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北约七十是非多 究竟谁是真正的敌人?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 浙外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伦敦时间12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等不及北约成立70周年纪念活动最后环节结束,扔下众多伙伴扬长而去。有人说特朗普是被气跑的,也有人说早走才好以免他停留太久满嘴放炮。其实,特朗普多少是以胜利者姿态一骑绝尘,他已成功逼迫其他北约伙伴每年多掏1300多亿美元军费,并宣布“北约将比任何时候都富有强大。”

有更多北约伙伴出来为美国分担庞大军费,特朗普率领美国退圈的风险基本得到化解,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北约已告别纷争重返团结,更不意味着北约免于对外的是是非非。年满70的北约在多极化、新冷战和逆全球化等多重浪潮冲击下,尽管暂时不会寿终正寝,但矛盾与困扰不少,而这些矛盾与困扰又多半是自找的。

其实,伦敦峰会召开前北约解体的悬念即告终结,即其他28国向美国低头同意大幅度增加国防预算。11月29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宣布,北约已取得“前所未有的进展”并将使北约更加强大。他披露,北约预算调整后,美国以外的成员将对2016年至2020年底的国防开支追加1300亿美元,2024年年底,北约预算增长总额将达4000亿美元。

这显然是特朗普“极限施压”的结果,他上台伊始便反复抱怨北约已经过时,2018年7月的北约峰会上,特朗普更以美国退出胁迫其他伙伴增加军费,为美国减负。北约伙伴尽管对特朗普敲竹杠十分不满,但是,没有底气脱离美国独立自卫,显然也被特朗普式的各种“退圈”吓阻,最终不得不多掏军费笼络美国。

迫于美国压力,德国2019年国防开支将首次超过法国而达到478.8亿欧元,打破维持多年的纪录。特朗普格外关心德国的军费增加,一则德国多年闷声发大财且经济运行持续良好,二则德国国防支出占比也确实偏低。根据北约公布的统计数据,2019年德国支付的北约会费只占GDP1.4%,其目标是在2024年达到1.5%,特朗普则要求其他北约成员的兜底军费是2%。此外,经济遭遇困境且对美国和北约三心二意的土耳其,也被迫在军费缴纳上向高标准看齐,足见美国的压力效果凸显。

伦敦峰会前夕北约内部吵成一团,头绪颇多,围绕美欧、欧俄、欧土、法德、土俄、土法等组合关系,吵成一锅粥。尤其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形容北约“脑死亡”更是引起轩然大波,但也集中表达了对北约缺乏团结、政策混乱、政出多门的不满。马克龙认为:北约最大敌人是恐怖主义而非俄罗斯与中国;美国不该在叙利亚问题上甩包让土耳其为所欲为并容忍其购买俄S-400导弹;美国不该只盯军费和技术环节而忽略北约战略方向。

戏剧性的是,一直对北约不满的特朗普由于得以收割其他伙伴庞大军费而话风逆转,大力替北约辩护而替自己贴金,称赞北约已成功改革且非常重要。他还抨击马克龙“脑死亡”说羞辱了北约成员,为美土在叙北“反恐”合作极力辩护,甚至用激将法口吻敦促马克龙将恐怖分子认领带走。马克龙的亲俄言论也引发其他伙伴不满,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回怼说,“首先要看你自己是否脑死亡。”

伦敦北约峰会在火爆的嘴仗中开始,所幸的是,解决了美国最关心的军费问题,一切分歧都只堪称茶壶风波,对北约存续构不成致命威胁。当然,军费也不是最关键所在,美国反复施压固然是一个因素,但是,其他北约伙伴不想也不敢对美国进行安全“断奶”才是关键。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议会强调,“目前欧洲无力自卫”。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则声称,维持欧盟团结和巩固跨大西洋关系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在变化无常的时期,我们需要北约这样强大的多边机构。”

二战结束后,为了在西半球对付苏联,美国联合加拿大和10个西欧伙伴成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随后苏联及其卫星国也成立华沙条约组织(简称华约),构成冷战期间世界两大军事集团及长期对峙。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华约随之消失,但是,西欧国家为主体的北约非但没有解散,反而不断东扩并逐步蚕食俄罗斯战略空间,武装干涉、肢解南斯拉夫,还引发俄格冲突和乌克兰危机,推动美欧与俄罗斯陷入新冷战。

进入新世纪后,北约还追随美国陷入阿富汗战争泥潭,并脱离原有轨道出兵干涉利比亚,手越伸越长,负担也越来越重。随着美国实力相对衰退,俄罗斯在中东欧及中东强力反制,以及中国实力逐步增强,坐拥29个成员的北约不安全感不减反增,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剧,说到底,所谓战略敌人大多都是北约自己制造的。

年满七十的北约,如果不是“脑死亡”,也许真该冷静地想想马克龙的忠告:究竟谁是真正的敌人?

转自:北京青年报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