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

这一重要贸易协定签署 为何唯独印度在最后一刻退出

地球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来源 浙江外国语学院东语学院

作者:马晓霖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11月5日至8日,笔者在印度新德里参加中印关系对话活动,适逢印度突然宣布不加入积极谈判数年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相关话题也自然引起热议。几天来,身临其境触摸这个古老而庞杂的国度,在对印度无缘搭乘RCEP头班车遗憾之余,更能体会到“印度梦”知易行难,只能沿复兴之路慢慢探索。

3年前的11月底,笔者在本报专栏发文《中美博弈:TPP将死,RCEP当立》,并展望:“面对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凶多吉少的前景,中国推动的两套促进亚太经济一体化方案即亚太自贸区建设和RCEP协定,自然被视为替补TPP的救生圈,特别是已吸引16个经济体的RCEP,不仅被多数参与者看好,甚至得到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TPP热捧者的重视……TPP废止之日,也许就是RCEP新生之时,而RCEP的横空出世,将意味着中国力推而美国缺席的亚太自由贸易圈将在整个南半球广阔地域浮现,这将是改变世界贸易进程乃至地缘格局的大事,因为它标志着美国影响力在亚太乃至印度洋地区的急剧萎缩,也标志着中国将超越美国执掌世界东方的经贸规则制定主导权。”

4日,RCEP第三次领导人会议从曼谷传出喜讯,16个谈判成员除印度外,全部完成文本谈判和实质性市场准入谈判,并将于明年正式签约。RCEP如期而来甚至快得出人意料,尽管印度此次因“有重要问题尚未得到解决”而暂时没有加入协定,但是联合声明的发表仍标志着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东亚自贸区建设取得了重大突破,凸显多边主义与自由贸易仍是世界主流。

印度缓入RCEP,很大程度是国内问题而非国际问题,是经济考量而非地缘考量。《印度时报》援引印度总理莫迪的话称,RCEP安排“未能照顾到印度农民、商人、工人、消费者以及各行业的利益”。《印度快报》称,这些利益攸关方包括全国志愿者组织、小型和边缘性奶农及企业界。

多数印度媒体承认,印度内部政治博弈以及自身经济与产业抗风险能力较弱,是莫迪政府与RCEP进程热恋后突然分手的关键原因。以国大党为首的反对党称印度经济增速放缓,此时加入RCEP已无利可图,产业界和志愿者联盟也纷纷提出质疑,莫迪领导的人民党也在大选中失去部分邦的民心,一并促使其放弃创始国的华丽面子而追求更实惠的里子。

通过几天在印度的短暂考察、交流和体验,笔者深感印度复兴梦很难短时间自我实现,巨大的人口规模并不能转化为人口红利和发展优势,外界因地缘动机而廉价奉承、夸张追捧与使劲拉拢,并不能提升印度的内在竞争力,相反会让其举国上下迷失于大国幻象。

印度发展固然进步不小但明显言过其实,无论交通、通讯、能源、住宅、卫生等基础设施硬件,还是对外开放动力、政策制度设计、时间效率观念和国民精神风貌等营商环境软实力,均停留在传统农业文明向初步现代化过渡阶段。印度号称最大民主国家,法律上被取缔的种姓制度却植根于民众认知和社会关系基因里,形成公平竞争与激发创造的巨大障碍。印度虽然将英语定为通用语,但是能使用英语的只是两三千万人的精英阶层,绝大多数国民只能使用本地或民族语言。印度名声在外的软件业也多通过外包完成,而非真正印度制造。即使庞大的制药业因仿造也无缘对外出口,只能在内部市场消化。

印度虽有14亿人口且青年人口比例较大,由于普遍缺乏系统教育,知识、技能匮乏而就业素质偏低,难以承接现代制造业,更遑论“印度智造”。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以及在南亚乃至印度洋地区体量巨无霸的安全感,容易满足温饱的丰富物产,使印度国民普遍缺乏生存危机和上进意愿。马赛克化的宗教、种族和语言体系,一方面使印度社会难以摆脱保守陈旧观念而大大消解联邦政府的治理理念而拖累现代化进程,另一方面又通过议会政治形成巨大制衡与羁绊而难以形成集约式发展共识与体制,使“一个国家、一部宪法、一个民族”的印度梦遥不可及。

印度从RCEP的热情推动者变成消极放弃者,本质上还是对进一步开放市场缺乏信心,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让一个国家和民族更加缺乏竞争力,真正取得进步需要一场内在观念、制度和创新革命,这也许是最值得印度需要思考的地方。

END

来源|东方语言文化学院

转自:北京青年报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加载中...