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美国作祟 世贸组织“心脏骤停” 令人担忧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作者: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据报道,12月13日,欧盟贸易主管菲尔·霍根提出欧盟关于执行国际商业规则的立法,该提议将允许成员国对非法限制贸易并阻止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进程的国家进行制裁。此前,欧盟还提出新的上诉仲裁模式,以避免因美国阻挠而导致世贸组织长久瘫痪。

12月10日,世贸组织硕果仅存的三位上诉机构(简称AB)法官中又有两人任期届满,由于世贸组织规则规定,审议任何商业诉讼案须有三位法官参与,因此,最后留守的中国籍法官赵宏已无法也无权单独履职。上诉机构瘫痪意味着世贸组织已有法难依、有法不依、执法无着,意味着这个世界最大多边贸易体系一旦崩溃,全球贸易将重返壁垒森森、弱肉强食的丛林时代,也将加剧全球治理体系解体趋势。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出现这个灾难性后果,推动世贸组织成立的美国正是这一后果的主要制造者,必将受到全球舆论指责。霍根10日表示,世贸组织从11日起不再有能力对贸易争端做出终裁,“对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体系而言,这是令人遗憾和非常严重的打击。”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警告称,世贸组织“心脏骤停”将造成国际商品流通领域丛林法则盛行,尤其是在新的贸易冲突、惩罚性关税和其他保护主义措施日益阻碍世界贸易之时。中国商务部对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停摆”表示遗憾并指出,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常有效运转对于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稳定性、权威性、有效性,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贸易秩序至关重要。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成员斯蒂芬妮·墨菲惊呼,“我们处于全球贸易体系的危机时刻,”失去全球贸易法庭的最终上诉,“这对美国企业来说非常危险”。

据悉,欧盟提出新的上诉仲裁方案是,通过世贸组织总干事从过去审查过关的前上诉机构成员里挑选人选,由他们采用与上诉机构相同的程序做出终裁,以此暂行上诉机构职责。如果美国之外的所有世贸组织成员认可并签署这一方案,则尚能维持该组织运转。但是,欧盟替代方案并没有解决美国的关切,美国退出世贸组织的概率依然较大。

世贸组织看似被习惯性“退圈”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致残,其实,上诉机构法定7名法官逐步凋零绝非一日之寒,而是贯穿世贸组织近25岁的年轻历程,是美国历届政府出于维护本国利益而逐步遏制该组织正常运转的结果。这反映了美国两党本质相同的贸易观和利益观,体现了美国奉行双重标准和将多边组织当作谋求霸权工具的一贯做法。

1995年元旦,具有全球性覆盖面的世贸组织宣告成立,取代1947年美国牵头并有23国加入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由此形成了独立于联合国的永久性多边国际组织,以及最权威的负责世界经贸秩序、实现公平贸易的机构,也被称为“贸易联合国”,目前已有164个经济体加盟。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拥有地球四分之一人口的大市场与世界接轨,不仅深刻改变了中国面貌,也给世界经贸格局和权力兴替带来巨大变化,真正标志着全球政治与贸易治理时代的双双开启。

不过,美国主导确立的世贸组织规则特别是“协商一致”原则一经实践,却日益让美国不满,因为这些规则确保各成员相对公平与对等地面对贸易纠纷,反而让美国超级大国地位和双边谈判优势难以发挥,由此产生“自掘坟墓”的失落与懊恼。更严重的是,在世贸组织规则和仲裁框架下,美国卷入的经贸官司输掉大约90%(即使按保守算法,也有50%)。在美国利益至上主义者看来,“世贸组织与自由贸易渐行渐远,已过分侵犯美国的主权。”

正因为“难敌四手”,从小布什时代开始,美国就一改克林顿时期的乐观情绪,日益对世贸组织特别是其上诉机构失望,抱怨它超越当初设定的作用和权限,频繁推翻对美国有利的专家裁决而使美国利益受损。美国因无力推动世贸组织进行符合自己标准的重大改造,多次威胁退出并不断以合规方式阻挠任命新上诉法官,迫使世贸组织仲裁机制逐步走向停摆。美国意图很清晰,即胁迫全体成员或者让步接受美国改革要求,或回到前世贸组织时代,便于美国强大国力和单边主义发挥作用,在双边谈判中形成绝对优势,一一击败世界贸易伙伴并强加城下之盟。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近四年来,美国已退出多个多边协定和国际组织,在追求美国优先和一极超群的道路上脱缰狂奔。让世贸组织瘫痪也许只是警告,如果目前危机不能以令美国满意的方式解决,美国彻底退出世贸组织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Bye~

转自:北京青年报

发现更多精彩 关注公众号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