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34岁美女总理执掌芬兰 四位女部长保驾护航

来源 英国报姐

昨天,芬兰前交通部长桑纳·马林(Sanna Marin)被选举为最新一任芬兰总理。

这位属于社会民主党的女性,年仅34岁就登上了芬兰的权力高峰,成为了世界上最年轻的政府首脑。

当然,也是全世界最年轻的女性领导人。

这位出生在赫尔辛基的政治家,人生的开始就有着与大部分人不同的起点。根据《Tamperelainen》的报道,她由同性婚姻家庭抚养长大。

Marin和伴侣

即便芬兰并不是非常保守的国家,但在当时,拥有两位母亲还是会成为别人指点的对象。

Marin认为家庭环境从小就对她有很大影响,她没有被限制去做很多事情,相反她有非常多的事情想去做。

她在采访中对记者说:我很早就意识到想要减少歧视,想要促进平等就必须从政。

而当她立志要成为一名议员时,没有人告诉她:“你是个女人,你不能从政。”

于是凭借着她自身强大的,Marin在2012年于芬兰第二大大学坦佩雷大学拿到两个学士学位。

同年,开始了她闪耀的政客之路,被选为芬兰最大的工业城市坦佩雷市的市议会的议员。

仅仅1年时间里,她从新人议员做到市议会主席。2014年,29岁的Marin已经是社会民主党的副主席,之后由于受到民众信任,迅速被选入国家议会。

短短7年,从一名充满理想的毕业生,变成了芬兰的政府首脑,这是在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Marin为世界带来的震撼,并不只有她自己而已。这次,芬兰将由一组“全女性”的班底领导。

本届芬兰政府是联合政府,由五个党派组成。Marin接替前任总理成为联盟领导,至此,联合政府五个党派的党领袖已全部都是女性。

其中四名的年龄都在35岁以下。除了总理Sanna Marin外,她们是:

32岁的经济事务部长 卡特里·库 尔穆尼

34岁的内政部长 玛丽亚·奥哈萨洛

32岁的教育部长 李·安德森

55岁的司法部长安 娜·马贾·亨利克森

就连芬兰最大的报社《赫尔辛基日报》都惊叹:30代的年轻女性正在掌握大权!

而当人们都为政坛少见的年轻女性血液而振奋时,Marin却表示,她的从政的道路上从未考虑过自己的年龄是否过于年轻,或者自己是否会因为是女性而受到不公的待遇。

她更多的在考虑怎么把工作做好。

这份单纯对于能力的自信和追求理想的心无旁骛,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芬兰一直以来较高的女性地位。

在2019年的GIWPS发布的《世界性别平等国家》排名中,芬兰位居世界第三位。

榜单中的成绩可以直观的表明,芬兰在对女性的包容度、安全系数高,而歧视程度低。

虽然在欧洲芬兰并不算很高调的国家,但他们却是争取女性权益的先锋。

1906年,芬兰是全欧洲第一个拥有女性投票权的国家,女性参政的历史早到有些难以置信。

芬兰议会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女议员

而再追根溯源,早在1809年,芬兰还属于瑞典王国期间,部分纳税的女性就早已拥有了投票权。

1906年,受工业运动的影响。芬兰冉冉升起的工人阶级要求获得更多的话语权。曾经芬兰的议会几乎由权贵掌控,这些中下层公民认为,必须要有足够的代表在议会中为自己发言。

因此重要的是代表的人数,而不是这个人的性别。当时中下层民众逐渐达成了一个共识:必须要让男性和女性团结一致,争取选举权。

1905年大罢工

于是,芬兰在民众的压力下正式推行了新的《议会法》,法律规定:国内的男女公民享有同样的选举权和参选权。

女性不仅不会受性别的限制,而且不会受到阶级和财产的限制,只要年龄达到要求,都可以投票。

1905年要求选举权的女性们

这点对于已婚妇女格外重要,在传统西方的体制中,丈夫是妻子的监护人,妻子理论上不拥有财产。

但新法的实施代表着芬兰成为了全世界第一个,女性完全与男性投票者拥有平等选举权的国家。

与此同时,法律通过后,如期并良好的运行也很大层面上促进了女性地位的提升。在颁布的次年,芬兰国家议会一下子就有19位女性议员通过民选产生,这才只是1907年而已。

要知道11年过后,英国女性才艰难地拥有了投票权。

而芬兰呢?自法案通过开始,女性就一直积极投身政治事业,成为了国家发展的重要角色,更重要的是,并不像英国早期参与政治的妇女多为达官贵人的后代,芬兰早期的女议员很多就是从底层打拼上来的狠角色。

比如芬兰人的骄傲,米纳·西兰帕(Miina Sillanpää)。她出生在饥荒时代,农民家庭,从少女时代起就在各种工厂打工。

而米纳在做了大户人家的女仆后,渐渐靠自己的领导能力成为了芬兰仆人总会的理事,后来专注维护工农和女性的权益。

因此在女性获得参选权后,米纳迅速被推举为19名女议员之一。

当一个女性拥有权力时,她也会想办法拯救更多的女性。

在野38年,米纳为单身母亲和孤儿成立庇护所,专注于消解歧视和传统文化上对两性的刻板印象。期间还被推选为芬兰第二任社会事务大臣。

这是芬兰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高级政府官员,如果不说,很难让人相信米纳的经历和作为是1926年发生的事。

2000年,芬兰迎来了第一位女性总统,2003年则有了第一位女总理。

并且在千禧年后,芬兰议会中的女性议员比例日益趋近半数。2011年已经达到了42.5%,甚至女性在内阁中的数量一度超过男性。

可以说在参政上,芬兰已经进入无论性别,可以自由竞争的阶段。

Vanhanen总理第二任内阁中,有12位女性8位男性

也是因为早年间政治领域的突破,现在的芬兰社会在各方面已经达到了高度的性别平等。

教育上,芬兰女性在19世纪末开始争取上大学的权利,在1970年代完成了教育上的“消除歧视”。

这个消除歧视要怎么解释呢?除了平等的上学权利外,从学科的男女比例中最好发现端倪。

芬兰国民在数学成绩上,男生和女生的能力一样好。而世界大部分国家都呈现出明显女性在数学方面落后于男性的趋势。

在文学和科学上,男女生的成绩差距也很小。整体上没有传统思维中女生文科好,男生理科好的定式,因此选专业也更加随心所欲。

所以一般在大学里,男生数量较多的数学系和计算机科学,在芬兰也有32%的女性学生。

(顺便说一句 ,芬兰的大学大部分没有学费)

除此之外,芬兰的产假也是最受瞩目的亮点了。生完孩子的母亲有权休产假,父亲有陪产假。

母亲的假期更长,而且由于母亲的育儿时间也更长,她们会拿到相应的补助金。

除了产假外,双方还都可以休育儿假。在医院分娩的费用和孩子出生后的医疗费用都是免费的。

当然,为了保证各个企业和机构的正常运行,夫妻二人同时在家休产假的时间是有限制的,大约三个星期。

其他的时候要错开,至少保证一个人在工作,另一个人在带孩子或休息。

典型的芬兰新手父母数据对比,

可以看出父亲和母亲除了在育儿时间,

其他方面差距极小

1949年起,每个母亲在怀孕期间,都会收到产妇补助金和一个育儿大礼包,里面放着新生儿需要的基本用品。

而且如果孕妇因为工作性质或身体状况,必须比规定提前放产假,即使这段时间公司没有义务发放多出来的补贴,但仍会有社保机构支付津贴。

这样一来企业与就业者的压力都不会太大,也促进了工作岗位上的更多的女性可以在生产后回到工作岗位。

当然对于国家财政的压力自然是比较大的,这也是芬兰作为福利国家的特质,的确不是每个国家都可以照搬效仿。

不过也因此,芬兰的劳动市场上有着相当平衡的男女比例。

根据芬兰当地的调查,女性劳动力占51%,男性为49%,在同工同酬上也已经将差距缩到了很小。

这得感谢1987年颁布的《男女平等法》,该法案明确要求在招聘,升职,照顾家庭中男性与女性员工有同样的机会,并严格打击职场性骚扰。

芬兰设有专门的监察机构,用于检查企业是否在运行时存在歧视的现象。也能帮助受到不公的男性或女性职员找出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利益。

不光如此,在创业方面芬兰也不会对女性企业家产生歧视。从前,银行对于贷款给女性创业者有着极大的偏见,芬兰的女性很多缺乏创业资金,女企业家数量稀缺。

2018年芬兰政府对于各行业从业者的性别调查

在1997年发现问题后,芬兰的国有金融机构开始帮助需要的女性创业者获得贷款,让她们与男同胞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

2018年调查数据

还有几个有趣的现象可以体现芬兰女性的求职情况:

1988年,芬兰路德宗教会开始允许女牧师就职,至今全国已经有千名女牧师,甚至还有一位是赫尔辛基教区的主教。

女性担任牧师,在很多国家的教会中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芬兰的女性还可以自愿参加兵役,如果被选中,将会受到和男性同样艰苦的训练。之后也可以进入战斗岗位,只要能力足够强,上前线的机会也是有的。

芬兰也因此成为了允许女性上战场的世界上仅有的16个国家之一。

而事实上,宗教职务和国防职务因为其历史原因和客观原因是不受《平等法》保障的。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女性仍然被允许在这些领域探索发展,甚至谋求高位,可以说这不仅仅是法律的制约的效应,社会的意识也已经得到了转型。

在芬兰,女性拥有权力,女性身居高位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更不是一件会有“威胁”的事。

如果没有百年前的《议会法》早早迎来了可以做出重大决策的女性,就很难有后天的《平等法》,也就更难等来今天国民对于“女强人”们的习以为常。

可以说,包括刚刚就任的总理Sanna Marin在内,每一位可以肆意发挥才能,很少顾虑性别玻璃天花板的芬兰职场女性,都受益于百年前的机遇,和百年来的坚持吧。。。

如今,世界第三的芬兰还在努力减少家暴,促进就业平等。相信这也会是未来更多国家共同的努力呀。。。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