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高龄富豪参选总统 特朗普和布隆伯格的喜与忧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77岁的布隆伯格还是选择参选2020美国总统,他也成为美国大选历史上最有钱的参选人。3届纽约市长、彭博社和彭博公司的老板,布隆伯格身上还有一个难以被摘掉的富豪标签。特朗普也一样,不管是在2016年大选期间还是成为总统后,逃不过被人用“富豪总统”说事。对于他们二人,高龄富豪参选总统是一件喜忧参半的事。

致富经

布隆伯格出生在波士顿的一个中产家庭。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主修电子工程,毕业后前往哈佛大学深造并获得MBA。80年代,他加入了一家股票公司,主要业务是和股票以及银行结算打交道。进入公司管理层后,布隆伯格遭到“明升暗降”,最终带着1千万美元的遣散费离开并且着手自己的事业,建立一家主打金融信息的技术公司。

今天提到华尔街,人们想到的是股票交易所里实时更新的大笔股票交易和资本流动。这背后少不了布隆伯格的创新——彭博终端机,一个配有专用键盘的软件系统。这款设备在1982年正式发布,金融人员用这款设备进行股票交易和访问实时市场数据,彻底改变了华尔街的竞争模式,成为投资中无处不在的工具。只有设备还不行,布隆伯格之后推出了完整的金融信息服务,业务范围也从金融逐渐涉及到法律、管理等多个领域。

特朗普的生意也在80年代迎来高潮。从沃顿商学院房地产专业毕业后,特朗普把注意力集中在房地产开发。在纽约、佛州,甚至是海外都能看到特朗普集团旗下的建筑。不过最知名的还是位于纽约的特朗普大厦。1984年,特朗普大厦正式竣工开业,特朗普在纽约有了属于自己的标志。特朗普一度自称是白手起家,但后来承认从自己的父亲那里“借了一小笔钱”,NBC称这“一小笔钱”大概约6700万美元。

进入90年代后,特朗普的生意放缓,甚至还多次申请破产。电视行业成为了特朗普的转机,特朗普主演真人秀《学徒》一集可以获得3百万美元,参演14季,他从NBC那里获得了2.14亿美元的片酬。特朗普的地产生意也开始从地产开发向地产管理进行转型。

布隆伯格比特朗普更早注意到媒体行业。在90年代,布隆伯格就成立了彭博社,提供24小时的专业金融资讯。随着公司的规模不断扩大,彭博社也成为全球领先的新闻媒体。

对于如何成功,布隆伯格建议:不要说“我”,得说“我们”,需要让人们帮助你,而获得帮助的方法就是帮助他们。特朗普这样回答:是我自己“创造”了特朗普的一切成就。

纽约对于二人来说都非常的重要。特朗普是地道的纽约人,布隆伯格不仅在纽约获得财富,同时也是他最重要的政治资本。

2002年至2013年,布隆伯格连任3届纽约市长。在任期间,布隆伯格没少遇到难题:摆脱9·11恐袭的阴影、2008年的经济危机、高房价等等问题。在教育、打击犯罪、控枪和环保方面,布隆伯格确实做出成绩。但留下的争议也不少,比如“拦截搜身”政策。该政策允许警察对非裔和拉美裔的居民进行搜身。还有民众认为他的政策对富人阶层利好。布隆伯格却这样认为,如果最终证明官员没有错,那就不要道歉,不要害怕。卸任时,有三分之二的民众认可了他。

虽然在纽约长大,但特朗普和纽约的关系并不好。批评者不喜欢他吹嘘和张扬的个性,特朗普并没有在意。可在成为总统之后,纽约州的司法部门发起针对特朗普及其企业的多项调查。特朗普不久前宣布把居住地从纽约改到佛州时,在推特上和纽约告别时说自己珍惜纽约,“但民主党政客对我一点也不好,走了”。随着二人都宣布参选,不知道未来能不能看到二人在纽约同台拉票的场景。

咖啡 vs 可乐

特朗普今年73岁,布隆伯格77岁。两个人都顶着高龄和高压参选,保持身心健康似乎成了一项潜在课题。同时还要保持每天有足够的精力来处理问题。

特朗普经常被曝出生活状态不规律,此前曝出他喜欢吃高热量的汉堡,喜欢喝可乐,不爱吃沙拉。白宫此前公布的体检报告显示,除了服用一些降血压的药物外,特朗普“非常健康”。有批评者认为特朗普的精神有问题,特朗普毫不犹豫地反击:我精神很稳定,是个天才。

对于一天如何安排,此前泄露的时间表显示特朗普有60%的时间花在“行政时间”上。“行政时间”是指早上6点到11点之间,特朗普一般起床后先发推特,收看福克斯新闻的节目,之后才开始和助理们开会,有时还会和外国领导人通话。不过特朗普总是在记者面前称自己工作认真。

布隆伯格也分享过如何保持工作状态:早起,工作到很晚,在办公桌上吃午餐。有助手爆料称布隆伯格会喝大量的咖啡,就像正常人跑马拉松补水那样喝咖啡。爱喝咖啡没有得到彭博社的证实。在自己的公司和纽约市政府,布隆伯格确实鼓励员工和官员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吃午餐。在办公的公共空间内都能找到免费和低热量的小吃和饮料,布隆伯格最先在自己的公司推广,纽约市政府也开始进行普及。

不过布隆伯格也有“放纵”自己健康的时候。在担任纽约市长期间,布隆伯格曾要求纽约的餐厅减少盐的使用,希望食客们也能养成少吃盐的习惯。但布隆伯格多次被拍到在参加活动时,往自己的食物上多撒盐。布隆伯格也承认自己的不健康饮食:和大家一样,我也喜欢吃麦当劳,而且也会在意卡路里和体重。不过助理表示,如果前一天饮食超标了,布隆伯格第二天会控制自己。

如何摆脱标签

宣布参选当天,布隆伯格砸下3000万美元投放电视广告。由于参选时间较晚和受竞选规则的影响,布隆伯格无法借助民主党辩论来增加曝光。但他也不用担心,毕竟自家的媒体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彭博社就表示不会对自己老板和其他民主党参选人进行调查性的报道。对于特朗普,彭博社表示会继续挖他的“黑料”。

谈到如何调动选民情绪,特朗普绝对有话语权。利用自己出演过电视真人秀的经验,不断借助攻击对手和夸大事实调动支持者的情绪。在他的竞选集会上总能听到支持者的山呼海啸,特朗普也铆足了劲,用自己标志性的手势“指挥”现场的支持者。不仅有这种线下操作,同时还要在线上的推特上继续互动。

布隆伯格的推特也活跃了起来。更新的频率不仅加快,内容也从过去的单一的表态开始向推广竞选活动转变。需要引起布隆伯格注意的是特朗普团队在数字广告上的持续投入。2016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团队的数字媒体广告的投放远超其他候选人,这种势头也延续到了2019年。尽管手上有彭博社这样的全球媒体的支援,布隆伯格想要获得更多的支持,势必要在社交媒体和数字媒体上和特朗普展开较量。

布隆伯格目前的身家约550亿美元,是特朗普的13倍。宣布参选后,外界认为他有“上不封顶”的资金投入,再加上之前执政纽约的经验,应该确实符合他对自己的定位——领导者和问题解决者。可是民主党参选人和特朗普都没有看好布隆伯格。

目前的民主党对富豪参政有强烈的抵触情绪。民主党参选人桑德斯和沃伦就直言他不能“买”来大选。巨大的财力确实是一种保证,让布隆伯格在大选中有更多的选择和持续进行竞选活动的能力。但是拥有巨大的财力不一定有说服力,部分布隆伯格团队成员认为即使不调动起支持者的热情也能保持一定优势。在2008年大选期间,奥巴马团队获得巨额资金的同时,把这种热情转化为了一种精神来感染选民。2016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团队在初期也是依靠这种热情加强了特朗普成为总统的说服力。

金融危机后,全世界都面临信仰崩溃的问题,尤其是对于“精英”的看法。如今的美国也面临着巨大分歧。布隆伯格称自己才是“能真正打败特朗普”的参选人。但他和其他民主党人都进入了同样的误区跟瓶颈。尽管每个民主党参选人都在努力利用反特朗普情绪,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提出了一个真正令人信服的理由,说明为什么应该投票支持他们,而不是仅仅反对这位总统。而特朗普,则完全可以利用这种反对情绪,继续保持自己的优势。不管是否是富豪,这个问题都将影响未来的大选战局。

2020已经近在眼前,布隆伯格把目光放在了明年3月的“超级星期二”竞选中。富豪标签该如何应用,布隆伯格和特朗普都需要慎重对待。也许在2020大选的最后,真的有可能看到这两位富豪最终同台较量。

文/常百川

来源/二十四时区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