飞来的飞机缓缓降落在巴格达国际机场。飞机没有停靠在任何一个航站楼,沿着跑道滑行后停下。地面上两辆越野车已经在等待接机。跑道上没什么灯光,飞机上的一行人和越野车旁的人短暂交谈后一起上车。

车队借助夜色沿着机场的货运通道前进。准备拐出机场时,车队瞬间被一道强光淹没。随即传来巨大的声响以及爆炸声。一瞬间,现场只留下燃烧的车辆。

(遇袭后的车队)

车队遭遇了空袭。

之后通过对残骸和断肢的辨认,死者中包含伊朗精英部队“圣城旅”的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获得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组织“人民动员”的副手穆罕迪斯。其他死者包括伊朗军方的一名精英指挥官和“人民动员”的其他高级成员。至少7人在袭击中丧生。

美军随后表示,这是在特朗普命令下的一次针对苏莱曼尼“定点清除”行动。

“死神天降”

迎接苏莱曼尼一行人的并不只有地面上的车队。而在空中,两架挂着导弹的美军MQ-9“死神”无人机一直紧盯着他。

(MQ-9无人机)

根据美军的说法,这款无人机航程可达1150英里,飞行高度5万英尺,时速达到230英里每小时。借助精明的探测设备,能对高价值、短暂和时间敏感的目标进行打击和侦察。最重要的是该型号无人机还有很好的静音效果。如同空中的“死神”一般,冷冷地等待着苏莱曼尼。

发现目标后,两架无人机朝两辆车分别发射两枚“地狱火”导弹。这种导弹是美国专门开发用于精确打击。,这种导弹的时速能达到1600公里每小时,导弹上有6个刀刃,受到撞击时会弹出并将特定目标划开。

(“地狱火”导弹)

卫报之后公布的夜视视频来看,导弹击中车辆后,无数“白点”溅射开来,苏莱曼尼和其他几人被当场“撕成碎片”。在现场的断肢中发现一枚镶有红宝石的戒指,经过比对,才以此确认了苏莱曼尼的身份。

根据美媒的分析,苏莱曼尼所在车队是在准备离开机场的时候遭袭击,也就是说无人机在空中已经处于“等待模式”,等待着发动袭击的时刻。在该地区的三个美军基地:科威特的Ali Al Salem空军基地,卡塔尔的Al Udeid空军基地,和阿联酋的Al Dhafra空军基地中,如果从距离伊拉克最近的科威特起飞(两地相距约540公里),到苏莱曼尼的飞机落地,这期间无人机至少需要1个半小时的时间进行准备和飞行。因此,这次刺杀背后还有更加精准的情报支持。

美军通常会采用电子拦截、匿名线人或监听等手段。美军在伊拉克经营多年,自然有独立的情报网。纽约时报援引美军军方消息称,过去一段时间里,他们一直对苏莱曼尼的动向进行侦查和跟踪。

作为美国在中东地区实力最强的盟友——以色列或许也参与了本次行动。虽然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但根据纽约时报的消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禁止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就本次刺杀发表声明。在行动几周前,美国国务卿和以色列总理之间的电话来往非常频繁。

总统指令

发动袭击前的几小时,特朗普正在温暖的佛罗里达州度假,那天他打了18洞高尔夫。下午的安排是先和政治顾问讨论竞选活动。到了下午5点左右,特朗普突然去开另一个会。几分钟,他授权了对苏莱曼尼的空袭。

特朗普的这个假期并不轻松,中东的事情一刻不停,没有任何喘息和省心的时间。

12月27日,美军驻伊拉克的基地遭火箭炮袭击,导致一名美军承包商死亡,多名美军士兵受伤。美军马上做出回应,称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发动袭击。12月29日,美军以还以颜色,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北部的设施进行空袭,导致25人死亡。

12月31日,数千伊拉克民兵围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一度冲破大门进入大院。数万公里外的特朗普在推特上严厉警告伊朗:你要负全责。围攻大使馆在2号结束,民兵组织要求成员冷静,从大使馆撤出,伊拉克政府也呼吁大家保持冷静和理智。但是美国依旧不高兴,认为伊拉克政府的反应过于缓慢,而且没派安全部队保护使馆。

(伊拉克民众冲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

特朗普也打了一周的电话,四处征求意见。他还和国家安全顾问、国务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白宫代理幕僚长在海湖庄园开会,助手们不停地向他更新伊拉克和伊朗的最新消息。

特朗普的忠实盟友、共和党议员格雷汉姆30号的时候也跑到海湖庄园游说特朗普。格雷汉姆称总统担心伊朗会再次打击美国,总统在考虑打击伊朗人。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但这个想法已经在特朗普的脑中了。

至于特朗普是什么时候有了干掉苏莱曼尼这个想法的,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9日,国家安全顾问和特朗普开会时,特朗普就私下问官员,能不能干掉苏莱曼尼。但CNN指出,有官员称过去几个月内,特朗普政府就想除掉苏莱曼尼。甚至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称此事“酝酿已久”。

29日,特朗普召见高级官员到海湖庄园听简报,实际上,空袭行动基本已经确定了。国务卿蓬佩奥一行人从华盛顿坐飞机出发,下飞机后直奔海湖庄园,进了庄园又挤进会议室。会议室里面一半是桌子,另一半堆着资料和投影。

据纽约时报报道,28号的时候,特朗普最初拒绝了苏莱曼尼方案,转而授权对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组织发动空袭。但是看到驻伊拉克大使馆被围攻。愤怒的特朗普选择了对苏莱曼尼实施空袭。

对苏莱曼尼实施空袭有诸多的风险,特朗普和官员们也因此展开激烈讨论。纽约时报报道,有情报显示,苏曼莱尼在谋划一场“迫在眉睫”的攻击,可能导致数百人死亡。但根据他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通话,后者似乎没有批准。同时,国防部也没有具体说明这场袭击有多“迫在眉睫”。国防部之后称这篇报道的消息来源有误。

一名高级官员称,几天来,他们一直在跟踪苏莱曼尼的行动,随时向特朗普通报情况,并决定杀死他的最好机会是在巴格达机场附近。蓬佩奥后来在记者会中也指出基于情报的分析推进了决策进程。

定点清除苏莱曼尼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只发了一张美国国旗的图片,和他之前冗长的、充满挑衅内容的文字形成对比。国防部也发了一篇163个字的通稿说明此次袭击。干掉苏莱曼尼的消息出来时,特朗普当时正在和盟友们一起吃晚餐,不仅包括白宫的官员,还有国会的共和党盟友。

袭击后的第二天上午特朗普没有打高尔夫。下午3点左右,他换上一身海军蓝西装,系着蓝色领带,翻领上别着美国国旗,出席记者会,“我们采取行动不是为了挑起战争,而是为了制止战争”。

(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召开记者会)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之后在记者会上响应特朗普的言论:我们将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保护美国军队,保护美国人的生命,游戏已经改变了。

伊朗复仇

在行动一结束,特朗普就在推特上称苏莱曼尼早就该被清除了。实际上,2007年时,英国SAS特种部队计划对苏莱曼尼进行刺杀行动,但是被时任外相米利班德取消。据英国军方消息人士称,米利班德表示希望和伊朗人对话,而不是杀死他们。

(SAS特种部队曾计划暗杀苏莱曼尼)

2003年,英军进入伊拉克,驻扎在伊拉克南部地区,该地区由什叶派控制。起初,这些地区相对平静。然而,由什叶派教士穆克塔达•萨德尔领导的迈赫迪军在2004年发动了两次起义,使得局势恶化。英媒称,这些什叶派组织获得了伊朗的支持。

美联社指出,小布什和奥巴马时代都没有选择对苏莱曼尼下手,理由是担心加剧战争风险。但特朗普这次选择了“高调”的空袭。

作为伊朗中东战略最重要的策划师和“幕后操盘手”,苏莱曼尼的地位是无法取代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他曾直接致信当时美军在中东的指挥官彼得雷乌斯:我,苏莱曼尼,控制着伊朗对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加沙和阿富汗的政策。

不断煽动代理人对当地美军及其盟友进行骚扰和攻击,不断扩大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这是苏莱曼尼留下的遗产了。华盛顿邮报报道,这其中最让美军头疼的就是简易爆炸装置。苏莱曼尼的“圣城旅”为伊拉克民兵提供爆炸物的训练和后勤保障,并在伊拉克境内修建了补给线和工厂。不仅是伊拉克,在黎巴嫩,叙利亚,到处都能察觉到“圣战旅”行动的痕迹。

美军起初低估了伊拉克民兵和这种爆炸物,认为他们没有能力制作这种威力大结构复杂的装置。但是知道了这种爆炸物的威力后,美军花费大量金钱和人力来应对这种威胁。

失去苏莱曼尼必然让伊朗布局中东的策略受到打击。但伊朗也可以利用这些遗产对美国进行报复。不过特朗普这次精确打击,给伊朗下了一道“红线”:不能伤害美国人和美国资产。

(苏莱曼尼和伊朗民众)

《外交政策》杂志在行动后专访了彼得雷乌斯,作为苏莱曼尼的老对手,彼得雷乌斯很支持这次的行动,“这是重建威慑的一个重要努力”。

去年一年,伊朗没少挑衅特朗普:炸油轮、炸石油设施、打下美军无人机等等。但特朗普的回应不够强硬,尤其是伊朗击落美军无人机后,特朗普在最后时刻取消对伊朗的攻击。他也因此受到了不少负面报道的攻击。同时,他也对白宫内部多次泄露感到不满。纽约时报、CNN和华盛顿邮报经常援引匿名高层人士的消息,报道行动前后的内幕。

这让特朗普看起来很软弱,这是他不能接受的。还有白宫助手称,通过和总统的对话,特朗普对于2012年班加西事件似乎耿耿于怀,尤其是在31日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遭围攻后。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馆遭极端分子袭击,导致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身亡。特朗普不能接受自己犯下奥巴马那样的失误。最终,美军官员接到从佛罗里达海湖庄园打来的电话,总统批准空袭。

伊朗人势必会复仇,象征着仇恨的红色旗帜已经升起。华盛顿邮报的政治分析人士认为,收到特朗普的信息后,伊朗或许把攻击目标放在美国的国内上。袭击刚结束24小时,伊朗的黑客已经在美国政府的网站上放图——“革命卫队拳打特朗普”。

(黑客在网站上公布的照片)

《外交政策》分析:现在的局势很脆弱,伊朗脆弱的经济问题和社会管理需要解决,但特朗普也没有占优势:马上到来的大选、国内的政治斗争。在彼得雷乌斯看来,对于特朗普和伊朗,这都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挑战和较量。

(文/常百川)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