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特朗普为何要“逃离”家乡纽约?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特朗普此生大多数时间都在纽约度过。他在纽约皇后区出生长大,在最繁华的曼哈顿区建立特朗普大厦,之后又在纽约宣布自己参选总统。纽约也见证了他的两次婚姻和各种争议。在自己那本《交易的艺术》中,特朗普很自豪地写道:如果用非理性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曼哈顿是世界上最适宜居住的地方,是世界的中心。

但是今年11月的时候,特朗普生气的在推特上写道:“纽约对我太不公平了,走了”。他将自己的永久居住地从纽约改为了佛罗里达州。成为总统后,据美国媒体统计,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住了20天。对于纽约,特朗普“爱过”。

在过去3年的时间里,国会民主党人集中力量,试图利用各项调查对特朗普造成实质的打击。现在有不少民主党人开始把注意力转向了纽约,希望能从特朗普的老家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生日当天起诉总统

纽约时报对特朗普目前面临的调查进行了总结。在联邦层面和州级别层面,特朗普一共面对18项调查,涉及到纽约的调查共有12项,主要集中在捐款、财务和竞选活动方面。被调查的人员涉及特朗普就职委员会、特朗普基金会、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和前竞选团队主席。

调查的内容包括特朗普就职典礼委员会是否接受外国捐款、前竞选团队主席的诈骗和游说行为。这些调查主要是“通俄门”调查的后续,以及相关案件的审判结果,比如前竞选团队主席马纳福特和前私人律师科恩最终入狱。

在2018年6月14日这天是特朗普72岁生日,可他收到了一份来自纽约检察长的“厚礼”——纽约州检察长办公室起诉特朗普和他的三个子女以及特朗普基金会,指控他们涉嫌违反竞选规则。

美国法律禁止慈善组织参与到政治竞选中。2016年大选后,特朗普团队的筹款和捐款模式遭到为期近2年的调查。时任纽约检察长芭芭拉·安德伍德经过调查后发现,特朗普基金会存在长期违规行为,“就像是一本支票簿,为特朗普及其家族带来政治和商业好处”。

检察长称特朗普将非营利慈善组织的捐款用于竞选活动和还欠款,总计约数十万美元。特朗普团队甚至还曾用这笔钱花1万美元购买了一幅油画。检察官还展示了有特朗普笔记的便条,上面写着:特朗普基金会的10万美元资金应转给另一家慈善机构,以解决棕榈滩镇和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之间的法律纠纷。负责基金会支出的经理也借此把基金会变成了特朗普政治活动的一只“虚拟手臂“,帮助特朗普2016年的大选。

2018年12月,特朗普的律师和检方达成了和解:特朗普基金会被解散,特朗普和子女无法担任纽约非营利慈善机构董事会成员。

对特朗普基金会的打击被认为是一次“里程碑”,尤其是在通俄门调查没有能对特朗普造成实际的伤害。新任检察长詹姆斯认为“没有人能高于法律,不管是商人,是总统参选人,还是美国总统”。

硬派的检察官

在过去的两年中,对特朗普提出法律挑战已经成为各地民主党检察长的一项运动,但是这些斗争的大多数都集中在特朗普政府采取的行动上,而不是牵扯到他本人。 由于特朗普的企业和总统竞选活动都在纽约进行了注册,因此州官员有权对他进行调查,并可能因违反州法律而起诉他。

纽约州对于诈骗有严格的法律。CNN和纽约时报报道,纽约有一项特定法规,使企业保留虚假记录构成犯罪。违反法律是一次相对较小的轻罪,但是,如果伪造记录以掩盖其他罪行,将成为严重的重罪。

特朗普在任期间享有免于联邦级别起诉的豁免权,但纽约是个例外。根据司法部内部的“OLC”备忘录,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不受司法部禁止起诉总统政策的限制。曼哈顿检察官文斯就打算在法庭和特朗普进行一番较量。

此前联邦检察官在没有提出指控的情况下,结束了对特朗普团队竞选财务的调查。几周后,文斯的办公室开始审查特朗普组织的官员是否违反国家法律。

在9年的检察官生涯中,文斯多次和大银行和大企业交手,对违反经济法和相关规定的外国银行和企业不手软。在他接手的案件中,一些外国银行和企业的指控是和联邦指控同时进行的,导致被定罪的企业罚款和没收总计约30多亿美元。

文斯的目标是特朗普及其家族和团队的商业记录和税务记录,其中就包括特朗普给两名艳星的封口费。封口费涉嫌违反美国的竞选法,因此此事曾被美国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其中一名女艳星斯托姆尼更是到法院出庭作证,频频接受采访,甚至上脱口秀。但她挂起的这场风暴,没能对特朗普产生真正的影响。

对于税务记录,文斯在今年8月时发出传票,要求特朗普律师提供总统过去8年的纳税记录。特朗普的律师也迅速反应,9月,特朗普的律师在曼哈顿的法院发起对文斯的诉讼,称总统具有巨大的责任和在政府中的独特地位,而且调查可能是出于政治动机。

除了文斯,纽约州检察总长詹姆斯更是誓言要对特朗普一查到底。今年1月上任时,她就表示要用法律的每一个领域来调查特朗普,甚至把特朗普成为“非法总统”。不仅是总统,任何特朗普家族和圈子里任何违反法律的人,詹姆斯都要查。

面对来势汹汹的检察长,特朗普律师选择通过起诉来阻止税单被传唤。今年7月,律师们在华盛顿特区法院发起诉讼。但是一名联邦法官在今年11月份作出判决:特朗普无法起诉纽约检察长和税务专员,理由是他们与特朗普提起诉讼的华盛顿特区司法管辖区没有关系。

把特朗普气走了?

特朗普身边的知情人士称,除了自己的生意,特朗普和纽约再无联系。但他表示自己讨厌搬出纽约这个决定, “我珍惜纽约,珍惜纽约人民,但我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特朗普觉得自己委屈:我交了数百万美元的税,数百万美元给纽约。尽管自己很爱纽约,但在州长科莫和市长白思豪的领导下,“纽约永远不会变得伟大”。

看到特朗普离开纽约,白思豪和科莫很高兴。特朗普和纽约的关系在过去3年不断恶化,除了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攻击,纽约民众经常到特朗普大厦前抗议。特朗普在纽约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他认为特勤局的安保影响了特朗普大厦周围的交通,影响了大厦的生意。不少纽约人不喜欢特朗普,虽然富有,但是特朗普喜欢夸夸其谈,自己的八卦和绯闻成为纽约小报的各种素材。

消息人士还是指出,特朗普希望借此能躲避对自己税单的追查。

不过纽约州有专门的审计人员和规定来对抗避税会计和律师。特朗普和梅拉尼娅在今年9月的时候向法院提交了纸质申请,把居住地从纽约改为佛罗里达州的海胡庄园。但是法律专家表示,至少在10多年前,纽约州就明确表示过,提供纸质申请不能改变居住地。

纽约州还会进行一系列的检查,涵盖了纳税人的家庭地址以及纳税人是否继续在纽约展开业务。声称离开该州的人将会接受100%的审核,其中就包括“是否要放弃在纽约的住所”。特朗普目前仍控制着特朗普组织的大量股份,同时在特朗普大厦还有一栋3层的住宅。目前来看,特朗普即使成为佛罗里达州的居民,纽约州依旧会对他穷追不舍。

特朗普此前打破了美国长达数十年的传统,一直拒绝公布自己的纳税表,每次被问起时,特朗普总是说“我会公开的,而且比你们想象的有钱”。但特朗普从未主动公开过。

上任后,国会民主党人一直发传票,要求白宫公开特朗普的财务情况,白宫不理不睬,以各种理由拒绝。不过在纽约州,特朗普似乎就没有那么多的底气了。今年10月,纽约法院裁定,纽约州检察长可以查看特朗普的纳税表,以此调查特朗普此前给艳星的封口费。

特朗普曾试图推翻法官的裁决,但是曼哈顿地区法官表示拒绝,认为特朗普免于刑事指控的豁免权与“政府结构和宪法价值相抵触”。为了获得税单,文斯的团队和特朗普律师们闹到了美国最高法院,都在寻求最高院支持和判决。特朗普最近承诺2020年大选时会公布自己的税单。但不管何时公布,纽约州的检察官势必都会紧盯着特朗普。

纽约时报认为,对特朗普基金会的判决结果属于民事调查的范围。总体上,纽约州的调查主要围绕特朗普的钱,以此展开新的调查和诉讼。

不管最终调查结果走向哪里,未来会在纽约停留多久,是否还会认为纽约是最宜居的地方,对于这座让他又爱又恨的城市,特朗普在和纽约“告别”的推特里也许给出了答案:纽约一直在我心里有特殊的地位。

(文/常百川)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